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第五日後首次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面對前特首梁振英五年亂港的敗象,林鄭看來有意洗刷「梁振英2.0」的陰影。除了就梁遺留下的「爛攤子」——橫洲摸底黑幕、警方執法濫權、中聯辦干預內務及重啟政改等回應民主派質詢;又表態會修改梁振英時代的政策,包括改革中策組、就取消對沖方案再尋求共識等。連在立法會的站位和發表《施政報告》的時間也刻意與梁振英不同。林鄭又兌現競選承諾,落實增加50億元教育經常開支。民主派則作出溫和回應,但強調林鄭如無力阻止中共與中聯辦干預,施政新風格只是空談,將會聽其言、觀其行。

林鄭月娥昨日早上9時出席其上任後的首次立法會答問大會。進入會議廳後,她站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旁,有別於前特首梁振英站在主席台前。

她在開場發言談及過去幾年的內耗、鬥爭,劍拔弩張的情況,令她感到傷心;並指行政立法關係欠佳,令她感到擔心。她宣佈四項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的措施,包括與各黨派議員建立恆常的溝通機制;將發表《施政報告》的時間由梁振英時代的1月改回10月;增加特首出席立法會接受議員提問的頻率;以及要求所有政治問責官員多與立法會議員互動,官員拉票要親力親為,絕不假手於人。

公佈36億教育資助方案

林鄭月娥並宣佈,落實增加50億元教育經常開支,首批措施涉及36億元。包括資助在文憑試考到入讀大學最低要求的學生,每年3萬元,升讀自資院校學士學位課程,不須資產審查。中小學方面則擴展中小學教師編制,增加常額教席等。

林鄭在一個半小時的答問大會共回答12個提問,非建制派及建制派各6個提問。內容大都涉及前朝梁振英遺留的管治問題。

議員追問梁振英「爛攤子」

首先提出質詢的是香港眾志羅冠聰,他指自己身為最年青的議員,卻身受當局的政治暴力,企圖剝奪其議席。他又指近年警隊聲望下跌,七一當天社民連吳文遠更被傳媒拍到在警車上被警員毆打,追問林鄭如何減少警方濫權。林鄭回應時辯稱,看不到近日有濫權的情況,但表示市民若對警員表現不滿,應信任現有的投訴機制,又說任何部門都有改善空間。

朱凱廸則指元朗橫洲發展規劃黑幕重重,200多戶橫洲居民8月面臨迫遷,要求林鄭撥亂反正:「將錯的程序做對,在橫洲利用棕地建屋,同時原區重置倉地的產業,締造保留民居、維持倉地生計,同時增加公營房屋的三贏局面。」又呼籲林鄭到訪橫洲三村直接與居民會面,但林鄭只稱事件留待發展局處理。

議員促抗中共干預  林鄭拒立22條

民主黨涂謹申則指林鄭非港人選出,而是北京強力干預、操控的小圈子產生,追問林鄭作為「第一責任人」,能否承諾2022年有普選:「因為你曾經和梁振英失敗過一次,實施不到普選。如果2022年要實施普選,我相信你亦知道時間無多。」林鄭認為不能因政改而再次令香港內耗,故只能承諾建立重啟政改的有利條件,包括與議員改善關係。

公民黨楊岳橋指,過去幾年因中聯辦干預而民怨四起,問林鄭是否有措施能中聯辦未來能回歸初心:「請問特首,有沒有任何計劃為《基本法》22條立法,限制中央駐港機構角色,以防出現第二支管治隊伍。」林鄭稱已要求各司局長做事要親力親為,不假手於人。

親自跟進防賄例涵蓋特首

楊岳橋強調,若政府無力阻止中聯辦張牙舞爪、肆意插手香港,「特首你所說的管治新風格,去到最後只不過是鏡花水月、天方夜譚。」但林鄭就稱無意為22條立法。

熱血公民鄭松泰則追問何時檢討《防賄條例》監管涵蓋至特首,林鄭就承諾會盡快親自跟進有關檢討。

一地兩檢最快一周內公佈

建制派的梁美芬則問高鐵一地兩檢的問題,林鄭表明不想「擠牙膏」式預告「一地兩檢」的方案,但透露可能最快一周內看到內容,一定是符合《基本法》的方案。又說處理「一地兩檢」不是一場戰爭,希望大家都開心的去迎接通車。

