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官媒披露,雲南昆明前市委書記高勁松、臨滄前市委書記李小平曾向白恩培行賄。由於高勁松行賄買官,白恩培極力將高推上昆明市委書記的位置,最終這三人皆落馬。

白恩培手下得力幹將囂張一時

最新一期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文章中被曝光的李小平,2015年5月被調查,當時就傳言其與白恩培有關。此次無疑是坐實了這一消息。

微信公號「長安街知事」報道,李小平遇到白恩培是在2003年。李小平當年先後調任雲南省委辦公廳副主任、雲南省委副秘書長,成為白手下的得力幹將,也有不少媒體稱李為白的秘書。

從2000年至2013年的14年間,白恩培利用青海省委書記、雲南省委書記、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等身份,為他人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其妻收受財物,共計近2.47億元(人民幣,下同)。在這2.47億中,就有李小平的行賄贓款。

當上白恩培秘書的李小平,身邊有了許多企業家「朋友」,生活也越過越奢靡。

在白恩培身邊任職多年後,李小平有了外放要職的機會。他先後任職文山州委副書記和普洱市委副書記、市長。在普洱期間,其非常強勢,甚至讓時任市委書記沈培平都退避三舍,放任其為所欲為。最終隨著白恩培落馬,李小平在臨滄市委書記任上落馬。

被白恩培推上位 最終成短命昆明市委書記

另一名向白恩培行賄的是昆明前市委書記高勁松。

2014年7月,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因嚴重違紀,受到斷崖式降級處分。

對於高勁松接任昆明市委書記,當時各方分歧很大,有人反對,認為其資歷和級別不夠。然而因為白恩培「力排眾議」,高還是當了昆明市委書記。

然而在高上任的第3天,就傳來了曾主政雲南長達10年的前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落馬的消息。8個月後,即2015年4月10日,高勁松被調查。當時其上任昆明市委書記僅僅8個月,被稱作「短命書記」,同時他還是繼仇和、張田欣之後,連續第三任昆明市的市委書記被查。

2017年2月,昆明前市委書記高勁松案一審被宣判,高勁松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30萬元。

起訴書顯示,高勁松受賄從2000年一直到2015年,也就是他從昆明市五華區任職一直到擔任昆明市委書記期間,從未停手撈錢,15年受賄1,190萬餘元。給他送錢的人,涉及昆明舊城改造、螺螄灣升級改造和昆明一些知名地產企業老闆、富源的煤老闆,還有人送他一張孟加拉虎虎皮。

起訴書還顯示,高勁松任職期間,還向白恩培的妻子張慧清送了200萬港元用於買官。高、白二人在接受調查期間,交代出多條受賄線索,牽扯多名官員。

白恩培被妻子供出

2017年8月,大陸媒體披露了白恩培等落馬官員的一些案件細節:白恩培的妻子成為擊破他心理防線的突破口。

據報道,2015年初,白恩培及其妻張慧清涉嫌特大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被專案組偵查。

在對張慧清犯罪問題的偵查過程中,其一度抱有嚴重的僥倖抗拒心理,面對涉罪指控,不是百般抵賴就是緘默不語。辦案人員在6個月內,甄別核實各類證據材料30餘箱,審訊筆錄有上千份。最終,張慧清的心理防線被突破,供述犯罪事實。張慧清的有罪供述對認定白恩培共同受賄犯罪提供了重要依據。

據指控,白恩培直接或通過妻子,受賄近2.47億元,另有巨額財產無法說明來源。

海外曾有消息說,習近平閱讀上報材料後,批語:「罪大惡極,令人髮指」。

2016年10月9日,白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二年期滿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與其它收監的高官不同,他成為中共官場被終身監禁的第一人。

據此前報道,在公訴人對白恩培的指控中,特別強調,他收受賄賂的途徑是「直接或通過」其妻張慧清。因為白恩培「怕媳婦」的名聲早已在外,而在青海由服務員出身的張慧清,到雲南後迅速升為正廳級的雲南電網公司黨組書記。

白恩培是周永康的馬仔,其落馬後被陸媒起底,曾被實名舉報賤賣國有資產給周永康的馬仔、涉黑四川富豪劉漢兄弟。而劉漢與周永康兒子周濱是生意夥伴。

白恩培不但向周永康家族輸送了巨額利益,同時還向令計劃行賄。令計劃判決書顯示,白恩培向令計劃行賄60萬元。

同時白恩培主政十年的雲南同「薄、徐、周、令集團」有著密切的關係,也是此次中共反腐的重災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