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清朝的康熙皇帝,開創了康熙盛世。《清史稿》對他的評價是「為人君,止於仁。」「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是一位盛德至善的仁君;後世給他上的廟號為「清聖祖」,把他看作一位聖人。康熙皇帝留下了很多德政、善行,使後人可以以史為鑑。

(一)賑災撫民 修省自身

康熙十八年陰曆七月,京師地震。康熙皇帝下詔從皇家內庫撥發十萬錢,賑濟撫恤百姓。被震的百姓的房屋,由皇帝出資,派官府修好。

康熙皇帝召見朝臣,說:

「朕身不德,施政治理未達到協調,致使滋生地震示警。驚悚稍微平息安寧下來後,就該勤求致災之因由。是因為官府苛取牧民之物來媚上嗎?是大臣結成朋黨、各自都用自己一派的人馬嗎?是領兵時沒有禁止官兵焚燒、搶掠百姓的財物嗎?是收取賦稅有不實?是審問判刑的官員聽取訴訟、有冤枉平民的嗎?是王公大臣未能約束其手下、致使侵害小民的嗎?這樣的事有一件,皆足致災。只有大處合乎天法而小處才能清廉,施政公平而訴訟才能在理,才能仰望符合穹蒼之理,消除暴戾。所以,昭布朕心,與中外大小臣工共勉。」

賑災,是當政者的本份;而在災荒發生時,當政者認識到災害的發生是自己德行不足,修省自身,修正不足,提高自己的品德、修為,從此施行德政,才是難能可貴的。

(二)反省不足 拒絕尊號

康熙二十年陰曆十二月,群臣請為康熙皇帝上尊號。康熙皇帝拒絕了,他下令說:「自從叛軍作亂,朝廷的軍隊疲於徵調,國家受累於轉運、輸送軍糧。加以水旱迭發,災異頻見。此皆朕身不德所致。依賴祖宗社稷之靈,削平叛軍。正應當進用賢良,與民休息。怎能奢侈自滿、要無用的稱號呢!切不可行。」康熙皇帝平定叛亂,本是功績,卻謙虛的認為自己德行不夠。可見,越是謙虛、說自己不德的人,越是有美德啊。

康熙六十年陰曆三月,群臣再次請為康熙皇帝上尊號。康熙皇帝不許,說:「上尊號,乃相沿陋習,不過將字面上下轉換,以欺不學無術之君罷了。本朝家法,惟以愛民為事,不以星相、祥雲、靈芝、甘露為瑞兆,亦無封禪之舉。現今西陲用兵,兵露宿於野外已久,民苦於轉運、輸送軍糧。朕方要修省自身、經營國事,都沒有空暇,何賀之有?」可見,明君只以愛民為要事。

(三)虛心內省 不敢自滿

康熙五十二年陰曆三月,康熙皇帝對王公大臣說:「朕昨日還京,見各處為朕乞福者,不計其數,實覺慚愧汗顏。萬國安,即朕之安;天下福,即朕之福。祝壽延年者,當以此為先。朕老矣,(治國)如履薄冰之念,與日俱增,怎敢自滿呢?」可見,聖人治國,時時警惕自己有甚麼地方做的不夠好,如履薄冰,不敢有絲毫閃失。

(四)不讓百姓歡迎 以免礙農

因「河容易改道,尚需察驗水勢」,康熙皇帝多次沿河南下,考察河務。

康熙四十四年陰曆三月,康熙皇帝在考察河務時,對撫臣說:「百姓在道路上歡迎的,每日數十萬人。朕返回之日,正當麥旺。應讓百姓各務稼穡,毋致妨農。」

康熙四十六年陰曆四月,皇帝駐蹕杭州(在咸豐之前的明清時期,黃河流經江浙,由黃海入海),下詔說:「朕因視河,駐蹕淮上。江、浙二省官民請求見朕一面。今二麥剛熟,百姓沿河擁擠觀望,不無踐踏。應令百姓停止歡迎、相送,以示朕重農愛民之意。」

康熙皇帝為了不妨害農事、耽誤百姓種莊稼,不讓百姓歡迎。足以讓「出行警車開道、組織百姓歡迎」的中共官員汗顏了。

(五)政府工程  為百姓讓路

康熙四十六年陰曆二月,康熙皇帝考察黃河「溜淮套」,由「清口」登陸,到達「曹家廟」,見地勢多為不可鑿通的山嶺,而河道所經之處,民舍墳墓,都被毀壞。康熙皇帝招來張鵬翮等官員責問,免除了此項河道工程。

河道旁邊的居民非常感動,連呼萬歲。康熙皇帝命在別處勘察合適的地點,作為河道。

(六)在窮鄉僻壤 興辦義務教育

康熙五十四年陰曆二月,康熙皇帝巡視畿甸,對巡撫趙弘燮說:「朕時常巡視畿甸,見民生勝於以前。但誦讀者少,與風俗有關。宜令在窮鄉僻壤,廣設義學,勸民讀書。你們地方官應留意。」

(七)敬老憐老 贍養孤寡老人

敬老憐老、體諒、愛護老人,是傳統美德。如果對老人缺乏同情,是社會道德已經淪喪到很低了。然而,康熙皇帝卻做到了。康熙皇帝親自出資,派官府贍養孤寡老人。

康熙五十二年陰曆三月,康熙皇帝頒詔:鰥寡孤獨無靠者,官為養之;罪非殊死,咸赦除焉。康熙皇帝說:「古來以養老尊賢為先,使人人知道孝敬老人、友愛兄弟,則風俗就會淳厚了。」

當日,向三十三名九十多歲的老人、五百三十八名八十多歲的老人分發白金,顯示皇帝敬老憐老、體諒、愛護老人之意。

康熙皇帝在發生地震天災異象後,反省自己,執政處處以人民為考量,創造了康熙盛世。(來源《清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