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素有「中亞十字路口」之稱,在塔利班重新掌權後,與之毗鄰的國家,如伊朗、巴基斯坦、中國的關係將如何變化?記者採訪了曾經派駐中東的台灣外交官、專欄作家蘇育平,為讀者剖析塔利班掌權後的局勢走向。

對外關係記錄不佳 中俄仍在觀察

「目前塔利班剛奪取政權,最重要的是和平接收前政府的檔案、人員、設施、經費等,以便繼續政府施政。」蘇育平舉例,就像是中國歷史上秦漢交接時,劉邦攻克咸陽,諸將爭奪金帛財物,蕭何獨入府庫尋找秦國各種內政資料,這些對日後的政策制定十分重要。

他解釋,雖然塔利班在1996年至2001年,曾經統治過阿富汗,但迄今已有20年未執政,除非前政府原班人馬移轉、效忠,並全數留任,「否則塔利班從游擊隊,要轉換成政府公務員,期間還有很多路要走,一定的混亂也不可避免」。

「另外,對外關係也很重要。」蘇育平說,塔利班在奪取政權之前,就已經開始在卡塔爾首都多哈與前政府代表團及多個歐盟國家如德國外交官員見面,曾派特使赴伊朗、中國、俄羅斯表達善意,這些都是上一個階段統治時,未曾出現的舉動,說明他試圖展現在外交方面的靈活性。

「但由於政權本質,與過去執政時期對外關係記錄不佳,中國、俄羅斯還在觀察塔利班的作為,尚未決定最終承認;而巴基斯坦是阿富汗塔利班幕後的金主,自然對他重新掌權表示支持;那麼伊朗的關係就比較微妙了。」

塔利班與伊朗素來敵對 或成區域槓桿

蘇育平分析,過去伊朗與塔利班是敵對的,因為伊朗是什葉派伊斯蘭統治,塔利班是遜尼派伊斯蘭統治,兩者在宗教上的矛盾很深,什葉派與遜尼派的「千年之爭」迄今並無緩解。

「在塔利班未奪回政權以前,與伊朗有共同的敵人,就是美國,所以兩國一度相談甚歡,合力攻擊、騷擾美國。但塔利班已經奪得政權,就沒有必要繼續與伊朗虛以委蛇,兩方的友誼,也很難繼續維持,必定迅速敗壞。」

蘇育平預估,伊朗會慎防塔利班與沙特阿拉伯(沙地阿拉伯)等海灣合作理事會(GCC)成員國結盟,因為一旦結盟,伊朗遭受東西夾擊,對抗美國的氣焰必然下降,在維也納的伊朗核武協議談判,說不定還會有驚人的妥協,「對美國有利,從這角度來看,塔利班將成為阿拉伯陣營的一個好棋」。

倘若塔利班進一步與中俄兩國交惡,甚至進入對抗,蘇育平認為,依照其政權性質,過去中共迫害新疆穆斯林、俄羅斯迫害車臣與韃靼人的歷史,對於,塔利班或其內部山頭領袖,出手薄懲這些「異教徒」或無神論者,為穆斯林兄弟出氣,也不無可能。

如此一來,阿富汗或將成為撬動「邪惡軸心國家」的槓桿,並因此成為GCC海灣國家的波斯灣遜尼派、阿拉伯國家陣營與歐美國家勢力,共同對抗伊朗與中俄脆弱聯盟的一個重要盟友。

中共與伊朗、塔利班交往 著眼於利益

中共和伊朗今年3月27日正式簽署為期25年的合作協議,外交部長王毅7月28日在天津會見塔利班政治首腦後,塔利班迅速控制阿富汗,中共接下來有可能在伊朗和塔利班間左右逢源嗎?

蘇育平認為,伊朗與阿富汗對中共而言有不同的利益,伊朗是中國重要的化石燃料供應地,以及牽制美國的戰略夥伴,這種基於對抗共同敵人的聯盟,往往是最脆弱的。

「雖然伊朗對中國也是有戒心的,什葉派伊斯蘭政府對於無神論的中共,也是利用多於信服,就算是一般伊朗人民,對於歐美文化社會的嚮往,也比對中國的了解來得多,因此,伊朗與中共主要是商業交易關係,多過於真心的結盟。」

至於中共與塔利班的關係,蘇育平分析,塔利班在短時間內會不計一切代價地去討好中共,成為它恢復經濟民生的金主,協助礦業資源開發,以及科技、材料的供應者,「短期間中共與阿富汗塔利班會有蜜月期,但長期來看終究難以維繫友誼,兩方為了中國穆斯林的議題,總有一天會鬧翻。」

美械落塔利班手中 若無補給 難長期使用

阿富汗迅速變天,美軍撤軍過程十分匆忙,連日來,受到外界批評。社群媒體充斥著塔利班戰士查獲武器的影片。一些軍車、悍馬車、小型武器和軍火落入到塔利班手中。

蘇育平說,美軍雖然撤走匆忙,但只留下輕武器與車輛,並未留下坦克、裝甲車或大砲等重武器,從中也可看出,其實是美軍主動撤出不再插手阿富汗事務,放任局勢一潰到底,否則塔利班武裝游擊隊,是無法真正對抗美軍的重武裝。

「塔利班雖然收繳了大量美械,但沒有後續彈藥、零件補給,是難以長期使用美械的,AK47、RPG與皮卡車,才是塔利班武裝的標準配備,所繳獲的美國軍火用處不大的,子彈口徑不一樣,最後只能當成戰利品展示使用。」

蘇育平認為,未來如果塔利班沒有辦法找到穩定盟友供應重武器,對於周邊鄰國的威脅力度也就降低許多。

以台灣比擬阿富汗?中共大外宣難奏效

美軍撤離後,為阿富汗留下不確定的未來,中共《環球日報》16日以「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大做文章,稱美國在陷入危機時會放棄台灣。但外界多以為,台灣和阿富汗兩者沒有可比性,蘇育平也持相同看法。

「兩者無可比性,美國在阿富汗幾乎沒有國家利益牽扯,只有針對賓‧拉登個人的恩怨,因此美軍撤出阿富汗沒有留戀,沒有後悔,但美國對台灣有太多利益牽扯。」

他解釋,台灣位於第一島鏈、圍堵中共的重要位置,台灣半導體產業對世界經濟有不可取代性,以及美國倡導「價值聯盟」下台灣民主自由的政治正確性。「很難想見中國(中共)要用多大的代價,才能說服美國放棄台灣,至少在目前中美對抗的大格局下,暫時是做不到的。」

「此外,就算美國放棄台灣,台灣也終究不是阿富汗。」蘇育平說,台灣海峽的天險與中華民國國軍枕戈待旦70年的累積戰力,不是中共軍隊能夠輕易戰勝的。反觀中共一旦輕啟戰端,還會面臨它統治上的危機,難以收拾的後果。

蘇育平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地區十餘年,是專業的外交官,對中東與中亞地區十分熟悉,近期開設Podcast頻道談「中東與中亞歷史故事」,並為媒體撰寫專欄文章。#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