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2日,官方一紙通告免去李剛的國僑辦副主任職務。通告沒有說明李剛被免的原因,也沒有公佈他的去向。

但有香港媒體引述消息稱,李剛因涉違嚴重問題而被連降數級,並即刻退休。李剛實際未達退休之齡,此番斷崖式降級加上「被退休」,對他所屬的利益集團、同一鏈條上的人來說已是一筆壞賬,也隨時有被買單的可能性。

李剛是在2016年7月由澳門中聯辦主任轉任國僑辦副主任,級別一樣但權力實轉虛,已經預告不妙。這裏值得回頭看的新聞是,據港媒報道,2016年9月,香港商人、新世界創辦人鄭裕彤病逝,發唁電的中共高官有賈慶林、張德江、天津書記李鴻忠,以及李剛。但從鄭裕彤病逝到出殯,未傳出俞正聲等習陣營任何高層致哀的消息。習、江陣營在鄭裕彤去世事件上的表現涇渭分明。

還有今年初,曾慶紅等江派權貴白手套肖建華落網,其掌控的「明天系」資本路線圖顯示,還涉及了一個文化機構「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以下簡稱文聯會),是由多名中港富豪於2014年12月成立,時任特首梁振英擔任榮譽贊助人,副會長之一即鄭裕彤之子新世界系主席鄭家純,肖建華在2015年加入擔任副會長。一個文聯會,盡顯李剛與鄭家純父子、肖建華等中港資本大鱷,以及特首梁振英交集的另一個圈圈。

李剛和梁振英關係密切,自然也是李剛2003年至2012年任香港中聯辦副主任,曾經喧囂一時而足以說明的新聞是梁振英版「我爸是李剛」(諷刺「官二代」的流行語)。據港媒報道,2012年10月初,香港南丫島撞船事件發生後,時任中聯辦副主任李剛高調接受傳媒訪問,並以「太上皇」姿態宣稱已要求廣東省派打撈船來港協助。向來強勢的梁振英甘淪陪襯人,這是因為李剛力捧他上台做特首,同時也是傳說中的「西環治港」正式由地下浮出地面。

李剛的官場貴人,也有舊聞可一目瞭然。2004年8月25日報道,文化部長孫家正、鄧家三姐妹抵港出席「鄧小平誕辰一百周年展覽」,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副主任李剛、中華文化城董事長曾慶淮在機場貴賓室迎接。

曾慶淮隨著胞兄曾慶紅在六四事件後得勢,於1980年代末期進入文化部。李剛在進入港澳系統之前,1993年至2001年在文化部工作,擔任過由孫家正兼任會長的「中國對外文化交流協會」的秘書長。2003年李剛到香港中聯辦,由曾慶紅人事拍板協助港澳辦主任廖暉。

廖暉在1983至1997掌國僑辦,1997至2008掌港澳辦,他與曾慶淮二人被指是曾慶紅控制香港的兩大前台,為曾慶紅和江澤民收集港澳的情報、法輪功的動向。

新聞不厭回顧,2012年3月梁振英在當選翌日,急訪中聯辦「謝票」與一、二把手彭清華、李剛閉門會談超過一小時半,而梁振英離開時,亦獲彭清華及李剛親自送到大門乘車離去。只是不久後,彭李兩人也雙雙便被調職離港。

如今李剛被降級被退休,與他關聯的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港澳辦、國僑辦的老上級廖暉,文化部老上級孫家正、曾慶淮,以及這些人的後台曾慶紅,乃至曾慶紅後面的江澤民,現在緊張的並非李剛是否終究被查,而是在今年秋天召開的會議之前,他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拿到結賬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