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君彥表示,立法會行管會決定向被撤銷議員資格的4人追討薪津等款項,介乎270萬至310萬元。(蔡雯文/大紀元)
梁君彥表示,立法會行管會決定向被撤銷議員資格的4人追討薪津等款項,介乎270萬至310萬元。(蔡雯文/大紀元)

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早前被法庭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昨日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決定向4人追討薪津等款項,介乎270萬至310萬元。他們批評當局政治打壓,呼籲市民周日(12月3日)上街遊行抗中共威權統治。

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昨日上午召開特別會議,身兼行管會主席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會後表示,行管會決定向被撤銷議員資格的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追討薪津等款項,介乎270萬至310萬元,「原訟庭的判決已說得很清楚,(2016年)10月12日(4 人)已不是立法會議員,根據釋法說明,若不是議員,不可享受議員待遇。」行管會要求4人在四星期內作回覆,之後行管會再作考慮。梁君彥並重申,根據本地法例,4人在被法院裁定取消議員資格前,於立法會內的投票均有效。

另外,行管會早前入稟區域法院,向另外兩名被撤銷議員資格的梁頌恒和游蕙禎,追討共186萬元薪津。梁君彥指還款期限已過,正交給律師跟進。

質疑令各人破產無法參選

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4人隨後在多位民主派議員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他們高叫「反對政治迫害,追討薪津可恥」口號。

羅冠聰批評追討薪津很荒謬,因為4人宣誓後直至被取消資格期間,議員和議辦職員都盡心盡力為巿民服務,過去付出的勞力和議員助理薪金不應被追回。他舉例一般打工仔一旦被炒,都不會被追討之前上班的薪津,不可能「有汗出、無糧出」,他認為被追究的應是當時判定4人宣誓有效的梁君彥。

羅冠聰強調,今次事件不是一般財務糾紛,而是來自北京的政治打壓,很明顯見到北京近月,或者是現在的路線都是對於進步民主派,對於民主派窮追猛打。「面對幾位被DQ的議員,追討我們的薪金,用財政、經濟的壓力,令我們沒有辦法繼續活在公民社會,要被嚇怕,這個絕對是北京的一個旨意。」

他又認為這是北京威權壓境下的新一輪戰線:「就是用財務、財政的壓力,令到大家卻步。」也就是官司治你不死,便讓你破產,令被DQ的議員因破產無法再參選:「所以這次是一個赤祼祼的政治打壓,這次所追討的不單止是錢,不單止是我們過去支付的薪金,更加可能是新一輪新的打壓戰線,以及過去我們累積了很多寶貴的付出,都可能因為這次而一併被抹殺,這個我們絕對不允許。」

羅冠聰並提到,現時有很多官司在進行,很多人因此而入獄:「不論是13+3,我們看到東北案以及公民廣場案,包括我以及幾位其他的朋友都是在我們民主派當中,是少壯、青壯派,是未來可以接棒參選的,都是相繼被判超過三個月的入獄。」

指做法等同搶奪知識產權

姚松炎指,梁君彥指4人過去9個月參與的立法會投票有效,卻要追討4人薪金,做法等同是「搶奪知識產權」,赤裸裸地反映今次是一次政治迫害:「這個就等於是搶奪知識產權,我們在9個月裏面所付出,不單止是努力,更加重要的是我們的研究成果,對議會作出決策上的重要一票,但是這些他們全部都想保留,這是明搶我們的知識產權。」

姚松炎也質疑政府透過政治打壓令他破產,日後無法再在功能組別參選:「如果要參選,我必須要有屬於該界別的專業牌照。但如果一旦破產,既在破產期間不能參選,破產期的五年期完結後,由於我也會失去專業牌照,是會終身不能再於專業界別參選。所以看到這種政治打壓,不只是短期,而是要終身禠奪市民的參選權。」他直言行管會要有賠償,否則等於明搶。

重申應追究梁君彥責任

梁國雄則質疑今次行管會做法是一個「凶兆」,特區政府希望加快上訴程序,令6個議席空缺一併補選。他並認為,政府首當其衝應該控告梁君彥,因為當日是梁君彥宣佈4人宣誓有效。梁國雄並強調身為議員不是普通的打工仔,4人是十多萬個選民透過選票選入議會工作,現在卻因中共人大釋法,又將香港普通法扭曲到有追溯力,踢走香港議員。

劉小麗則指,政府已不再用常理行事,做法既不合情亦不合理,呼籲港人要站出來,否則北京威權壓境的威脅只會更大,希望巿民為反對政府和行管會不合理的決定發聲,12月3日下午三時到灣仔修頓參加遊行抗議。

羅冠聰表示,4人暫時未收到行管會任何信件,會諮詢團隊和法律意見後,再作出統一回應。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指,4名議員獲立法會確認資格,及民意授權出任議員,在過去十個月履行議員的職責並審議很多議案獲得通過,他批評立法會行管會的決定十分荒謬,亦有違常理。

胡志偉並指4人是因為梁頌恆及游蕙禎的宣誓風波,在人大釋法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以秋後算賬方式,要求取消4人的議員資格,是政治打壓下的結果:「這是赤裸裸的政治打壓,行管會居然將四位同事在立法會主席同意宣誓就職成為立法會議員下,仍然要服從於政治打壓的手段。」他並指此事證明現今立法會很樂意成為行政機關的工具。胡志偉認為如要追究,應先行追究梁君彥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