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自己的新書《特朗普VS中國(中共):正視美國最大的威脅》(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一書中告訴美國人,美國長期以來一直以為中國是一個「脆弱的、熱愛和平的、發展中國家」,但是,現在應該認清中共的本質了。

中國是由共產黨極權和獨裁統治的共產國家

美國之音報道,金里奇說,一直以來,在美國,無論是媒體、商業、學術界,甚至許多政治領導人,包括州、郡以及市級領導人,都認為中國是「美好的新中國」;但是,大家都忽略了一個現實,那就是中國是由極權、獨裁的共產黨所統治。

他說,從中國前領導人鄧小平起,40年來,中共在宣傳中一直把自己描述成一個正常的、讓大家可以接受的國家,但這只是「真實中國的欺騙性外表」。

他說,共產黨將中國打造成一個「不具威脅的、在掙扎著學習和成長的國家(的形象)」,從而獲得了美國大量的軍事、科技和技術的幫助。憑著這樣的描述,統治中國的共產黨贏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

金里奇說,現在該放棄對共產黨的幻想、認清共產黨的本質了。

金里奇首先從中國共產黨的權力架構分析中共的本質。他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首先是中國共產黨的總書記,然後是中央軍委主席,最後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席。

他說,習近平的權力基礎是中國共產黨。通過控制和將軍隊政治化,他才能鞏固共產黨的權力。在中國,軍隊對中國共產黨保持忠誠,是共產黨的權力工具,而不是政府權力的工具。

金里奇說,習近平的首要職責是確保中國共產黨的未來,因此,習近平的任何一個貿易談判、貿易政策以及投資都是以確保並強化中國共產黨的權力為目的。

金里奇說,美國人總是把習近平對等地叫成總統其實是個誤稱。他說,中國很多年前決定把國家主席翻譯成英語裏的總統,就是想讓中國看起來更像一個現代國家。

金里奇說,如果美國的媒體和政府一直將習近平稱為「總書記」而不是總統,美國人會很快理解美中不同的體制。他說,把習近平稱為總統其實是扭曲了真相,容易讓人誤認為中國的權力架構與美國一樣,而這樣會讓美國處於危險之中。

美中競爭是兩個政治體制的競爭

金里奇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帶有中國特色的列寧式的極權主義國家,而正是這種極權主義,未來對美國人相信的自由和法治構成致命威脅。

特朗普與習近平都為自己的國家勾勒了未來。特朗普是讓美國更加偉大,而習近平是實現自己的「中國夢」。

金里奇說,在特朗普的願景裏,無論是「美國第一」還是「讓美國更加偉大」,美國民眾是被放在第一位的;而在習近平的願景裏,社會主義體制是超越中國民眾,民眾必須依賴和追隨這個體制才能改善自己的生活。

他說,這兩個願景是互相排斥的,如果一個願景成功,另一個願景就會失敗。美中之間的競爭將決定哪個願景最終會勝出,哪個會失敗。

他說,美國人所珍視的利益、國家安全和價值觀和美國人習慣的自由世界正受到中國共產黨及其總書記習近平的威脅。

金里奇把來自中國的中共極權威脅與美國在獨立戰爭、內戰、二戰以及冷戰時期遭遇的威脅並列,稱與中國(中共)的競爭是對美國的第五次生存威脅。

他說,所幸的事,美國有了特朗普總統。特朗普是近年來第一個意識到中國的共產黨領導層對美國構成威脅的總統,並對中共採取強硬應對措施的總統。金里奇一直是特朗普總統的堅定支持者。

金里奇特別強調,這不是有關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之間的競爭, 這是一場政治體系的競爭。

貿易戰會有陣痛

金里奇書的第三章專門闡述中美貿易和中國(中共)盜竊美國知識產權。他談到還在繼續的中美貿易戰。他說,習近平和特朗普正在關稅問題上角力,特朗普總統一直在利用美國強大的經濟制衡力量來讓習近平明白必須停止不公正補貼中國產品並向美國和全球其它地方傾銷中國產品的做法。

面對批評特朗普總統的聲音,金里奇說,貿易戰雖然給以經營對中國進出口貿易為主的一些美國企業帶來了痛苦,但是,長遠來看是有利美國的,特別是美國企業調整了供應鏈,擺脫了中共的控制之後。

他寫道,「隨著中國的對外開放,面對中國巨大經濟的誘惑,美國以及其它國家的企業對中國做出了巨大的投資。我們的產業鏈越來越依賴中國製造和廉價勞工,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就會利用市場來刺激更多的美國投資,補貼自己的企業來創造使得西方企業更加依賴中國。」

「另外,中國(中共)還系統化地盜竊外國知識和知識產權,以便在對現代世界經濟非常重要的行業取得進一步的優勢。」

奧威爾筆下的極權世界在中國即將成真

金里奇在書中列出了中國共產黨極權統治的實例,範圍涉及從中共利用高科技強化對社會的監控,到中共打擊異見人士等。

他說,中共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和社會信用評分體繫在自己的境內正將審查、監視和控制制度化。

中共國務院2014年提出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規劃了「社會信用體系」。該體系計劃在2020年之前建成,對14億公民的信譽度實行記錄。金里奇說,等到這項體系2020年全面建成,這與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筆下秘密監控公民生活的社會幾乎一樣。

金里奇說,簡單的事實是,(中共治下的)中國沒有人權,不僅將一百多萬維吾爾穆斯林和其他非漢族的少數族裔送入了新疆的「再教育營」,還殘酷鎮壓漢族的異見人士。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就是很好的例子。

金里奇說,習近平的反腐是另一個例子。沒有人知道,他的反腐運動有多少是基於打擊腐敗官員,又有多少是出於剷除政敵。

在新書發佈會上,金里奇提到,現在中國共產黨試圖破壞和取締香港的自由。中共也試圖利用自己的市場力量來限制美國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