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收聽過我節目的年輕人,通過手機約晤我,希望為他指點迷津,第一次來時因為晚了,我已經離開,他唯有找隔鄰的師傅求解,當然不得要領;第二次來時一樣很晚,我要下班的時候才到,我唯有接見他聽他的陳述。當下我開了他的命盤,一邊聽他的呻吟,是有病的呻吟,因為經歷那麼多的打擊之後,人變得極脆弱,不期然地嘮叨,我耐性地聽,從中聽得出都是他曾經擁有的,現在都失去,感覺命運嘲弄他。當下我對他說,你的福德宮有破,時運又惡劣,相信是當世的一個前生補償考驗,他不明白,我補充的說,很多福德宮不好的人都是前生不完整地結束生命,今生自然延續前生的考驗,再加今生的功課,就像逃學的學生,當然要補交欠課之餘還有即堂功課要做。他自然鍥而不捨地追問,我唯有告訴他,晚了改天吧,但他好像沒聽進耳,腦海中應該只是問題吧。

有一天他電約我一定要立即見我,因為晚上他要回加拿大,我抱歉地說不可能推掉其他約見;第二天他訊息說要留下來照顧進了醫院的外婆,所以要取消回加,可以甚麼時候都能過來見我。

第二天因為他之前的客人遲到了,把他的時間推晚了,只能跟他淺談他的命格:

除了福德宮外,命很好,否則不能生於富家。他反對說現在很窮了。我不跟他理論。

你家人都對你期望,所以盡力供你讀書。他反對是大伯供錢的,父母沒能力亦不盡力。

你成績一般。他說因為歧視,再者這不是自己想修的學科,是父母的意思。

你感情失誤。他說女友不明白他,把他跟別人比較。

我按不住氣跟他說這就是補償的欠課啊,還不好好地面對命運,整天抱怨。

他問我如何消解,不想再面對失敗了,我不禁說了句粗俗的話,沒法再跟他說下去。

其實他只要認真地面對這幾年,硬拚下去,學懂了做人道理,轉了大運後,前途不可限量,可惜他不再來了。

如果當年的劉備跟他一樣沒耐性,便沒有三國這事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