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媒《中國青年報》12月6日頭版刊文〈上海:既要摩天大樓,也要里弄小巷〉。外界多指這篇文章在借上海暗摑北京一巴,還有媒體下的標題更直接「借著上海李強,團報頭版打了蔡奇一耳光」。

北京這次引發輿論風暴的區逐低端人口,其實在四大一線城市早就在做。北京因11月18日大興區19死而亂了手腳。而政府公文中很早開始出現趕走「低端人口」口號的就有上海當局。

公開資料如2016年8月,上海官方發佈《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16-2040)》,宣稱要控制上海人口數量。據報道,按這份規劃,上海到2020年僅有85萬的人口增長空間。相比北京、廣州、深圳到2020年的人口增量指標分別是:129.5萬人、199.89萬人、342.11萬人——上海不但最少,而且從2020年到2040年,上海的人口增長空間更被設定為0。

還有報道指出,《上海規劃(2016-2040)》這堪稱中國城市中最嚴苛的人口控制目標,想要完成最簡單的辦法是讓住行越來越難,也就是用高房價、高房租來清退低端人口,而這透過的最簡單手段仍是拆遷,地區房價、租金因此水漲船高,趕人效果明顯,而且是低端人口自己知難而退。此外,在宣傳口上是拆除違章建築、產業提升、環保等等「漂亮口號」。雖然完全不提清理低端人口,但大家也都知道是趕外地人。

比如上過新聞的,浦東新區2017年9月27日召開的「合慶鎮整治成果展」,時任書記韓正表示這讓上海邁向無違創建,讓上海這座城市越來越「現代化」、「好環境」。但為此自2015年兩年多來,合慶鎮共拆除了違建397萬平方米,也清理了近2000家經營戶,數萬低端人口被趕出家門趕出上海。

而黨媒中青報不關注2016年時上海清理低端人口的無情手段,這次刊文還引述2016年「阿大蔥油餅」事件來表示上海政府的「法外情」。

事實上,當初上海監管部門以「食品安全隱患」為由令餅店休業,後來又讓其復業,可以說是迫於輿論壓力,而且主要還是外媒的高度關注,因為阿大蔥油餅的美味曾經驚豔BBC報道。

所以對於北京、上海等一線大城市,本來就被中共當成「臉」,也就是真正關心的不是人──不論高端還低端,而是中共政權的面子──在乎國際看法。

然而不配住在北京、上海的低端人口,恰恰就是共產黨宣言和國際歌的主人「無產者」,而他們的小孩是中青報等黨媒高喊的「共產主義接班人」。

在2015年,上海當局將外來人口持有的居住證件、務工證明文件進一步提高至3年的限制,直接拒絕的就是這些「無產者」的子女、也就是喉舌所謂「共產主義接班人」在上海就讀義務教育。

黨媒中青報這次頭版長篇大論「揚滬批京」,真正想要掌摑誰的臉不知道,但可以說是結結實實賞了中共自己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