建制派趁民主派6名議員遭取消資格、令立法會出現97以來首次建制派在直選和功能組別均佔過半議席下,提出大幅修改議事規則,當中包括削減全體大會開會法定人數、調高調查政府官員門檻等。今日表決建制派一項中止待續動議後,這場「修規」戰將正式開打,民主建制陣營皆嚴陣以待。

修訂議事規則被指架空議員在議會內監察政府的功能。民主派強調修改議事規則後,將難以阻擋惡法通過,「今日改議事規則,明日23條立法」;又計劃發起在立法會外集會,呼籲港人一起反對惡法。

自中共十九大定性對香港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並與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後,中共官員不斷發表威嚇港人言論。如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要港府盡快推行23條立法;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稱港人必須尊重認同共產黨領導,法律部部長王振民揚言香港已染紅等。建制派則趁前特首梁振英和中共人大釋法配合下6名民主派議員被DQ、歷史性失去地區直選分組點票否決權的空檔,提出大幅度修改議事規則。

修改議事規則最具爭議的內容,包括建議把立法會大會法定人數由現時的35人(全體議員一半),大幅降至20人,意味著建制派只需要更少的人數,就可防止流會和為政府法案護航。一旦流會,立法會主席也將有權力即日宣佈復會。議員日後提出修正案,主席有權否決及合併辯論。

泛民打反對惡法前哨戰

建制派的修訂同時將呈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政府例如前特首梁振英UGL案的門檻,由以往只需20名議員提出就能成立無傳召權專責委員會,提高至須35人(詳見表格)。立法會大會今日將辯論有關議案,一共涉及12項決議案、49項修訂,預計審議30小時。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昨日在立法會大會召開期間舉行記者會,高喊「今日改議事規則、明日23條立法」。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希望市民聚焦關注修改議事規則一事,「如果我們真的輸了這場仗,不只是這場仗,而是說未來如何擋禦更大的問題,例如23條立法、國歌法,以及其它政府『惡法』。」

立會淪人大式橡皮圖章

他並譴責特首林鄭月娥及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稱暫不提交原本預定審議的法案,是基於立法會目前的狀態,指事實上是政府故意不提交,完全配合建制派,令立會失去監察政府的職能。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認為,今次修改議事規則是政府試圖趁市民反應不及之際,通過惡法:「民主派所捍衛的就是要阻止特區政府、中央政府打龍通之下,令到23條惡法在無聲無息、快刀斬亂麻下被通過。」同時亦是加大立會主席的權力肆意濫權:「令整個議會成為一個臨時立法會及(中共)人大,是一個橡皮圖章。」

曾鈺成曾指兩制下容拉布涂謹申:修規如取消兩制

民主黨議員涂謹申引述前立會主席曾鈺成近日提到,一國兩制下容許拉布,「(曾鈺成指)一國兩制的精義就是香港有反對派,反對派可以反對及拖延政府的、他們認為不好的法例、惡法,同時可透過《議事規則》拉布以阻礙或延遲有關法例及撥款的通過⋯⋯若以曾鈺成所講的精義,修改《議事規則》即是取消一國兩制。」另一方面,若由全港55%選民選出的議員不能在議會內阻止惡法通過,選民要付出更大的代價:「要站出來遊行,甚至比遊行更激烈更嚴厲的行動」。

教育界葉建源指,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建議遠遠超出反拉布的範圍,包括降低開會的法定人數、提高呈請人數,他批評建制派是魚目混珠:「以反拉布為名,實際上是削弱立法會制衡作用。」他指立會已經進入前所未有的低點,如之前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琼竟然只容許議員用30秒發言:「現在49項議事規則修訂,15分鐘每個人要說完,這是甚麼邏輯、甚麼合理?情況若惡化,整個議會文化就淪喪。」

「議會陣線」毛孟靜指,令人感到可悲的是今日香港已進入行政立法合作的威權時代,她強調拉布是立會最後一道防線,「他們要衝破這道防線,我們會悉力以赴,跟他們糾纏到底。」

中大亞太研究所日前公佈一項民意調查結果,約五成受訪者原則上不支持立法會議員在一些具爭議性的議題上拉布;接近一半受訪者贊成立法會應修改議事規則,以減少拉布情況出現。陳志全認為建制派對此民調結果,必視之為「至寶」。但陳反駁,指若比較2014年同樣的調查,支持和反對以修改議事規則防「拉布」者分別同時上升最少3個百分點,說明民意對立更分明。他直斥建制派的歪論:「現在你是進屋打劫,然後你問贊不贊成打架?個個原則上都不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