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三(9月13日),新西蘭Newsroom新聞網和英國的金融時報同時發文,爆料新西蘭現任華裔議員楊健,隱瞞了十年在中共著名軍隊間諜學院學習和工作的經歷,並因此被新西蘭國家安全局調查了三年。

大紀元新西蘭報社記者因此採訪了前中共駐悉尼領館一秘陳用林先生。陳用林畢業於中國外交學院,曾在悉尼領事館負責政治及對海外華人統戰和監控等方面,對中共的間諜、統戰等活動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他對楊健事件進行了詳細的分析。

陳用林說,楊健的中共軍方背景無法否認,而中共軍校裏的學生和教職員工都是被中共徹底洗了腦的;新西蘭把這樣一個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人放進國家的要害部門來管理國家,造成國家安全隱患。新西蘭人必須要提高警惕,不要只看眼前利益。

楊健出身於中共間諜院校

陳用林說,洛陽外國語學院是軍隊系統的,今年2月改名叫中國軍隊戰略支援部隊信息工程大學外國語學院,就是中共軍方專門培養間諜的機構。

在中國參加過高考的人都知道,中共軍校都是優先特招,一入學就是參軍。楊健說自己在空軍工程學院是「文職官員」(civilian officer),好像在說自己是無軍銜的文職人員,是文官,和軍隊沒關係。其實軍事院校的學生,也叫國防生,一入學就是在服兵役,開始計入軍齡。楊健畢業於空軍工程學院,畢業時應該是中尉軍銜,後留校當老師,屬於部隊編制的現役人員。

洛陽外國語學院它本身就是一所培養間諜的學校。他在該校讀碩士,畢業後至少是上尉軍銜。

星期三,楊健在新西蘭主流電視上露面,沒有否認自己曾任教的學校是間諜學校,但聲稱自己只是教授英文,而且是「文職官員」。

陳用林說,中國軍隊引進「文職幹部」的概念和全國招聘始於2013年底,之前的軍事院校系統完全是軍隊管理。楊健拿AUSAID獎學金到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學深造,說明他留學是得到了中共的推薦。

在坎培拉期間,楊健擔任中共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為中共控制海外中國留學生效力,說明他得到了中共駐澳洲大使館的充份信任。而學聯是中共招募間諜的一個重要途徑。因此,媒體懷疑他就是中共的間諜,陳用林認為是合情合理的。

陳用林說,像楊健這種中共洗腦出來的人、軍隊裏出來的人,有很根深蒂固的中共的邏輯思維。中共軍隊的紀律是非常嚴厲的,凡事都要絕對服從,教育學生都是剛性的,都是一個服從的概念。所以像他這種人,從他的背景和講話上都能夠看得出來,他是一個死硬的共產黨份子。

儘管楊健表面上會隱藏自己,但是他骨子裏沒有可能變成西方政治家──具有人文主義情懷、人權至上,所以他從思想、精神或者說是價值觀上來講,根本就不具備作為國會議員的資格。

神奇的募集資金能力

楊健被新西蘭國家黨吸收,據信關鍵原因是他能籌募資金,主流媒體曾報道,他組織一次晚餐,就能籌募資金20萬元,這在新西蘭這樣的小國,已經很不得了了。

另據當地華文媒體報道,今年楊健為國家黨籌集大選資金,籌資晚宴一次就擺了65桌,共650華人,每人2000元飯錢,一次籌款就高達130萬元。主流媒體借用反對黨的話,說國家黨把華人社區當作自己的「提款機」,看來不是虛言。

陳用林說,澳洲這裏也有好多親共候選人,他們籌款很容易籌,一個是因為中共背景的統促會的人捧場,還有親共的富商,所以很多親共的候選人被推出來。

「引進中方企業 損害新西蘭國家利益」

楊健也經常出現在主流媒體的報道裏面,比如伊利在新西蘭興建奶粉加工廠、首創集團、蒙牛、上海鵬欣在新西蘭購買牧場、建廠等等,他都會以官方身份露臉。楊健自己也不否認,像蒙牛和伊利這種中國的大企業以及一些國企和央企,都是他從中國拉到新西蘭來的。

陳用林說,新西蘭本身就是一個以畜牧業為主的國家,允許中共來新西蘭大批量地收購牧場、買地,這本身就是在以殺雞取卵的方式管理國家,這對新西蘭的長遠國家利益會造成嚴重損害。

對於楊健的邏輯──說新西蘭沒錢,他把中國的錢帶進來,這是在改善本地經濟──陳用林說,土地是新西蘭的根本,新西蘭是以農牧業為主,你把新西蘭的土地賣光了,新西蘭還剩甚麼東西啦?經濟上完全被中共掌控了,這是為新西蘭好嗎?一點都沒看出來。

中共金錢開道進行滲透 西方需警惕

陳用林說,新西蘭人真的得警惕了。因為中共勢力拿金錢開道,所向披靡。楊健這種人能夠當上國會議員,就是因為背後有金錢支持。中共的這種金錢開道非常厲害。

像楊健這種人能夠滲透到新西蘭核心機構裏去,對中共掌控新西蘭是有利的。他本人公開地為中共說話、傾向於中共當局,那種做事的方式,包括引進中國的大批國企,瘋狂購買新西蘭的牧場和土地,整個要把新西蘭變成中國的農牧業基地。

陳用林說,新西蘭把來自中國的一個間諜疑犯,安置到一個國家重要的、能夠了解國家核心機密的位置上,這怎麼能說是為了新西蘭國家利益,這不很荒唐嗎?這說明中共的金錢開道對西方國家的滲透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程度了,已經威脅到新西蘭國家的民主制度,動搖了新西蘭的社會基石。居然允許一個外國勢力的代表或者是疑犯,來管理國家,那對新西蘭的將來真是一個災難。

自從幾個月前澳洲媒體大量報道中共對澳洲政界的滲透之後,現在澳洲兩大黨都已有所收斂,開始與中共勢力保持距離。

當代中共與30年代的納粹政權驚人相似

陳用林說,自從蘇聯解體後,西方認為冷戰結束了,實際上,中共對西方國家的意識形態的戰爭,從來都沒有停止過。這些年中共藉全球化形式獲得經濟發展後,又開始用金錢開道,對各國的政治制度進行破壞,擴大中共的影響,對全世界進行擴張和滲透。

陳用林認為,中共目前的現狀,跟19世紀30年代德國希特勒政權有驚人相似之處,對外有很強的侵略性,軍事上四處擴張,花大錢搞大外宣;對內又大打種族牌,製造恐怖高壓,迫害異己,花大錢養武警來鎮壓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