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皇發與建制派的芥蒂,從2015年6月建制派鬧出「等埋發叔」烏龍事件、令政改方案以8比28大比數否決中顯露端倪。同年年底區議會選舉後,鄉事派被傳媒發現與當選的民主黨議員鄺俊宇、黃偉賢及自由黨周永勤等夜會,計劃在隔日的元朗區議會主席選舉聯手推舉親鄉事的沈豪傑,力阻爭取連任的民建聯梁志祥。

「等埋發叔」後 鄉事派民建聯矛盾表面化

沈豪傑最終以22票對18票擊敗梁志祥當選主席。而梁志祥本身曾在2013年8月在梁振英到天水圍落區時號召新界黑幫到場挺梁、並追打示威者,被冠以「黑色梁粉」稱號。這次「倒民建聯」事件,令鄉事派與建制派的矛盾正式浮面。劉業強更在2016年1月曝光的鄉事「民情報告」,直接批評建制政黨獲鄉議局支持下進入議會後「撕毁共識」,無為原居民利益發聲,在關鍵時刻「背信棄義」。

2016年初,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提出組黨參選,代表原居民聲音,但政黨成立晚宴最終突然取消,組黨落空,外界盛傳正是中聯辦介入所致。

林保華分析,中共的本性是「利用完就拋」,傳統左派、土共勢力削弱,取而代之的是,梁振英為首的所謂香港「新中共勢力」。估計中共曾向劉皇發承諾的也不兌現,包括組黨等也受到中聯辦的阻撓,同時中聯辦也另外培植中共新界代理人如何君堯等,以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試圖取代劉皇發勢力,令劉皇發意興闌珊。

何君堯逼宮發叔 獲中聯辦支持

如2011年,屯門鄉事委員會在何君堯牽頭下,成功修章禁止有人連任三屆鄉委會主席,一手將1970年起就出任主席的劉皇發,從屯門老巢「拉下馬」。何其後又在劉皇發獲政府委任為屯門區議員後率眾示威,揚言要就劉當選一事提出司法覆核。

何去年當選立法會議員時,曾表示第一要感謝的是中聯辦。有傳聞指,中共培植何君堯的目標,是要取代劉皇發的兒子劉業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