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新界王之稱的前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於23日凌晨在家安祥離世,享年八十歲。他的去世震撼性,蓋過來去匆匆的八號颱風洛奇,成為香港昨日多份報章的頭條,廣受關注。作為新界勢力的代表人物,劉皇發的一生,從中英聯合聲明到九七主權移交,見證了香港歷史多件大事,晚年和親共第一大黨民建聯、中聯辦和前特首梁振英的關係轉趨疏遠,2015年政改方案因「等埋發叔」而甩轆一幕,令他黯然淡出政壇,充滿了曲折。他的離世,象徵新界一個時代的終結,未來新界勢力如何洗牌,是港人關注的大事,本報將系列探討和報道。

新界是除九龍、港島之外的香港三大地區之一,但佔據土地多達近九成,香港逾一半人口均居住在新界。新界人一直被指享有特權,1898年6月9日,英國政府與清政府租借新界地區99年,英國政府引據《大清律例》,容許新界18歲男居民與生俱來享有土地,即有建屋權利,俗稱「丁權」。而這一條例成功過渡到九七之後,劉皇發功不可沒。

劉皇發以80歲高齡,病逝在屯門青山灣天祐居的家中。儘管他曾以月租近24萬,租住九龍塘一個獨立屋,但兩年前淡出政壇後,他就長期休養屯門家族大宅內,與他出生以及發跡的屯門龍鼓灘比鄰,他的一生也和新界分不開。

成功爭取基本法40條 成中共統戰對象

在前任新界鄉議局主席陳日新的支持下,出身貧窮的劉皇發,早在24歲已當選村代表。之後在鄉事派支持下,仕途一路青雲,八十年代由「新界」走入政界,擔任屯門區議會主席。1985年晉身當時的立法局,當年獲中共委任為基本法起草委員,先後擔任港事顧問、特區籌委會成員等。

新界人津津樂道的是,劉皇發單槍匹馬、據理力爭將保護新界原居民「合法傳統權益」的條文,寫入《基本法》第四十條。這也是他備受新界人尊崇的原因,而他的雕像也豎立在鄉議局內。甚至2004至2015年間,車公廟預測香港運程的籤文都由他代表抽出,其政治影響力可見一斑。

「劉皇發等於《基本法》第四十條。」前港澳辦副主任、草委會秘書處負責人陳佐洱曾笑言,指劉少發言,唯一對《基本法》四十條肉緊。劉並親自邀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漢斌等,率大陸委員到新界考察及交流,制定一條法律保障新界人權利。

九七前:最大統戰對象

對於劉皇發何以有通天的本事,成功爭取到《基本法》第四十條,熟悉香港政情、資深時事評論員林保華表示,中共因為要收回香港,要穩定香港的人心,所以要搞統戰,「劉皇發本身是新界的大地主、新界王,就變成是最大的統戰對象。」

當時最大的利益就是新界居民的丁權。林保華稱,當時香港人對中共很多疑慮,源於其臭名昭著的殺人史,中共就答應新界可以沿用舊時的條例享有丁權,也令新界成為世界唯一仍使用《大清律例》的特殊地區。

投桃報李的是,鄉議局第一個站出來支持香港主權移交。同時,中共在新界大量培植地下黨勢力,令新界成為中共的根據地之一。劉皇發亦長期和中共左派最大政黨──民建聯「稱兄道弟」,鄉議局勢力一直為民建聯候選人「抬轎」,支持其加入議會和區議會。

近年與中聯辦民建聯不和

不過,一生為新界人爭取利益的劉皇發,亦難脫中共對新界的分化政策,晚年與親共第一大黨民建聯、中聯辦及前特首梁振英的關係日漸疏離。

特別是有中共地下黨之稱的梁振英上台以後,梁動用大量新界黑社會勢力為其站台,其管治因此被稱為黑幫亂港。新界勢力受到中共分化,而代表傳統勢力的鄉議局不滿中共插手新界事務,甚至傳出組黨,抗衡梁振英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