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多次聲援香港雨傘運動的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周三(10月11日)上午前往香港探望友人時,在機場被拒入境。對此羅哲斯感到震驚,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正步向死亡。回到倫敦後,他接受了大紀元報紙和新唐人電視台的聯合採訪。

羅哲斯表示,香港入境處沒有解釋拒絕其入境的原因。在被送上回程飛機時,他曾問一名香港入境處官員「一國兩制」是否已死,對方神情哀傷,僅表示同意羅哲斯說的「這是悲哀的一天」,他「不便評論」。

英國政治家赴港前受到中共威脅

20年前下半年,當時剛剛大學畢業的羅哲斯來到香港,開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當一名記者。他自述在那裏度過了非常愉快的五年,從來沒有想到過,20年後,他會被香港當局拒絕入境。

2002年離開香港後,羅哲斯曾多次去香港,都沒有問題。讓其沒想到的是,這次他以私人身份前往香港,卻被拒之門外。

去之前,羅哲斯曾通過正式渠道詢問港府,是否可探望在獄中的黃之鋒(Joshua Wong)和另外兩名抗議領袖羅冠聰(Nathan Law)和周永康(Alex Chow)。

香港民主運動的這三位知名領袖於2014年領導大規模街頭示威,爭取更自由地選舉香港領導人,今年8月被判處六到八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羅哲斯的詢問引起了中共當局的注意。他說:「赴港前的幾天,中共駐英大使館給一名英國議員打電話,讓他轉告我,我想探望三位民主人士的意圖可能『對中英關係構成重大威脅』。」

羅哲斯請這位議員轉告中共使館,他未打算在香港嘗試去監獄探望這三人,也未打算在香港從事任何公開活動或接受媒體採訪,而只是以私人身份與在港的民主人士朋友、泛民議員及人權組織見面聚舊,並非以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的身份訪港。但大使館依然威脅他將被拒進入香港。

兩個原因讓羅哲斯仍堅持去香港

周三上午,羅哲斯仍然登上了從曼谷轉道去香港的飛機,他表示,有兩個原因讓他決定按計劃去香港。

他說:「第一,我認為,如果連試都沒試,就對中共使館屈服,是錯誤的做法。我經常批評那些對中共政權卑躬屈膝,屈服的人。我也不認為我應該向中共使館屈服。」

「如果我這樣做了,我如何能問心無愧地對待我在香港的那些被打壓迫害的朋友們?」

第二個原因是:「中共大使館通過第三方,用一種非正式的方式私下對我進行威脅。如果他們拒絕我入境,那麼我希望他們能夠用一種正式的方式來執行,讓全世界都知道這件事情。如果中共當局一威脅我就不去了,那麼就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情,中共還會對別人採取威脅手段。」

2017年9月28日,英國議會大廈前,羅哲斯(前左一)在香港雨傘運動三周年集會上發言。(舒雅/大紀元)
2017年9月28日,英國議會大廈前,羅哲斯(前左一)在香港雨傘運動三周年集會上發言。(舒雅/大紀元)

「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

羅哲斯表示,這次事件又一次證明香港出入境管理已經被中共操控,香港公民的自由權利被侵犯,法治被破壞,香港的自治權在瓦解,「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

羅哲斯說:「『一國兩制』意味著香港應該由香港人來治理,但拒絕我入境的決定很顯然不是香港當局做出的,而是中共當局。中共方面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已經在聲明中承認。」

「『一國兩制』意味著保護香港人的基本權利,比如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拒絕我入境,就是不許我和香港人交換他們的看法,這不僅剝奪了那些計劃和我見面的人的自由權利,也剝奪了我的自由。」

「我不知道『一國兩制』是不是已經完全失敗了,但是事態如果沒有大的變化,『一國兩制』將會很快消亡。」

「我沒有對中英關係構成威脅,而是中共」

羅哲斯表示,對中英關係構成威脅的不是他,恰恰是中共當局的做法,尤其是他們在香港的做法,「才是對英中關係的威脅」。

事發第二天,英國外相約翰遜發表聲明,對英國公民被拒入港表示擔憂,並向中共政府尋求合理解釋,但被拒絕。

羅哲斯表示,雖然他很贊同約翰遜的這個聲明,但他「仍希望英國政府不僅僅滿足於發佈一個聲明,而是還在不同層面推進。」

「這次事件更讓我和在中國受迫害的人站在一起」,羅哲斯說:「讓我和香港努力維護自己權益的人站在一起。我將會繼續發聲,儘一份力。」

羅哲斯希望國際社會也能意識到「一國兩制」正受到挑戰,並聲援香港。

香港和大陸的人權鬥士「並不孤獨」

被拒入境後的24小時之內,羅哲斯得到了來自香港以及英國和世界其它地方的聲援,這讓他深受鼓舞,他說:「我想對香港以及中國大陸的為人權、法制以及人類尊嚴而奮鬥的人士說:你們並不孤獨。」

「我會繼續為這件事情發聲,我會加大對你們的支持。我和香港以及中國大陸的人們站在一起,現在我在更深的層次感受到了我們是在一起的。」

羅哲斯曾經多次批評中共拒絕給予香港更多民主,早前也曾參與撰寫信件,聲援黃之鋒等三名被判監的香港學運領袖。

香港入境處官員:「這讓人悲傷」

周三落地香港後,僅僅兩個小時,羅哲斯就被送到回程飛機上,連律師都沒有來得及見到。
登機之前,他問一位香港入境處官員:「『一國兩制』已經死了嗎?已經變成了一國一制了嗎?」

從這位官員的眼睛,羅哲斯看到了他內心的悲傷,他回答羅哲斯說:「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我不能對此作出評論。」羅哲斯對他說:「這是悲傷的一天。」他回答道:「是的,這讓人悲傷。」

香港入境處黑名單已有十幾年歷史

香港拒絕持英國護照人士入境,這並非第一次。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北京奧運閉幕日當天,英國萊斯特城德蒙特福德大學(De Montfort University)教授、英籍華人邵力到達香港,在機場被扣留十個小時後被遣返。

邵力教授受英國中藍卡郡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邀請,為該校和香港的城市教育顧問中心(CityEdU Consultants Limited)合作開發的海外學位課程擔任第三方獨立考官。沒有他的審核簽字,100多名香港學生將不能正常畢業。

香港入境處未給出具體拒絕入境原因,僅表示可能與邵力是法輪功學員有關。

過去十多年來,港府曾多次非法遣返台灣法輪功學員,包括2001年的黑名單事件、2003年暴力遣返80人,以及2007年發生的最大規模遣返事件,至少800人在香港機場遭暴力遣返。

今年赴港參加在7月23日舉辦的反迫害集會活動的台灣法輪功學員中,至少24人被香港入境處強制遣返。

台灣人權律師表示,這些台灣的法輪功學員持合法證件去香港參加合法集會,卻被非法遣返,表明港府以黑名單手段違反基本法,破壞「一國兩制」。

2010年,美國神韻藝術團應邀到香港演出,其中六名技術人員被香港入境處拒絕發出簽證,入境處指他們在舞台工程、燈光等專業知識,在香港普遍有專才。

神韻主辦機構後來申請司法覆核,次年3月,香港高院裁定申請人勝訴,香港入境處應給神韻藝術團成員發簽證。

多名海外民運人士也曾經被香港拒絕入境,其中包括六四民運人士王丹、中國公民力量主席楊建利、民主中國陣線副主席盛雪、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費良勇、新西蘭自由民主黨主席潘晴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