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2020年5月6日披露了商人蘇洪波被指是雲南的「地下組織部長」,他周旋在白恩培和秦光榮之間,他們搞官商勾結、謀取利益的醜聞。中共前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和秦光榮早已成階下囚。

蘇洪波曾在雲南省計劃委員會培訓中心當接待科科長,在此認識了曹建方(雲南省委前常委、秘書長)等官員。後來,他下海經商。

中共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的文章稱,2003年在北京的一次飯局,令他成為白恩培的座上賓。那年中共「兩會」期間,白恩培請某領導吃飯,巧遇蘇洪波等人也在吃飯,為湊熱鬧兩桌客人合成了一桌。

當天,白恩培認識了一些官員,進而認為蘇洪波在北京關係廣、有人脈,能幫上自己,於是大大拉近了與蘇洪波的關係。

蘇洪波稱,之後他每次到昆明來,白恩培不管陪多大的領導,他晚上8點鐘都會回來陪蘇洪波喝點酒,聊聊天。

後來,接替白恩培擔任雲南省委書記的秦光榮也看重蘇洪波。蘇洪波稱,每次吃飯都是秦光榮主動安排的,秦讓曹建方安排他吃飯,而秦都要來陪他散散步。

報道稱,蘇洪波奔走於北京和雲南兩地,刻意營造自己來頭很大的身份背景,在兩任省委書記在任期間左右逢源,被奉為座上賓。在雲南,蘇洪波以「代言人」自居。

「我沒有甚麼背景,我所有這些東西,我應該這樣說,我可能從頭到尾,算取巧比較多了。」蘇洪波說。

「曹建方稱他為『首長』,畢恭畢敬。」與蘇洪波有交往的一名雲南幹部說。

秦光榮對蘇洪波可謂有求必應,凡是蘇推薦的人,秦都予以關照或重用。在選用幹部時,他主動向蘇洪波表示:「你有甚麼合適的人可以推薦過來。」「要換屆了,你有甚麼幹部你只管說。」

蘇洪波通過秦光榮等打招呼,違規獲取工程建設項目;向重點資源領域等推薦、安插幹部,獲取這些領域的工程建設項目等,在雲南攫取巨額經濟利益,例如,僅環湖南路等工程,蘇洪波就獲利1.3億元(人民幣,下同)。

蘇洪波一靠「計謀」圈住高級幹部,二靠高級幹部為其站台撐面子,三靠高級幹部的所謂青睞吸引其他幹部靠近他,四靠組成自己的官商圈子,其最終目的就是四個字:獲取利益。

曹建方在白恩培任職期間,被提拔為省委常委、副省長。2014年8月,白恩培被立案調查,其繼任者秦光榮任職期間,曹建方再被重用,兼省委秘書長,成為秦光榮的大秘。同年10月,秦光榮被免職。

白恩培於2016年10月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減為無期徒刑後,被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白恩培被指控受賄逾2.46億元,還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來源。

2019年5月9日,秦光榮被調查。秦光榮成為首個「主動投案」的正部級高官。隨後,其妻、其子及小舅子也被抓。

白恩培、秦光榮都是在中共全國人大的任內被查。他們都被指與江派、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關係密切,都被指曾向周永康輸送巨額利益。

中共十八大後,雲南成腐敗重災區,除白恩培、秦光榮、曹建方外,副省長沈培平,省委副書記仇和,省委政法委書記孟蘇鐵,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高勁松等先後落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