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廣州一項關於是否贊同在學校教室裏安裝視像監控的網絡調查中,超過六成的受訪家長表示不贊同,超過九成的受訪學生稱反感。監控因侵犯隱私而廣受詬病,在學校安裝視像監控的行為引發網友熱議。

據《廣州日報》9月28日報道,目前廣州許多的初中、高中具備了視像監控的條件,中考、高考考點都實現了考場的遠程視像監控。目前已有極少數廣州的中學將視像向家長開放。

一位名為「阿駘」的網友在微博稱,現在科技真可怕。上周學校收了家長100元,給了攝像頭的帳號密碼,然後在手機上下載一個軟件,就可以登錄查看兒子班級的監控攝像頭,隨時看到班級內每一秒鐘的畫面了。

「阿駘」對此表示,他覺得這是侵犯人權的行為。他是孩子班裏最後一個交錢的家長,因為如果不交錢,孩子會被批評,而校方表示,可以交錢不使用。

雖然監控畫面顯示「僅限家長觀看」,但「阿駘」稱,班級群裏的家長分成兩派,有半數的家長支持這種行為,也有不支持的家長向教育局反映。學生們更是普遍反對,已經有同學開始想辦法破壞了。

隨後,在一項關於是否贊同在學校教室裏安裝視像監控的網絡調查中,有超過六成的受訪家長表示不贊同班級監控,認為孩子也有隱私;而超過九成的學生對此表示反感,希望家長能尊重他們的隱私權。

表示贊同的理由多為「更加了解孩子」和「了解老師的情況」,表示不贊同的原因超過多半數認為「孩子也有隱私」和「孩子需要信任」,還有39%的家長表示這樣做會「影響親子關係」。

而92.86%的學生明確表示不願意家長查看班級監控,只有7.14%的孩子表示無所謂。

2017年初,就有細心的網友發現在網絡直播平台「水滴直播」的「教育」一欄中,出現了大量全國各地不同學校教室內的直播畫面,所處位置涵蓋北京、天津、上海、河南等多個區域。

「水滴直播」平台中教室監控畫面下的留言中,有網友質疑教室直播的合法性,認為侵犯教室內上課學生的隱私。

目前,教室監控事件還在進一步發酵。對此,有網友明確稱:「這是監獄不是學校。」

有網友從教育的角度指出,「望子成龍成鳳可以理解,但教育是一門很深的學問,單純靠監視靠強壓來輔助,對孩子的長遠發展沒有益處。要教會孩子自覺,引導孩子自我約束。不然沒了『監控』,孩子都跟斷了線的風箏一樣。」

也有網友表示,「應該給孩子有自己的空間!有些隱私跟秘密!快樂成長,身心健康才重要!」

南都報社的評論認為,可以說,唯一算是沒有爭議的只有幼兒園。基於2-6歲孩子的安全性安裝攝像頭,各方都不存在異議。相比之下,中小學討論的是學生的隱私。

但即使在幼兒園,也有老師表示反對。一名自稱是幼教的網友留言稱:「幼兒園交錢就可以讓家長隨便看監控。那麼,老師的隱私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