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重慶書記孫政才落馬兩個月的時候,財新傳媒旗下《財新周刊》9月18日當期封面報道〈億贊普重慶興衰〉,揭露了一家名為「億贊普」的神秘IT公司。

外界看這篇報道多認為這不無在暗示孫政才曾為或有私情的女老闆黃蘇支的背後企業提供「一帶一路」資金。據報道,黃蘇支即億贊普法定代表人兼副總裁,而她在今年4月已被帶走調查。

實際上,億贊普抬面上的一號人物應該是董事長羅峰,但他目前已經失聯且不知去向。可是歷史新聞等公開資料顯示,「億贊普董事長羅峰」曾經非常活躍風光。

2015年11月23日,億贊普集團董事長羅峰在北京集團總部會見了立陶宛國家中央銀行行長Vitas Vasiliauskas一行,雙方就在既有合作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強合作深入交換了意見。

這所謂「既有合作」指的是,2015年6月22日,在中共副總理張高麗訪問立陶宛期間,億贊普集團(旗下的「重慶錢寶」)與立陶宛國家中央銀行簽署銀行卡清算協定,獲准在立陶宛及歐盟開展銀行間清算業務,發行信用卡、雙幣卡(人民幣-歐元)等。

上述張高麗在6月22日立陶宛的行程後,6月24日來到當次出訪的最後一站哈薩克斯坦。這裏有特別值得一提的題外話,即張高麗在此被《追查國際》就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罪行以電話錄音取證。

當次出訪,張高麗的任務就是提出「一帶一路」的合作,立陶宛、哈薩克斯坦,在「一帶一路」中享有地利,哈薩克斯坦總統希望更多中資企業到哈投資。

2016年2月5日,新華社發自阿拉木圖報道,哈薩克斯坦總統納紮爾巴耶夫4日在該國首都接見了中信集團、億贊普集團等中資企業代表,表示歡迎中企到哈投資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等計畫作出貢獻。

也是「一帶一路」重要節點之一的立陶宛,還是歐盟成員國,億贊普對接立陶宛央行也意味著對接了歐盟的清算系統。

即原本業界無名的億贊普,如何輕易戴上「一帶一路」的光環?並宣稱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乃至全球市場,做跨境交易平台,爭霸主地位?

來自官方企業信用信息公示資料(原文)顯示:2015年4月27日,招商局集團與億贊普集團聯合向張高麗副總理提交了《關於圍繞國家「一帶一路」戰略開發建設「絲路驛站」建議報告》,得到張高麗副總理的高度認可。

張高麗擔任組長的「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領導小組」,正式亮相於2015年2月1日。而「一帶一路」建設規劃頂層設計,提出時間是2014年11月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

檢視時間因素,招商局與億贊普在2015年4月的聯合報告,顯非一時半月之作;除此,2014年億贊普能夠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錢寶),而這家公司還正好擁有首批跨境支付試點資格,就這可以合理質疑,億贊普不僅有「內線」還有「天線」。

在「億贊普重慶興衰」這篇報道中,已經描述億贊普是「一個特殊政商關係下的畸形企業樣本」,並追問:誰創辦了億贊普?誰是羅峰?誰是黃蘇支?他們公開資料寥寥無幾,他們是兼具技術和創業天分的夢想家?還是走旁門邪道、想貪天之功的白手套?報道沒有給出任何答案。

從上述歷史新聞、官方資料和這次不及備載的其他資料,就「一帶一路」項目上,張高麗與億贊普之間,啟人疑竇。特別是2015年10月,億贊普暨錢寶公司董事長羅峰與重慶當局在渝北簽約儀式上,前國台辦副主任龔清概(今年4月一審被判15年)親臨站台見證。而龔清概在官場被看作是張高麗晉江幫,這就讓張高麗與億贊普的關係更加曖昧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