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去年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四名議員的宣誓提出司法覆核和訴訟。高等法院星期五裁定四名議員的宣誓無效,四人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民主派議員失去在立法會的分組否決權。不過四位議員表明會上訴,民主派議員呼籲港人團結抵制中共政治打壓,維護一國兩制。

高等法院下午3時宣佈裁定,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四名議員宣誓無效,四人由2016年10月12日宣誓當天起計,全部失去議員資格,喪失議席。

四人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

對於劉小麗以慢速讀誓詞,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在書面判詞中,認為她的行為,清楚顯示並非真正和忠誠地作出承諾,無意傳達立法會誓詞的內容和承諾中所包含的意義。又指,她讀完誓詞後,隨即作出結束詞,認為她有意將其作為誓詞的一部份傳遞出去。

至於羅冠聰,法官認為他在讀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字時提高聲調,不符合相關的法律規定,認為此讀法客觀上是要表達出他質疑或不尊重中國作為香港合法主權國的地位。

姚松炎在誓詞中,加入「爭取真普選」等額外二十五個字的完整句子。法官認為他是有意做,違反了嚴格形式和內容規定。又指他第第二次再宣誓時,秘書已提出警告,但他仍然在誓詞完結後,隨即連貫地讀出額外字句,認為他是故意的,因此也裁定他喪失議席。

梁國雄宣誓時,右手拿著一把黃傘,叫喊口號和撕碎寫有信息的紙張,法官認為這些誇張的行徑與行為,顯然超出了莊嚴及尊重的合理範圍,不符合「莊重規定」,又指他宣誓前後叫喊口號,是試圖將一些額外的信息,作為宣誓的一部份,也不符合「嚴格形式和內容規定」。

財委會被迫取消

當法庭作出裁決時,四位議員正出席財委會。主席陳健波於三時十三分宣佈暫停會議三十分鐘。其餘民主派議員上前包圍4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並討論如何應對。復會後,陳健波宣佈四人不能出席會議,立法會秘書處要求4人於下午3時43分前,必須離開會議廳。梁國雄即帶領民主派大叫「人大釋法口恥」,陳隨即宣佈無法繼續會議,取消餘下會議,星期六復會。民主派議員在會議室內叫口號,表達對裁決不滿。

四人表明上訴 斥港府向港人宣戰

四名被喪失議席的議員聯同民主派議員召開記者會。(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四名被喪失議席的議員聯同民主派議員召開記者會。(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四名被喪失議席的議員聯同民主派議員召開記者會,他們高喊「人大釋法可恥、濫用司法可恥、選民付托不容抹殺、我要真普選、撤銷人大831決議、人民萬歲、民主萬歲」等口號。

泛民會議召集人、民主黨涂謹申指,今次裁決結果是特區政府向港人宣戰,他強調4名議員仍然是香港人的選擇,「特區利用釋法試圖改寫選舉結果,粗暴剝奪香港人的選擇,民意是很清楚的,多數香港人在選舉中選擇民主派議員,所以他們仍然是香港人的議員,仍然是香港人的選擇。」

社民連梁國雄批評政府用人大釋法,濫用司法程序改寫選舉結果,扼殺選民對當選議員的付托,是任何民主文明區域不會發生。(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社民連梁國雄批評政府用人大釋法,濫用司法程序改寫選舉結果,扼殺選民對當選議員的付托,是任何民主文明區域不會發生。(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社民連梁國雄表明4人會上訴,他指,聯同之前的游、梁二人,經過人大釋法至司法覆核,至今有6名議員被撤銷資格,全是民主派,他批評政府用人大釋法,濫用司法程序改寫選舉結果,扼殺選民對當選議員的付托,是任何民主文明區域不會發生。

他直言無悔在議會內監察政府,阻止政府的苛政,但今次令選民委托議員監察小圈子政府功能己喪失,這是每一位港人絕對不能容忍的。由於議席減少,未來民主派抵擋23條立法及對付官商鄉黑等問題更加吃力。他並預告四人已有準備在補選時為香港人發聲:「香港人,補選等住你!」

