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低端人口」正在因一場大火的緣故,遭到更大範圍的清理。網上片段顯示,當局在強拆出租房屋的同時,大批被視為低端的人口如潮水般被驅逐到街上,而有大量派遞員的快遞公司則首當其衝,要被逼停止北京範圍的業務。有網友批評,當局的做法猶如當年黨衛軍對付猶太人。

一周之前的11月18日,由於政府管理不善,北京大興區一座公寓發生大火,造成19人喪生。不過,外地人的悲慘遭遇不僅沒有引起政府同情,當局卻藉機對他們大批驅逐。

據悉,大火當晚,北京當局連夜發佈清查命令,啟動強制驅逐行動。當日有上萬人即被強行驅走。

網上出現的片段也顯示,北京的警察及各類公務員正在加緊對餐館、店舖以及公寓等出租房屋的強拆和對住戶的驅趕,數以萬計被政府視為低端人口的民眾帶著行李,離開自己居住的租屋,走向天寒地凍的大街。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大紀元描述道,「那網上出現錄像不止一條,控制呢,踹門的,警察發最後通牒了,馬上走,那今天晚上睡哪去?不管,愛睡哪睡哪,就這類型的這種對話全都有啊。」

驅逐行動猶如黨衛軍對付猶太人

胡佳說,這一次大火成了當局清理的契機和名義。「它把所有類似的棲身之處的這種便宜的廉價公寓給整頓了,不管你有沒有合法的手續、有沒有完備的消防措施,有也不行,現在就是讓你滾蛋,你就得走。」

有網民形容說,「清理租房的場面就像辛德勒的名單當中,黨衛隊清理猶太區一樣啊,就差上大狼狗了」。

「這次大火也被黨國很好的利用,手段確實夠狠。」胡佳說,「這個驅趕數以十萬計的人上街那些人裏面有很多是拉家帶口的、帶著小孩的,天寒地凍的,他能呆多久,孩子能呆多久,到今天為止這個時間段,有多少人因為這個事情病倒、發燒了、感冒了,我真的不好說,沒法估算。而且給他們心裏留下甚麼,這座城市是甚麼城市,你是低端的草民就不能呆了嗎?」

胡佳說,北京被稱為「首善之區」、被稱為天子腳下、被稱為皇城根,這裏邊行政處理的手段是粗暴惡劣的,「你想中國其他地方,你敢想嗎?要你消失了,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惜一切完成人口縮減指標

北京市打算將人口控制在2,300萬,因此將在未來的五年裏完成最大程度的人口縮減。今年的指標已經下達給了各個區。

8月開始,為迫使外來人口離開北京,當局不僅對外來人口進行收費,還強拆外來人口聚居點。

有網民網上披露大興區政府的通知,從本月21日開始,限期5天內,將對轄區內的公寓及出租房緊急清退。逾期不撤離者將受到強制措施。

「說是48小時到144小時,2到6天左右,往往給你2到4個小時,或者立刻要你必須掃地出門,就得站到大街上去,至於你去哪政府不管,它知道冬天你沒有地方住,自然就離開這座城市了。」

清理驅逐目標針對訪民

剛登上火車返鄉辦事的訪民馬女士告訴大紀元,原本她所租住的房山區高嶺村打算在明年3月之後拆除,可就接到房東打來的電話,告訴她,這個月底都得必須搬家。

「他說你知道嗎,大興那邊不是著火了嗎,它藉著這個著火他們就可以到處強拆了,清理低端人口,包括打工的,現在北京都把這些人員往外清理,包括上訪的,到處都沒有租房了。」

馬女士認為,由於上訪討公道的訪民越來越多,當局清理驅逐低端人口的「這個苗頭就是針對訪民」。

不過,馬女士表示,當局想把訪民全部清理乾淨那是不可能的。「因為訪民不是說為了生存才來北京的,而是他在北京為了告狀,他不管在甚麼情況下、不管住在哪一塊,他都能堅持。」

清理驅逐令 服務行業遭受打擊

首當其衝遭受打擊的是有大量派遞員的快遞公司,公寓被封員工被逐。

網上流傳的一份北京韻達速遞公司22號發出的告客戶通知稱,因大興西紅門火災,政府部門加大了對物流和快遞等相關行業的整頓,北京大片的網點現無法正常營運、陷於癱瘓。並從即日起停止接收北京同城區域快件。

另一家公司百世快運也發佈通知稱,包括北京分部已被通告關停,其餘多個網點被要求關閉搬離。

北京觀察人士顧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做法向來都是一刀切,其遭遇在這種政策影響下也是非常正常的,「快遞公司也是它清理的範圍,所以快遞公司停止營業也是一種受害吧,它從比較靠近內環的地方要遷到外環去,它只能這樣,它在裏面已經做不了哪,快遞公司也是受害者。」

估計超過10萬外地人被逼遷離

有媒體粗略統計,目前已有近千幢出租大院被清理,估計超過10萬外地人被逼遷離。

顧先生說,現在被逼遷的這個低端人口,過去叫盲流,後來叫農民工,現在叫低端人口,還包括上訪的、小商小販,還有北漂的都牽扯。「所謂清理低端人口,實際本質上是清理將來有可能成為動亂的一些因素,這個實際上是權貴階層早就制定好的計畫。」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在推特發文表示,這些人曾被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用「工農聯盟」尊為國家的基礎,如今卻成警方公然清查和驅逐的對像。歧視「低端人口」能預防火災嗎?「如此胡作非為,政府本身就在製造新的慘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