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據海外自媒體透露,中共四中全會前,前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李長春和前政治局委員劉奇葆的家人被抓,大連萬達集團老闆王健林被關進去2個月。該消息應該來自手頭掌握中共高層諸多秘密的海外富商郭文貴,由於近兩三年上述三人不妙的消息一再釋出,所以此一消息並非空穴來風。

別的先不說,劉雲山、李長春兩大家族攫取的巨額利益就夠中紀委立案的。李長春的女兒李彤被曝利用私募基金發財自肥,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在金融領域、在礦產領域同樣賺了不少,他還是2015年意在逼宮的大陸股災的幕後推手。此外,劉、李二人都隸屬於江派集團,都曾主管文宣,習近平上台後,攪亂政局並對習「高級黑」、「低級紅」的背後都少不了他們的影子。劉雲山父子還名列周、薄政變名單上。至於攀附劉雲山的原中宣部部長劉奇葆,早在2015年就傳出被中紀委調查的消息,其貪污受賄、涉及重大賄選案以及抹黑習,似乎都被高層掌握。

如果消息屬實,被抓或被控制的應是三人的子女或近親,按照中共「打虎」先從「老虎」的親信、家人開始,二劉和李長春也處於危旦中。

為何習近平選擇在四中全會前動手?一個主要的原因應該是防止新的政變出現。動劉雲山、李長春、劉奇葆的家人,極有可能是出於政治上的考慮,而貪腐並非主導因素,畢竟中共高官沒有人是乾淨的。習在中共十八大上台以來,多次在黨內反覆強調「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是一條根本的政治規矩」,要「牢固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等,原因就在於黨內暗流湧動,時時在掣肘習。尤其在如何應對中美貿易戰和香港民眾抗爭運動兩大問題上,中共黨內雜音不斷。

雜音的背後劉雲山、李長春大概也不曾缺席。香港《動向》雜誌2016年7月號曾報道,李長春在中共高層的「生活會」上承認,他在任職期間負有大的責任、大的過失,甚至是有「較嚴重瀆職」。不知其指的是其在河南期間,還是在中央主管文宣期間。

因為早在李長春在河南任一把手期間,就被河南省原省紀委四位委員控告至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會、中紀委乃至最高法院,原因是其嚴重瀆職,通過發展所謂的「血漿經濟」,造成數十萬人感染愛滋病並使疫情蔓延,一萬多人得不到治療或復發而死。其後,在江的庇護下,緊隨其迫害法輪功的李長春被江塞進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文宣,並由此利用手中掌控的輿論工具,大力詆毀法輪功,使得江的群體滅絕政策實施得更加瘋狂。

而同年,《動向》雜誌6月號披露劉雲山曾在當年3月政治局常委會組織生活會上,以及4月下旬的政治局組織生活會上做了「自我檢查」,但卻矢口否認自己有政治野心,否認自己在中共黨內搞派系活動等等,只是將問題歸納到個人思想質素與工作能力差等。這樣的「檢查」被指有狡辯之嫌。

據報,2015年,劉雲山就因諸多不守中共政治規矩和政治紀律的錯誤行為,在政治局常委會上遭到炮轟。比如,他在2015年北京9月3日閱兵之日時,趁習近平接待外賓之際,擅自改動習的安排,強行將江澤民、胡錦濤的站位安排在習近平的身邊。比如他曾擅自安排江派多名退休常委擬在中共中央機關雜誌《求是》上發表文章,在被時任中辦主任的栗戰書發現上報到政治局常委會後,被取消。再如他一再「高級黑」習近平,等等。而2016年被中共判處死緩的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也與劉雲山關係密切。

這樣的李長春、劉雲山,在卸任後應該也沒有閒著,繼續「發揮餘熱」。中美貿易站、香港問題等,他們與其他江派大員做了哪些手腳,包括在海內外媒體上釋放混亂信息,攪亂政局,藉機逼迫習下台,大概中共高層都心知肚明。四中全會遲遲未召開,就是因為黨內的雜音未除。習甚至在「十一」閱兵剛剛落幕就傳遞出要「防止禍起蕭牆」的信號。

如今,四中全會剛落幕就傳出了劉雲山、李長春、劉奇葆家人被抓的消息,或許這就是習為防止禍起蕭牆、保證四中全會可以召開的重要措施之一。這也間接證明劉、李二人確實在製造雜音方面發揮了不小的作用。將他們的家人控制,就是在威懾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那麼下一步,習是否在震懾之後會公開抓捕劉、李和劉奇葆,並藉機清洗江派在文宣口的影響力?毋庸置疑,他們的罪證是顯而易見的,抓捕他們也完全在一念間。雖然抓捕他們後在中共黨內、中國內部引發的震盪將可能遠超周永康、薄熙來,而且抓不抓其背後的主子江澤民,也將再次擺在中共高層面前,但這極有可能是習近平實踐「直搗黃龍」最後的機會。

目前,從習的講話和四中全會公報看,中共仍將繼續走與普世價值背道而馳的「死路」,繼續堅持中共的一黨專制,繼續鉗制中國人的自由和民主。在這種情況下,習出於防止禍起蕭牆的目的而拿下江派大員家人,甚至江派大員,極有可能觸發中共政局在戛然間發生變化,而這樣的變化極有可能將成為解體中共的助力,並改變中南海高層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