羅冠聰表示,民主派是一個整體行使關鍵否決權力,今次判決,超過六分之一地區直選議員被取消資格,失去地區直選的關鍵否決權。(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羅冠聰表示,民主派是一個整體行使關鍵否決權力,今次判決,超過六分之一地區直選議員被取消資格,失去地區直選的關鍵否決權。(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羅冠聰表示,民主派是一個整體行使關鍵否決權力,今次判決,超過六分之一地區直選議員被取消資格,失去地區直選的關鍵否決權:「很可惜在政權打壓下,我們有超過六分之一的地區直選議席被褫奪資格,而恰恰都是民主派或非建制派朋友,我們損失的是地區直選關鍵否決權,大家都很清楚,政府是把法庭放上枱,將他們政治的決定,強加予現在法治身上,破壞法治。」他寄語香港人要繼爭取民主。

劉小麗也認為褫奪議員資格,是政府為了推行具爭議議題鋪路:「其實就是鋪排未來『一地兩檢』、《基本法》二十三條,他們透過釋法來立法,清晰可見。香港人、其實是整個城市都面對嚴峻處境,我們不能輕視今日對香港人的意義。」她寄語其他泛民繼續為港人謀福祉。

姚松炎則認為,民主派議員運用監察政府的權力,令政府懼怕民主派的議員,因此要千方百計取消議員資格,「政府愈邪惡,市民愈更力要努力」。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批評政府以法律手段去褫奪民選議員的權力和權利,市民不會服氣。又說,宣誓內容是政治表態,但政府卻剝奪政治表達的空間,是赤裸裸的向社會及民選議會宣戰。他擔憂民主派失去否決權後,很快要面對議事規則的改變,是進一步收窄在議事堂上面議員的發言權利和空間。他呼籲港人團結抵制中共:「大家都要清楚明白到,如果議會上面的政治平衡失去的時候,特區政府、中共就可以予取予攜,如果予取予攜一定會影響到「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實施。」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感謝四位議員優越的議政質素,感謝他們毫不吝嗇地支援整個民主派。他直言,不能夠完全認同法庭在法理上面的推論,「這單案件是上屆政府要與民為敵,行政立法關係,因為這樣,已經去到一個無可挽回的地步。今次的DQ,也都間接地DQ了12萬7千位投了票給幾位議員的香港人。他們的選擇。」

他指,林鄭若有心改善行政立法關係,希望她慎重考慮如果有任何人,將來上訴的話,他們是否行使他們抗辯的權利:「去釋《基本法》104條,是粗疏的,違反法理,不按程序,違背了一國兩制的精神。在現有的法律制度底下,法庭建基於這個人大釋法所做的判決,也都必然和《基本法》的精神向違背。」

民主派失去否決權

今次是立法會史上面對行政機關最嚴重的衝擊,由於之前由於梁頌恆、游惠禎的議席空缺尚未有補選,四名議員被撤銷資格後,民主派在地區直選減至14,比建制派的16席少,令民主派立即喪失在議會內「分組點票」中,地區直選一組的優勢。即是「分組點票」兩組均由建制派主導。

另外,在重大法案,例如政改方案,《基本法》訂明須獲全體議員三分之二支持,這個總數會以七十名議員去計,無論多少人被取消資格,依然要四十七票才可通過,二十四票才足以否決。隨著六名議員先後失去議席,民主派目前只是手握二十三票。

晚上8時,民主派在公民廣場舉行「香港人反DQ集會」,抗議政府政治迫害,捍衛立法會,繼續民主路。

民主派晚上8時在公民廣場舉行「香港人反DQ集會」,抗議政府政治迫害,捍衛立法會,繼續民主路。(蔡雯文/大紀元)
民主派晚上8時在公民廣場舉行「香港人反DQ集會」,抗議政府政治迫害,捍衛立法會,繼續民主路。(蔡雯文/大紀元)

民主派晚上8時在公民廣場舉行「香港人反DQ集會」,抗議政府政治迫害,捍衛立法會,繼續民主路。(蔡雯文/大紀元)
民主派晚上8時在公民廣場舉行「香港人反DQ集會」,抗議政府政治迫害,捍衛立法會,繼續民主路。(蔡雯文/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