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萬達突發的一致減資和連續出售重大資產行為,外界眾說紛紜。有說王健林是學李嘉誠「逃離」房地產,有說萬達在中共的風險排查下急著降低負債率,還有指萬達資金緊張被迫出售資產。 實際上萬達的背後隱藏著三重壓力,處置相關資產或許是王健林不得不為的舉措。第一重壓力是習近平改變鄧小平、江澤民掌權以來的政商格局;第二重壓力是習陣營打擊江派所帶來的金融反腐大地震;第三重壓力是金融去槓桿。本文先介紹第一重壓力,其餘兩重壓力由後文介紹。

第一重壓力:習改鄧江掌權以來政商格局。

多家媒體報道稱,從首富王健林最近所處的形勢來看,中共有意在整頓改革開放以來的政商格局。《華爾街日報》指,中共日前的反腐運動開始聚焦政商勾結。

由鄧小平改革開放迄今已持續近30年的中國式政商關係,似乎到了一個轉折點。習近平上台後,在展開反腐運動的同時,也試圖改變這種腐敗到骨髓的官商勾結政商關係。

習近平提出的是以「親」和「清」為內容的新型政商關係。按照中共自己的話說,所謂「親」,就是要「坦蕩真誠同民營企業接觸交往」;所謂「清」,就是「同民營企業家的關係要清白,不能以權謀私,不能搞權錢交易」。

鄧、江掌權以來的政商關係使得在中國大陸,想要獲得利益,就無法規避與政治的關聯,官員無論職位大小都可以影響到商人獲利的多寡。

在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6月被抓事件的敏感時刻,6月20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在一篇短文中,引述了習近平有關要警惕「權力遊戲」的論述,釋放了整肅政商關係的信號。

習近平說:「每一個權力中心的周邊,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團。這些人因為接近權力中心,得以壟斷資源,獲得巨大的利益。他們可能是權貴階層,也可能是『白手套』,他們遊走在邊緣,與權力完成合謀」。

「每一個貪腐案件中,官員的身邊莫不聚集了一批『近權力的樓台先得利益』的商人。權錢交易,是貪腐永恆的話題。規制權力始終是中國社會的一個難題。」

北京政治觀察人士認為,聯繫大陸近期對金融領域的整頓,中共官媒刊登習近平的上述引述,顯然在釋放欲整肅政商關係和圍獵不法官商的信號,其中也不乏敲山震虎的味道。

《紐約時報》在一篇題為《萬達帝國王健林:遊刃於商業與權貴之間》的文章中說,大連萬達曾經名不見經傳,但後來能發展成為首屈一指的全國特大型企業與各路中共權貴鼎立支持密不可分,包括五年前落馬的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時任政治局委員的賈慶林和王兆國。

《紐約時報》的另一篇報道揭露了萬達與「明天系」金融大鱷肖建華有關係。文件顯示,肖建華的生意夥伴既參與了萬達2014年在香港上市之前的籌備過程,也參與了萬達在不到兩年後的私有化。

本報早前獲得接近中南海人士的消息說,今年6月被抓的吳小暉和年初被帶回大陸的肖建華,都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他們的作用是幫江派官員向海外走私、洗錢。

各種跡象表明,在習陣營力圖打擊權貴勢力並將反腐矛頭指向政商勾結後,萬達、安邦等背後的政治勢力或許真的不靈了。著名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撰文說,吳小暉的鄧府孫駙馬身份、王健林的高層人脈,相比中共政權穩定,這道護身符的保護力顯得相對不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