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6月宣佈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引發正反兩方唇槍舌戰。表面上,特朗普似乎為了經濟利益不顧環保,然而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環保主義者以「拯救地球」的名義阻止企業發展,背後暗藏共產黨員的陰謀操弄。

日前,美國智庫「美國資本結構委員會」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美國若加入《巴黎氣候協議》,至2040年將損失3兆美元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和650萬個就業機會。

協議並要求,美國到2025年以前,每年必需金援開發中國家750億美元,協助其能源結構轉型及技術提升。

就經濟角度而言,協議嚴重傷害美國勞工的利益。特朗普也指出,協議內容對美國並不公平,為了保護美國及美國公民,他選擇在今年退出《巴黎氣候協議》。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得獎紀錄片《蠶食美國》(Agenda:Grinding America Down)即揭露了共產黨正藉由各種詭計撕裂美國,其中包括利用環保主義拖垮美國經濟。

《蠶食美國》指出,共產黨鼓吹同居讓婚姻消失、支持女權運動(讓女性對家庭與母職產生不滿)拆散家庭、在媒體電影中宣揚色情而敗壞道德,以及利用環保運動(推動過度的規章條列管制)遏止企業發展。

更令人震驚的是,紀錄片導演、前美國議員鮑爾斯(Curtis Bowers)表示,直到數年後,他才驚覺,那些手段早已存在超過30年。

早在1958年,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探員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出版《裸體共產黨人》(The Naked Communist)一書中就明確提到,共產黨條列了45個顛覆美國的目標。

其中包括宣揚性解放、詆毀基督教、支持女權造成兩性對立、滲透教育洗腦幼童、支持環保拖垮經濟等。

《蠶食美國》揭示,共產黨深知,在「拯救地球」面前不容任何人拒絕。只要打著環保旗幟,就能以絕對的權力重傷自由美國和資本主義。

提倡環保無罪 極端煽動才有鬼

一般認為,經濟發展固然重要,但重視環境保護難道也錯了嗎?「環保當然沒有問題!」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吳惠林教授直言,「問題是,到底該由誰來決定、要保護環境到甚麼程度?」

吳惠林表示,環保議題應該理性討論,不能強制。而藉由鼓譟、煽動等方式帶風向的極端環保主義者,背後很可能另有圖謀,或被有心人利用。

另一方面,有人表示,環保問題企業應負大部份責任,因為自由社會養出大批的「華爾街豺狼」和貪婪企業,對一般民眾甚至自然環境都造成不可逆的傷害,他們同時認為,「資本主義也沒好到哪裏去」。

對此,吳惠林無奈道,近代經濟學說拋棄道德,已失去真正的資本主義的內涵,「現在的市場,也早已不是原本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Adam Smith)描述的自由市場了」。

經濟是小菜 吳惠林:道德是主菜

亞當斯密在1776年出版鉅著《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被後世尊為經濟學之父與資本主義鼻祖。但其實,此書出版約20年前,他更重要的著作《道德情操論》(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已在1759年問世。

「亞當斯密認為,經濟只是小菜,道德才是主菜。」吳惠林說,自由市場缺乏誠信與道德就會崩潰,換言之,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勾勒的「資本主義」是建立在必須具有「道德與誠信」的「自由市場」之上,與現行市場不重道德可謂大相逕庭,可惜多數人對此混淆不清。

資本主義 VS. 共產主義 一場道德的戰爭

美國開國元勛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曾說:「我們(美國)的《憲法》只為擁有道德和信仰的人群而立,它對任何其他人群均不適當。」鮑爾斯表示,美國的自由與自由企業,是道德之樹的果實,「我們的建國先父們對此十分清楚,我們的敵人也是」。

《共產黨宣言》最後一段話是這樣寫的:「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佈: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人們或許會問,推翻制度後,共產黨想達到甚麼目的?《蠶食美國》說,共產主義的最終目的即是實現「大政府」(Big Government)主義,人民所有的一切交由政府主導,舉凡財產分配、居住,乃至言論及思想。弔詭的是,馬克思本人卻宣稱,共產主義將實現「人間天堂」的「烏托邦」理想。

部份社會主義支持者可能認為,共產主義的「理想」是好的,是人把理想搞砸了。然而,綜觀百年來的歷史,共產主義所到之處「很巧合地」盡是慘狀,如蘇聯、紅色高棉、古巴、北韓和中共。

消滅一切現存制度、權力收歸中央之後,信奉暴力的共產黨人不斷應證「權力使人腐敗,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地腐化」(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當前,共產主義以各種化名、從各種層面滲透全世界。鮑爾斯懇切表示,人們必須知道正在發生的事。他呼籲美國人主動了解國家面臨的處境,恢復傳統道德與信仰,「現在行動起來,仍然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