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9日,廣東廣州市番禺區一間小學發生一宗6歲男童墜樓身亡事件,10日家屬到學校討說法遭警方鎮壓,目前校方極力封鎖消息,家屬質疑孩子在生前遭老師毆打。

死者為番禺區市橋東環街蔡二村同心小學一年級學生鄒文歡,今年9月剛剛入學。

死者母親楊女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他們本月給學校交了100元錢,幫兒子訂了一個床位午休,11月8日才獲得床位,不料9日就發生悲劇。

11月9日下午1時30分許,死者父親鄒先生接到班主任老師的電話,稱他的兒子從5樓墜亡,他與妻子於2時許急忙趕到學校,卻被警察阻擋在校外,鄒先生趁機打開學校門,欲闖進去。

鄒先生說,「我把學校門推開,到遺體那裏,幾名警察把我抬出去,遺體準備拉走,我們攔也攔不住。」

母親楊女士也表示,她被攔在學校外面,幾名老師將她帶到休息室,之後他們又開來一輛車把她拉到一賓館,有兩三名老師看著她,不讓她見兒子最後一面。

當地警方以辦案為由禁止鄒先生靠近事發現場,直至晚上8時30分才被通知到殯儀館看遺體。但他們的車開到殯儀館後警察接到命令,車子又返回學校,直至半夜1時30分許才見到鄒文歡的遺體。

11月9日,廣東廣州市番禺區市橋東環街蔡二村同心小學發生一起6歲男童墜樓身亡事件,10日家屬到學校討說法遭警方鎮壓。(受訪者提供)
11月9日,廣東廣州市番禺區市橋東環街蔡二村同心小學發生一起6歲男童墜樓身亡事件,10日家屬到學校討說法遭警方鎮壓。(受訪者提供)

鄒先生說:「兒子的腳部、身體背後都有被毆打的傷痕,脖子周圍大片瘀青,都爛了,頭部破裂,這可能是從樓上摔下導致的。」警方禁止家屬對遺體拍照。

鄒先生表示,遺體上有可疑的傷痕,他通過詢問兒子同班的學生也獲知,老師把他的兒子關在宿舍裏,還打了他兒子。

一位學生家長也表示,雖然是旁觀者,但是他們一樣也有那麼大的孩子在上一年級,孩子在學校人身安全沒有保障,可能被虐待,師資的監管存在問題,學校難辭其咎。「都是那麼大點的孩子,毫無反抗之力,怎麼忍心呢?!」

11月10日上午,二十餘名家屬來到學校,在校門前掛起「鄒文歡小朋友全身是傷無孤慘死」、「同心同心最是黑心殘酷謀殺幼兒學生」等橫幅,並燒紙祭拜,沒過多久,一百名警察來到現場。

楊女士說:「我們在校門口,叫校長給一個解釋,他們不但不出來,來了一排警察站在那裏,恐嚇我們如果三分鐘不走就強硬拉我們走。然後拚命地抓人,亂抓,有個路過的人跟我們說一句話也被抓走了。」

11月9日,廣東廣州市番禺區市橋東環街蔡二村同心小學發生一起6歲男童墜樓身亡事件,10日家屬到學校討說法遭警方鎮壓。(受訪者提供)
11月9日,廣東廣州市番禺區市橋東環街蔡二村同心小學發生一起6歲男童墜樓身亡事件,10日家屬到學校討說法遭警方鎮壓。(受訪者提供)

據了解,圍觀民眾與警方發生小規模衝突,共有28人被抓,五六人受傷,當晚父母簽了不再到學校抗議的保證書後才被釋放。

鄒先生表示,至今校方未給出任何解釋,聲稱等屍檢報告出來以後再協商。家屬無奈於11日開始找律師,希望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

楊女士在學校家長與老師的微信群第一時間被老師移出群組,老師稱是學校的意思。監控視頻在警方手裏,家屬至今未見到,校方極力封鎖消息。上述家長說:「學校目前的做法很難不讓人猜想,有沒有被打,監控就可以證明。」

記者致電學校,一位接電男士聽到是記者詢問此事件,立即掛斷電話。

楊女士悲傷地表示,她無法接受乖巧的兒子會自己爬窗跳樓;孩子父親曾到宿舍看到床位在窗戶的兩側,距離窗戶有一定距離,窗戶高而窄,一米多的兒子無法爬到窗戶上。

楊女士說,當天早上兒子還要求媽媽給買一雙新鞋,楊女士中午買了一雙,現卻成為遺物。

11月9日,廣東廣州市番禺區市橋東環街蔡二村同心小學發生一起6歲男童墜樓身亡事件,10日家屬到學校討說法遭警方鎮壓。(受訪者提供)
11月9日,廣東廣州市番禺區市橋東環街蔡二村同心小學發生一起6歲男童墜樓身亡事件,10日家屬到學校討說法遭警方鎮壓。(受訪者提供)

據媒體報道,該校去年發生過一起老師因學生考試未帶鉛筆被毆打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