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一位熟客,她引薦了一位有道的禪修者來問運程,當然倒履相迎,但不禁冒昧地問這位上師,很多居士都不想知道,甚至不屑命運的,為何竟然生這念頭?

上師笑著說,不瞞你,因為你(筆者)很有見地,不是一般命師侃侃的妻財子祿,我很想你給我意見,我是不是時候要走了?

汗顏之極,這位熟客一定說了關於我的神話,連忙道謝。按下來不再客氣了,便開出這位上師的命盤。

現限是丙申,對宮巨門太陽,廉貞雙化忌大限父母宮,應沖疾厄宮,我不禁說2016年便應該出事了,有血症或癌等可能,但你仍健在,想必因為你的修為改寫了命運。她笑說今年的確出現血症,幾乎死掉,但猴年還嫁女,算是完了心事。

雞年流年宮就在廉貞位,出現血症是必然的了,可是,這些證據真的可以證明她要仙遊極樂嗎?

我頓了一陣,忽有所悟的問她,你上個十年限已經足夠條件往生了,你用甚麼方法,或者你遇到了甚麼人、甚麼事令你延了壽?

她想了一想,說甚麼事也沒發生,倒是丈夫走得很突然,而且也是他導我向佛的。

她補充說,雖然他似乎去得措手不及,但死時卻滿室芳香,不是我一個人心理作用,當時在場的親友也嗅到了。根據她的資料,更確定往生的應該是她。太陽化忌沖照本生疾厄宮,而巨門是當限忌星,簡單的說這是個典型死局。

有這個可能嗎?假設他的先生是個有道尊者,可以代死嗎?太神話了。退一萬步假設即使可以,但代死的意義是甚麼?難道要她承繼某項工作?確實,她在禪界被稱頌「活菩薩」,這許多年做了不少功德。

我本著專業精神大膽假設,這個雞年確實是個凶年,子月尤見當頭煞,上師微微點頭,說道:我的預感應驗了。

我多口的說,我相信你是可以選擇的,是不?她笑道,也不能逆天行到這地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