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期

2)中華語言,充滿神性

中華傳統文化當中的語言,和今天被共產黨話和各種現代思想變異了的語言截然不同,只須比較一下《康熙字典》和《新華字典》對「神」字的不同解釋就能清楚地看出這一點。

《康熙字典》:「神,【說文】天神,引出萬物者也。 【徐曰】申即引也,天主降氣,以感萬物,故言引出萬物。又【皇極經世】天之神棲乎日,人之神棲乎目。又神明……」

《新華字典》:「神,迷信的人稱天地萬物的創造者和所崇拜的人死後的精靈:神仙。神怪。神主。神社。神農。神甫。神權。鬼使神差。」

傳統文化中對「文化」和「文明」這兩個詞,以及構成這兩個詞的文字的理解,也和中共字典裏的解釋判若天壤。  

(1)文化

中國文化的「文」,由聖王演化「天文」(天象)而成「人文」。中華文化之「化」,指聖主教化萬民。

兩相比較就能看出傳統的「化」和現在的「化」不僅高下不同,簡直是天壤之別。中華文化中,「化」的原義,萬物生息為化,化育萬物。這是中華文化中包含的真機和神蹟。而共產紅魔把人的思想空間壓縮,使其變得狹隘,也就使人脫離了文化中的神傳天機。

傳統的「化」在人的層面上還有「教化」之意,聖人以德化民曰化。在五千年的漫長歷史中,每造成某些文化現象,神都要安排天象,要親自下世佈場,帶領一代或幾代人演繹實踐,教會人理解其意,懂得欣賞、遵行,學會奉守,使之成為中華民族的品格和特質。

這就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舜帝之「孝感天地」,三國一朝群英演繹出來的「義」,以及兩宋為中華民族留下的楊六郎和岳飛的「忠」,等等。 

(2)文明

中華文明之「明」:照臨四方「明」本義中含有的「照臨四方」完全被中共隱藏、抹去。文明是神傳的文化給予人和宇宙共生的能力,生機勃發,生生不息。也就是說,符合天道的就繁榮、光明,就生生不息。這是神傳文化的本質和機制。

因此我們理解,不是「歷史上或者遠古時存在過的」就是 「傳統」,不是「儀式盛大」就是「文化」。合於天道、能使宇宙生生不息的文化,包括道德、倫理、生活方式,才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意義上的文化。

3)中共破壞神傳文字

因為漢字有通天的內涵,正體漢字承載著五千年傳統文化,要切斷中國人與神、與傳統的聯繫,中共處心積慮地要毀滅漢字。從延安時期開始,中共就設立了專門機構改革漢字,奪權後又成立「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一些所謂學者聽命於邪靈的控制,要對漢字不斷簡化,最終用羅馬拼音字取代,稱為「漢字的拉丁化」。

神傳的漢字是神物,簡化漢字,既違背了神意,也破壞了原來漢字的神奇之力。其結果是簡化漢字不倫不類,甚至帶有魔性,必然會出現亂象與不良影響。

幾千年來,億萬人賦予了漢字諸多情感;累代的使用,漢字已灌注、凝集、濃縮了豐富的信息,蘊涵著強大的能量,使之成為一種場的存在形態。每個漢字都浸透著各種感覺、意念、情緒、感受力與想像力,還有中華民族所特有的人性、神性和詩性。這種能量和場對人的心理、思維產生著潛移默化的影響。

例如:看到「神」字,就會使人們升起一種崇敬和沐浴慈悲之中的感覺,也在不知不覺中約束自己,少生邪念。一提「魔」 字,就覺得恐怖與邪惡,會想到:魔王、魔爪、魔怪、魔鬼、魔掌、魔窟、魔力、惡魔、妖魔等;一說「真」 字,就感到純真、正氣和善良。一見「假」 字,就感覺欺騙、卑鄙。

簡化漢字的殘缺亂造的形態,和神傳的文字相差懸殊,破壞了原來正體字產生的能量,也散發著簡化後所產生的變異的能量。比如對「進」字的簡化:

「進」:辶部,加上「佳」,  即越走越「佳」之意。而當簡化為「進」後,「佳」換成了「井」,越走越陷到「井」裏去了。正能量變成了負能量。

而一些帶負能量的正體字卻大多沒改:魔還是魔,鬼還是鬼,偷還是偷,騙還是騙,假還是假,暴還是暴,害還是害,毒還是毒,腐還是腐,黃還是黃,淫還是淫。

中共以簡化漢字為名,抽走了中華神傳文化表現在文字中的靈魂和其背後約束、規範世人的正能量,讓人們在不知不覺中離神越來越遠;同中共有意破壞其它傳統文化的手法一樣,進一步割斷了人與神的聯繫。

