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潔夫是以私人身份講話,並不能代表政府」,其所聲稱的器官移植改革是個謊言——總部位於華盛頓DC的「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簡稱DAFOH)的執行董事托斯頓.泰瑞(Torsten Trey)醫生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如此表示。

黃潔夫近日在雲南昆明舉行的中國器官移植醫師年會上宣稱器官移植改革成功,並「邀請」部份國際醫學人士與會,以圖洗白中共器官移植系統,掩蓋其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真相。

黃潔夫不能代表中共官方立場

雖然頂著「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理事長」和「中國器官捐獻委員會」的頭銜,但是,「黃潔夫的話,對中共沒有約束力。黃潔夫並不能代表官方立場,他領導一個器官移植委員會,是一個基金會的主任」,DAFOH執行董事泰瑞醫生表示。

「在美國,有一個名為『UNOS』的器官和移植組織來協調器官移植系統,這是一個私人組織,不是政府機構。這個組織作為私人機構和政府簽訂合同。在美國,『UNOS』並不代表政府說話。」

即使要和行政職務掛上鉤,黃潔夫也只是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這個職務如同「明日黃花」,跟現任政府沒有關係,也不具備任何影響力。

黃潔夫的角色是一個沒有中共官方職位的器官移植代言人,「換而言之,中共不願意捲入進來,向世界解釋強摘囚犯器官的問題。而黃潔夫卻充當了這樣的角色。」泰瑞醫生說。

2006年,兩位證人安妮和皮特在美國爆料中共在遼寧瀋陽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引發國際關注中共器官黑幕和對中共的譴責浪潮。

黃潔夫一度以死刑犯為幌子來掩蓋和迴避中共摘取良心犯器官的問題。即使如此,也屢屢受挫。

2013年,黃潔夫在接受澳洲ABC記者的採訪時,被問到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問題的時候,黃的回答是:你們為甚麼要反對?意思是摘取死刑犯的器官存在甚麼問題。不過,幾天之後,黃潔夫又在一個會議上說,這種行為是不道德的,「他迅速改變了自己的立場」。

2015年春季,黃潔夫在接受幾家報紙採訪時說,死刑犯被視為公民,有權自願捐獻器官;但是,幾個月後,黃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又改口說,他之前的說法只是「哲學性質」上的。

泰瑞醫生說:「從他的言論上來看,他就像是變色龍。他似乎在說任何需要說的話,這是非常不可信的。」

「一方面,中共聲稱改革,不再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另一方面,是在法律上是矛盾的:1984年,中國批准摘取行刑犯人的器官,而我們知道這個1984年的條款沒有被廢除,在法律上是有效的;摘取死刑犯的器官是被允許的。」

2014年10月底,黃潔夫在杭州舉行「2014中國器官移植大會」上聲稱,公民自願捐獻已成為中國器官移植的唯一來源,中國已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曾報道,2014年年底中共宣佈將轉換到一個完全基於自願的器官捐贈系統⋯⋯這只是一個「語義上的把戲」。

醫學雜誌《英國醫學期刊》也表示,這份杭州公告沒有法律效力。

中國器官移植和捐獻系統不透明、不可追溯、不可訪問

2006年中共器官黑幕引爆後,包括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在內的多位國際獨立人士申請中國簽證,希望前往調查,但是一概遭到拒絕。這本身說明了甚麼呢?

泰瑞醫生說,「世界衛生組織(WHO)對器官移植系統指導原則包括透明性和可追溯性的要求。」

「為了評估器官移植和捐獻系統是否符合世界衛生組織的規範,必須保證在任何時候,獨立調查員能夠對器官的來源、親屬、器官捐獻人的死因,是否在自由和知情的情況下簽署的自願同意書等方面提出問詢。這是所有西方國家的慣例。在中國,我們看到的卻恰恰相反。」

「中共阻止訪問器官移植系統數據庫。香港有一個器官登記處,向公眾開放。幾年前,他們阻止公眾訪問,現在也不能訪問。所以,沒有人能看到他們做了多少器官移植手術。」

「為了模糊器官移植系統的可追溯性,中國啟動了電腦化的器官分配系統,使得追蹤誰是器官捐獻人變得困難。」

「通常來說,由於存在隱私保護,器官移植系統不向公眾開放,但是醫生可以訪問。但是在中國,只有被預選的醫生能進入系統,而調查人員不允許訪問。」

少數西方醫生被中共收買?

