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歲的美國公民科爾曼(Caitlan Coleman)和33歲的丈夫加拿大公民博伊爾(Joshua Boyle)在阿富汗被恐怖份子綁架了五年後,本周在巴基斯坦獲救,並於13日返回加拿大。博伊爾在加拿大表示,他們的一個女兒已被謀殺,妻子則曾遭到強暴。

巴基斯坦軍隊在國內西北部接近阿富汗邊界處,救出這個家庭。霍士新聞報道說,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這對夫婦返加當日稱讚巴基斯坦「在許多方面的合作」。他在推文中寫道,美國正在開始「與巴基斯坦及其領導人發展更好的關係」。特朗普以前曾經警告巴基斯坦停止庇護極端武裝份子。

美國長期以來也指控巴基斯坦未能打擊綁架這一家人的塔利班哈卡尼網絡。

巴基斯坦外交部發言人納菲爾・扎卡里亞(Nafees Zakaria)說,巴基斯坦軍隊營救這一家人的軍事行動是根據美國情報部門提供的情報,說華盛頓與他們分享信息時,巴基斯坦將採取行動打擊「共同的敵人」。

一名美國國家安全官員說美國獲得了可靠情報,並傳給巴基斯坦政府官員,要求他們攔截和解救人質,他們成功做到了。

營救行動速度很快,博伊爾告訴他的父母說,當時他們一家被綁架者關在汽車後座或後備箱裏轉移,他們被巴基斯坦部隊攔截下,綁架者被打死。他只被一個彈片割傷。

被綁架的加拿大人博伊爾與美國妻子和三個孩子13日晚上抵達加拿大之後,向記者們講述了他的家庭在阿富汗的痛苦經歷。

他說,在五年的囚禁期間,哈卡尼網絡(Haqqani network)殺死了他的小女兒,還強暴了他的妻子。

五年前,這對夫婦在阿富汗境內旅行時遭到塔利班極端主義哈卡尼網絡的綁架。他們於本周三獲得自由。旅行時妻子科爾曼已經懷孕了,並於被囚禁期間生下四個孩子。博伊爾說,最小的孩子遭到殺害。

他說:「我們在阿富汗塔利班控制地區幫助普通村民,哈卡尼網絡綁架我是出於愚蠢與邪惡,綁架我懷孕的妻子是出於愚蠢和邪惡,殺害我的小女兒是出於愚蠢和邪惡。」一臉疲倦的博伊爾說,「願上帝許可,這一連串愚昧將成為哈卡尼網絡的墓誌銘。」

博伊爾說,他的妻子在警衛的上司協助下遭到警衛強暴。他要求阿富汗政府將他們繩之以法。他補充說,他的一個孩子身體不好,不得不由巴基斯坦的救援人員餵食。

他說,他在阿富汗幫助塔利班控制地區的村民,那裏沒有任何非政府組織,沒有援助人員,也沒有政府成功地給予村民必要的幫助。

博伊爾在飛機上給予美聯社一份手寫聲明,表示他的家庭「具有無與倫比的韌性和決心」。「上帝給了我和我的家人追求幸福的無與倫比韌性和決心,世界上仍然存在著蓄意和有組織的不公正,在褻瀆我的信仰。」他們一家人在人護送下先於其他乘客離開飛機。

加拿大政府表示,他們將「繼續支持博伊爾和他的家人」。加拿大政府表示:「今天,我們與博伊爾親人一起,歡迎期待已久、返回加拿大的親人。」

博伊爾前妻是關塔那摩灣拘留者奧馬爾・哈德爾(Omar Khadr)的姐姐扎基納・哈德爾(Zaynab Khadr)。哈德爾姐弟的父親是基地組織成員,和賓・拉登短暫相處過。

奧馬爾・哈德爾在加拿大出生,在交火中被美軍俘獲,被送往關塔那摩灣拘留中心。美國政府不認為這個背景和博伊爾一家被綁架有關聯,一位官員在2014年將其描述為「可怕的巧合」。美國司法部表示,博伊爾和科爾曼都不曾因任何聯邦犯罪而被通緝。

美國官員表示,哈卡尼集團是恐怖組織,美軍使用無人機打擊其頭目。該網絡類似於犯罪集團。與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不同,它通常不會殺死西方人質,更願意用人質交換贖金。

哈卡尼網絡之前曾要求釋放該團夥頭目之子阿納斯・哈卡尼(Anas Haqqani),以換取博伊爾家庭。在哈卡尼發佈的一個片段中,博伊爾懇求阿富汗政府不要處死塔利班囚犯,否則他和妻子將被殺害。

美國官員說,還有幾名美國人被阿富汗或巴基斯坦的武裝組織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