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成習近平對中共軍委這個「大腦」進行全面重組的,除了十九大高層激鬥帶來的外部推力外,很大一個因素是現在的軍委高層已出現了一個很明顯的問題——「一碗水端不平」。

原來的四總部,總參和總政是一個層級的,比正大軍區級還高半格,主官為軍委委員,副職為正大軍區職;而總後和總裝又是一個層級的,是正大軍區級,但軍事主官高配軍委委員。這碗水基本上只是「略有落差」。

但是現在軍委變成15個職能部門後,出現了「一廳六部三委五直屬機關」。原本只是有兩層的「水位」現在變成了有四層之多。

由四總部延續而來的聯合參謀部、政治工作部、後勤保障部、裝備發展部,因為主官是軍委委員,所以處於第一梯隊;軍委辦公廳和軍委紀委的主官均為正戰區職,處於第二梯隊;訓練管理部、國防動員部、政法委、科技委主官是副戰區職,屬於第三梯隊;而五個直屬機構中,雖然改革和編制辦公室由軍辦主任兼一把手,地位有點特殊,但其與戰略規劃辦公室、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審計署、機關事務管理總局本質都是一樣的,是正軍級單位,屬於第四梯隊。

更複雜的是,這種層級差,還不是單純的六部>三委>直屬機關的關係,而是六部內部就分裂成兩級,訓練管理部和國防動員部甚至比另外四個部門低一整級,是副戰區職中將對應軍委委員。

在軍兵種層面,空軍、火箭軍司令是軍委委員,勢力更強的陸軍、海軍司令卻不是軍委委員。這樣的「不公」,時間一長,難保不生亂。

軍委辦公廳主任秦生祥雖然在今年初被晉升正戰區職,但這並不意味著,軍辦此前的正軍級架構(主官高配副戰區職)整體升格為正戰區級。軍辦此後如再不獲得「通令升級」,縱其位列六部之前,仍多少會有點壓不住場。

往下看遠點,在中共軍委直屬三大軍校層面,國防大學校長鄭和是正戰區職,政委吳傑明是副戰區職;國防科技大學校長鄧小剛是正軍職少將,政委劉念光是副戰區職中將,這樣的落差不但罕見,也實在讓鄧小剛「情何以堪」。

水端不平,固然是軍改的過渡操作所致,但對習來講,久則生變。消除落差,防止「潰壩」,早就是擺在習辦公桌上的一個大問題。

此前,習近平實際已經作出了一個削平落差的重要動作,就是把聯合參謀部和政治工作部的多名老資格副職將官(正戰區上將)都作退役處理,其中就包括江澤民安插在軍中的「監軍」賈廷安。僅剩的一名聯參部副參謀長乙曉光也傳將調中部戰區任職。

不難想見,一旦習近平啟動軍委大重組,由此引發的將不是一個單純的軍委委員改組問題,而是軍委從臨時架構向長期架構轉換的問題。只不過,「腦重組」有一個問題始終無法解決,就是「黨思想」早已固化其中。習的軍隊「腦改」,僅靠重組是遠遠不夠的,不把「黨思想」也剷除掉,事情就根本沒有真正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