3. 中共對修煉文化的破壞

1)傳統文化中的修煉文化

中國的傳統觀念「天人合一」是以「天─人關係」為中心思考宇宙和人生問題,它是一種世界觀和宇宙觀。人相信高於人的生命形式的存在,即佛、道、神是人嚮往的生命歸宿。

「天人合一」承認了「天」的存在,「天曰神」,亦承認了「神」的存在。「神者,天地之本,而為萬物之始也。」人心中的道德良知符合了天理,這個人就是一個能與天合一的人。

人來於天,歸於天──中華修煉文化源遠流長。

在中國古人的眼裏,「道」是萬物之源、生命之源。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他闡述了人與自然的關係,揭示出宇宙中萬事萬物都要遵從宇宙的特性及其生生不息的運行規律。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講出了為人處事的原則,即人們的行為應該傚法天道,使自己全部身心與天道自然相統一,才能包容一切,天下就會歸從,也才能夠長久。以佛、道兩家而論,對神的信仰是顯而易見的,他們本身就是指導人通過修煉成佛成道。歷史上很多修佛、向道的大德之士修行的過程和圓滿的結局本身就在豐富著佛、道兩家的文化。

人要探索宇宙真理,人要尋找神、尋找自己的歸宿,首先要誠其意,擺正心態。神並不看重人間的貧、富、貴、賤,只見人心。

張三豐在《大道論》中闡述修煉的道理,修道必先修身,修身必先正心誠意,天機盡洩。「吾願後之人修此正道,故直言之。修道以修身為大,然修身必先正心誠意。意誠心正,則物慾皆除,然後講立基之本。」重德行善,修身正心,就是修煉的根本。

對歷史上的中國人來說,修佛、修道,非但不是迷信,而且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修煉並非是不得志的人尋求解脫的手段,歷朝歷代即使是當朝皇帝享盡世間權力財富,仍然要向道修煉。黃帝向廣成子求道,靜修養身,在120歲時乘龍白日昇天;唐太宗親迎玄奘西天取經歸來,使佛法在東土大唐廣傳;成吉思汗三次召見道士丘處機,詢問治國和養生的方法;眾多皇帝也禮佛、崇道、敬天。

2)中共如何破壞修煉文化

中國歷史從軒轅黃帝開始,就一直記載著從人到神的修煉文化,也就是人們知道的返本歸真、修心向善的生命實踐。這部份傳統文化的精華,也正是共產邪靈努力破壞的對象。

共產邪靈讓人們否定對神的信仰,否定人能通過修煉提升,通過讓人不信神而騰出信仰的空間,才能讓人們相信魔的東西。修煉要正心誠意,而傲慢是魔鬼的本性,和修煉的要求完全相反。共產邪靈目中無神,在其破壞修煉文化的過程中,專門給人灌輸魔性和狂傲,不讓人謙卑而鼓勵人自滿、自傲,比如戰天鬥地、無法無天,讓人走向對神的悖逆、不順服。

古時候,人要正心誠意才能修煉,在心裏神性的一面起作用時,才能領悟宇宙的特性和神講的法。共產邪靈通過破壞修煉文化,放大人的傲慢,使人進入一種與神完全對立的心靈狀態。使得現代人如同收音機對不準頻道,容易接受共產主義的信息,卻很難理解神的智慧和教導。

這種破壞使今天很多中國人可能已經不知道,人可以通過神傳給的修煉方法,真正實修成為佛、道、神。中國歷史上許多修佛、修道的故事,共產黨讓現在的中國人聽起來像是「神話」,神既不存在,這些神話當然是空話了;談到修佛、修道,給人的感覺就是封建、迷信和唯心,要不就是「精神鴉片」。

這是共產邪靈直接切斷人成神之路的陰謀,讓很多有緣之士失去寶貴的修煉機緣。《西遊記》寫了一個完整的修煉故事,其中一句話很有意義:「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得個人身不易,有大緣份生在中土,卻因為共產邪靈的干擾,不相信修煉,看不懂正法的內涵,與正法失之交臂,此生錯過,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