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家在緬甸發現一億年之久的花朵琥珀,其中保存得完好無缺的7枝遠古花朵再次說明進化論的錯誤。

俄勒岡州立大學的科學家表示,雖然這些花有3.4~5毫米大小,需要在顯微鏡下才能看清,但是它們來自一億年前的白堊紀恐龍年代,具有重大意義。

科學家經過仔細觀察,驚奇地發現其花朵結構保存極為完好。該大學的博因納教授(George Poinar Jr.)表示,這些花看起來像是從花園中新摘的一樣。

據每日科學近日報道,博因納教授甚至聯想這些花朵琥珀的形成過程:「可能是恐龍碰到樹枝,這些花兒被撞落,之後掉入南洋杉樹皮上的樹脂沉積物之中,最後逐漸變成琥珀」。

這些花雖然小,但是栩栩如生。可見其形狀和結構與現在的花極其相似。(學術期刊《Palaeodiversity》網頁擷圖)
這些花雖然小,但是栩栩如生。可見其形狀和結構與現在的花極其相似。(學術期刊《Palaeodiversity》網頁擷圖)

科學家根據花的形狀特徵,使用希臘文的五(Penta)和翅膀(Pteron)將其命名為Tropidogyne pentaptera,因為這些極其久遠年前的花朵每枝都有5片完全展開的花萼。

他們觀察到「這些花有紫色花瓣、花蜜盤、子房、細長的花柱、雄蕊」等等結構。該論文報告發表於近期的古生物學雜誌《Palaeodiversity》。

可見展開的花萼及雄蕊。(學術期刊《Palaeodiversity》網頁擷圖)
可見展開的花萼及雄蕊。(學術期刊《Palaeodiversity》網頁擷圖)

一億年前花的結構與現在的相差無幾。(學術期刊《Palaeodiversity》網頁擷圖)
一億年前花的結構與現在的相差無幾。(學術期刊《Palaeodiversity》網頁擷圖)

也就是說,這些一億年前的花與地球現在的花具有非常相似的外形與結構特點。令人深思的是,科學家無法根據進化論解釋其原因,也無法來推測其來源和產生的時間。

目前,進化論者仍然和一百年前的達爾文一樣,無法找到所謂「自然選擇」而構想的開花或不開花植物過渡中間型物種的化石。

尤其是,化石表明這些植物物種在億萬年前與其它動物一樣突然出現。

如琥珀中保留的各種昆蟲標本,一億年前的螞蟻、蒼蠅等等形狀結構至今沒有明顯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