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網絡監管機構嚴懲了新浪、百度、騰訊等網絡巨頭。分析人士認為這個行動有三方面原因,除了繼續對江派媒體進行整肅之外,還要控制線上付款帶來的金融風險,再就是中共對民營企業的不放心。

北京市網信辦微信公眾號「網新北京」9月25日發佈消息稱,新浪微博存在「淫穢色情信息、宣揚民族仇恨信息及相關評論信息」;百度貼吧存在「淫穢色情信息、暴力恐怖信息帖文及相關評論信息」。北京市網信辦對新浪微博作出最高罰款處罰,對百度貼吧則從重罰款。

另據廣東網信辦消息,騰訊微信被指存在暴力恐怖、虛假信息、淫穢色情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社會秩序的信息,被處以最高罰款50萬元人民幣。

根據最新實施的網絡安全法,如果未能有效堵截違禁內容,網絡商最高可被罰款50萬元人民幣,或甚至吊銷其商業執照。

當局在今年8月開始對這三家社交平台進行調查,因為當局指他們涉嫌散播危害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的內容。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本周一強調:「互聯網並非法外之地。」

中共十九大前,這三大網絡巨頭突遭嚴懲,其背後是否有甚麼因由?

分析認為新實施的《網絡安全法》凸顯中共在十九大前加強對互聯網監管的力度。(Getty Images)
分析認為新實施的《網絡安全法》凸顯中共在十九大前加強對互聯網監管的力度。(Getty Images)

對江派媒體進行整肅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新浪、百度、騰訊這些科技集團,過去通過實行自我審查和發展與政府的關係,避免了更為嚴厲的監管干預。但是自從手機遊戲《王者榮耀》引起風波以來,該行業看到了越來越多的警示信號。

習近平正在嚴格管制網上內容,關閉了數十家流媒體公司,此舉被視為其鞏固權力的手段。互聯網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則認為,這次清洗可能是對江派媒體進行整肅。

古河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新浪網這些媒體,過去都是江澤民這個派系的人在掌控,反映出的內容都是由他們掌控的。自從習近平上台以後,對網絡進行整治,這是遲早的事。」

他認為,習近平通過網絡管理,進一步把管理權收歸己有,以便更好地掌控輿論,特別在十九大前夕對上述媒體進行整肅。

早前,《大紀元》曾報道,薄熙來和周永康暗中收買了百度搜索引擎,薄、周為了製造輿論,以趕走谷歌為誘餌,讓百度幫忙釋放攻擊習近平、胡錦濤的文章。

加大金融監控 中共憂逃稅洗錢

《金融時報》報道稱,北京方面加大對本土企業的關注,反映了它對經濟和資本外流的擔憂,中國的外匯儲備在2014年6月到2017年1月之間下降了1萬億美元,這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針對支付體系的新規則。

報道引述曾管理谷歌在華業務、如今執掌風險投資公司創新工場(Sinovation Ventures)的李開復的話說,中國迅速崛起的在線支付行業意味著,北京方面失去了輕易追蹤資金流動的能力,這引發了對逃稅和洗錢的擔心。

中國大陸普遍使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進行線上交易,這兩個系統分別屬於阿里巴巴和騰訊運營的移動支付系統,這讓包括中國銀行在內的幾家國有銀行的資金大幅減少。

諮詢公司China Channel的布倫南(Matthew Brennan)表示:「它們(線上支付系統)正在削弱國有銀行部門,並且速度非常快,這可能導致不穩定⋯⋯太多顛覆同時出現可能溢出,導致不安定。因此他們可能認為需要剪去一些它們的羽翼。」

中共對民營企業崛起不放心

中國問題獨立評論員李善鑒則認為,中共對民營企業的崛起不放心。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一方面希望民營企業能夠快速地發展,能夠帶來就業,解決它的一些問題。另外一方面,這個民營企業的發展會讓中共覺得自己對整個經濟失去控制,也讓中共自身感覺不安全。」

其實這些民營企業跟中共的高官有著千絲萬縷的檯底交易。即使這樣,中共也不覺得這些企業是安全的。

李善鑒表示,中共一直控制著國家所有的資源,包括所謂的民營企業,一旦它覺得不能控制這些民營企業或者資源面臨崩潰時,它就會毫不猶豫地對這些民營企業進行掠奪。所以說在中共的這種環境下,很難出現真正的私營企業,而這些即使不純粹的私營企業,在中共這個環境裏也永遠是不安全的。

《金融時報》報道稱,幾家科技公司在與政府談判近一年後,同意向國有固網電信運營商中國聯通(China Unicom)投資120億美元。

一位該交易的參與者表示,在出了這筆錢後,這些公司很快便表示,它們是被迫為國家服務的。另一位參與者說,這更像一個相關企業無法拒絕的報價。「你不能說『不』,但你能限制自己不得不說『是』的次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