8月3日-5日的昆明大會期間,少數受邀與會的外國醫生,也被邀請參觀器官移植中心。

泰瑞醫生認為,「被邀請和參觀中國移植中心的只是多年來撰寫『親共』模式文章的那些醫生。那些遵循中共審查制度的公司和醫生才獲許進入中國。」

美國資深國會議員曾公開質疑部份國際移植機構和醫生是否和中共存在不能見光的交易。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前主席、哈佛醫學院外科教授弗朗西斯.德爾莫尼科(Francis L. Delmonico)就是其中之一。

在2016年6月舉行的一個聽證會上,資深國會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特別向他提問:「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領導層的成員和中國大陸的醫藥公司或其它機構是否存在任何經濟利益或商業關係?」

德爾莫尼科回應說:「我去中國的旅行是由中國的一個基金會付款的。」 德爾莫尼科教授所提到的基金會就是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黃潔夫擔任該基金會的理事長和法人代表。

據悉,此次昆明年會,黃潔夫邀請了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伊斯坦堡宣言監管組織(DICG)、梵蒂岡教宗科學院(PAS)、世界衛生組織(WHO)等機構和個人。

泰瑞醫生建議與會的西方醫生和醫療機構,「首先要考慮受害者」。

「你們為甚麼不問問,為何這麼多身體健康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時不經同意就被驗血?」

「如果器官以非道德的方式獲得,捐獻人的生命受到傷害,甚至被殺害,那麼這違反了醫學的使命。」

中國醫生會自動停止強摘器官嗎?

去年,國際權威學術期刊《肝臟移植》雜誌終身禁止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鄭樹森的論文,他的論文也曾被香港的國際器官移植大會拒絕。但是鄭樹森依然擔任這次昆明器官移植醫師年會的主持人。鄭樹森同時是浙江省反X教協會副理事長,編寫過大量詆譭構陷法輪功的虛假宣傳材料,對在校學生進行洗腦。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中心原則的性命雙修功法,1992年在中國長春傳出,廣受歡迎,修煉者日眾。官方統計數字顯示,法輪功學員超過了共產黨黨員人數。1999年7月20日,中共下令對其發動滅絕性的迫害。

從2000年開始,中國各大醫院的器官移植案例出現指數級增長。2000年正是中共剛剛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法輪功學員不僅成為中共監獄的最主要人群,而且是被活摘器官的主要目標。

因為意識形態不同,促使中共下令消滅法輪功。而中國整個醫療系統的大規模屠殺能夠一直持續,其背後還有一個重要的驅動因素——巨額利潤。

黃潔夫2005年年末在接受大陸《財經》雜誌專訪時也曾表示:「器官移植有成為醫院掙錢工具的趨勢。」

解放軍309醫院網站如是介紹:「近年來,(器官移植)中心作為醫院的重點效益科室醫療毛收入由2006年0.3億元增漲至2010年2.3億元,5年增長近8倍。」

泰瑞醫生還表示,中國的器官移植界存在一個奇怪的現象。

「在西方社會,器官移植醫生不會賺取任何器官的費用,只是賺取手術費。在中國,存在『器官費』,醫生收取器官費;他們盜取囚犯的器官,而在4-12小時的手術時間裏賺到巨額資金!」

「一些醫生告訴我,在過去10-20年間,一些中國醫生對器官移植帶來的『快錢』成癮,不願轉換到使用不能獲得『快錢』的真正的器官捐獻系統。試想一下,這樣的『癮好』能在短時間內停止嗎? 他們看起來已騎虎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