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時期,顏真卿塑造了很多的知名「品牌」,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他是忠君愛國的名臣,是飲譽古今的書法大家,也是名列道家仙鑒,榜上有名的兵家奇人。身為文臣,他能提振大唐朝綱;身為武將,能統二十萬大軍縱橫燕趙,護持社稷聲威。他一生官運亨通,忠義氣節皎如日月,為何上天如此青睞一人,成就他流芳百世的名流風采?

因禍得福

顏真卿,字清臣,是北齊黃門侍郎顏之推的第五代孫。《顏氏家訓》為北朝三大著作之一,正是出自於這一家族。由於顏真卿護國有功,曾被封為魯郡開國公,因此時人稱他為「魯公」。他自幼勤懇好學,善於文學詞藻,尤其精研書法。(《舊唐書》卷128)

顏真卿十八九歲時經歷一場大劫,不過卻也因禍得福,和道家結下不解之緣。顏真卿大病臥床一百多天,當時所有的醫藥似乎都約好了集體失效一樣,無意救濟他瀕臨危亡的身體。有一個自稱「北山君」的道士來到他的家中,拿出米粒大小的藥丸讓他服下,頃刻之間便大病痊癒。

道士鄭重地對他說:「你的清廉美名都記在黃金台上,完全可以出世成仙,到天上去做仙官。你身在塵寰,切不可沉溺於名宦大海。」

隨後,道長又交給他一粒丹藥,告誡他:「你要堅持節操輔佐國君,以勤儉忠厚修身。百年之後,我在伊水和洛水之間等你。」道士飄然而去,為他留下團團謎霧。顏真卿不解其意,唯有好好地守護著高人的囑託。

女尼測運

顏真卿擔任醴泉尉時,聽說唐玄宗要親自主持科考,他也想去參加。當時的考試,民間習俗都要先去禮拜考神文昌君,然後占卜以問前程。顏真卿就向一名善於觀相的女尼請卦,女尼說:「顏郎,此番前去必會心想事成,必會拜官蔭子。」

大唐時,稱呼男性晚輩都帶著「郎」字,譬如李淵稱李世民為「二郎」,太平公主稱唐玄宗李隆基為「三郎」。所以年長的女尼按照習俗稱顏真卿為「顏郎」。

顏真卿覺得自己頂多就是擔任一個五品官,能夠使子嗣將來遞補他的官職,這一生就足矣。

女尼笑著說:「顏郎的願望為甚麼那麼卑微呢?」說著,女尼順手指著座上的紫色餐巾道:「將來顏郎的官服會是這等顏色。」依大唐官制,紫色官服乃是二品官員所穿。女尼算出顏真卿將會官至二品。(出自《戎幕閒談》)

待到放榜之日,顏真卿名列高等,唐玄宗授予他長安尉一職。他身在紅塵,念在方外。顏真卿做官、做人、修真、藝術全都沒有耽誤。

時光飛逝千載,顏真卿留下高超的藝術成就,也彈撥了一曲弦外之音,他沒有進深山寺院,也不入洞府道觀,在這滾滾紅塵中盡心盡力地輔佐一朝,安濟一方黎民。

赴湯蹈火

大唐高僧一行圓寂前留下遺表說:「陛下,日後千萬不要用李室宗子為相,也不要用蕃臣做將。」一行指的是日後李林甫會禍亂朝綱;胡人安祿山會在朝廷之外發動兵變。由於天機不可洩漏,唐玄宗自然沒有領悟到一行的話。

後來,安祿山叛唐越來越明顯,顏真卿以下雨為由,派人修護城牆,疏導護城河,悄悄地招募勇士壯丁,儲備糧草,以備不時之需。

安祿山起兵造反後,黃河以北全部淪陷,只有顏真卿的平原城早早做了準備。唐玄宗高興地說:「黃河以北二十四郡,只有顏卿一個有用的人罷了!我真恨自己沒有親眼看到他。」

顏真卿兄弟二人反擊叛軍,一天內十七個郡同時歸順大唐。隨後顏真卿統二十萬大軍,縱橫燕趙一帶追剿叛黨。

唐代宗繼位後,顏真卿被封為魯郡公。宰相盧杞忌恨顏真卿的威望和剛正,趁著李希烈稱帝,攻破汝州之際,他向皇帝上奏說,此時最好派顏真卿去說服李希烈,這樣可以兵不血刃就平定強寇。

代宗聽從宰相的話,真的把七十七歲的顏真卿派走了。當時朝野上下聽說此事後,全都大驚失色。為了不失去這位國老,李勉派人到路上去堵截顏真卿,但還是晚了幾步,顏真卿已經早早離開了京畿。

顏真卿見了李希烈就宣讀皇帝詔書,李希烈豢養的一千多個養子亮出刀劍,將他團團圍住,對著他一陣辱罵。但見他凝神屏氣,神情絲毫不變。

李希烈在院中堆起了柴禾,以此威脅他:「你要是不投降,就燒死你!」顏真卿就自己跳到火裏去,那些叛賊又把他救出來。

顏真卿親筆寫了和皇帝訣別的奏章、墓誌銘、祭文,以表自己必死的決心。宋朝名臣文天祥賦詩稱道,顏真卿的精忠猶如雷霆,能夠赫赫貫天而行。

叛賊見勸降無果,惱羞成怒,就派人把他吊死了。唐朝皇帝收到消息後,罷朝五日,他的死訊令朝野慟傷。

顏真卿的忠義出於天性,所以就連書法也透露著剛勁、寬博的氣度,字如其人,沉著剛毅。所以欣賞他的書法,但見字裏行間都攜帶著金石之氣,運用筆鋒都是中鋒,猶如出兵一般。

時光飛逝千載,洗卻了多少王朝的繁華,而這位挺然奇偉的盛德君子終以赫赫精忠、篤厚正直成就了後世千秋不朽的名流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