多位建制派議員問到改革中央政策組的問題,林鄭表明中策組不再掌管人事任命,將會親自督導一名政務主任進行改組工作,年底便會有改組方案,希望明年4月1日會以新改組的政策組協助政府。

至於勞資雙方皆關注的取消強積金對沖,林鄭表明不需再重新諮詢,只需要再爭取各持分者共識,重申一定會取消強積金對沖。◇

民主派評表現:少一份戾氣 迴避政治敏感

林鄭月娥出席完答問大會後離開立法會,並無回應記者提問。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期望林鄭月娥可以切實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特別是10月發表的首份《施政報告》,不會出現「大石砸死蟹」,而是廣納不同意見。又指林鄭稱會督促所有問責官員親力親為做游說工作,胡表示,民主派暫時採取聽其言、觀其行的態度。

民主黨黃碧雲表示樂見林鄭不再做一些壞事,並歡迎改革中策組:「上一屆政府中央政策組,找高靜芝一人把關篩選那麼多政府公營及諮詢架構用人。」不過她批評林鄭沒有回應警方濫權及重啟政改的問題,「(示威人士的)示威物品被人搶奪破壞,警隊怎麼去跟進調查?還有和平請願示威人士(被)拉上車之後,在車上被人打,那些林鄭都不肯正視,當看不到,我覺得令人非常失望。」政改方面,「今日我們聽不到林鄭有就政改第一部曲作出一個時間表上的承諾。」

處理敏感問題欠決心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指,林鄭昨日在會議廳內站立的位置,顯示她對立法會的尊重,對此感覺正面:「同時間我也觀察到,今日的答問大會比以往梁振英年代,是少了一份戾氣。」不過,林鄭月娥的施政明顯會注重政策問題,迴避敏感政治問題:「警權問題、官商鄉黑、普選,乃至由我發問的針對中央駐港機構的一些行為的規範,林鄭月娥都不能夠作出正面回應。」他認為林鄭欠缺決心處理政治問題。

朱凱廸則在會後重申,橫洲事件是「官商鄉黑」勾結和規劃錯誤,要求林鄭月娥有膽量到竹園村探訪的同時,也要到橫洲向村民講清楚。

社民連梁國雄在會上多次打斷林鄭發言,被逐出會議廳。他批評答問會是政務官的表現,只懂迴避問題。又指林鄭身為女性,卻沒有回應早前有警員涉嫌以粗口辱罵女性的事件。他又公開邀請林鄭月娥出席有關動議全民退休保障的會議。

回歸立會舊規 林鄭圖「去梁化」

昨日答問大會上,特首林鄭月娥站在立法會主席座位右邊發言,做法與前特首梁振英以往站在主席前面發言不同。(李逸/大紀元)
昨日答問大會上,特首林鄭月娥站在立法會主席座位右邊發言,做法與前特首梁振英以往站在主席前面發言不同。(李逸/大紀元)

一直強調上任首要工作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的林鄭,昨日在立法會回答議員質詢時,一改梁振英站立在主席前的位置,選擇回復昔日做法站在立法會主席旁邊。同時林鄭進場時,主流民主派民主黨及公民黨等議員站立迎接,未有高喊口號,社民連梁國雄及人民力量陳志全等則高呼「標準工時立法,林鄭月娥,咪再蹉跎」。

到立法會旁聽的行會成員湯家驊認為首次答問大會雙方都表現出誠意,指過去梁特站在主席之前,令人感到要凸顯特首的「超然」地位:「從憲制的秩序來看,特首來到立法會是一個客人,應該尊重立法會的獨立性,所以站回過去幾屆一般特首站的位置、即主席旁,我覺得是恰當的舉動,亦突顯新一屆政府的一個新風格。」

挺梁紅色組織似減少活動

昨天會前,多個團體到場請願,包括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要求取消強積金對沖、優化長者生活津貼等,及成立跨部門委員會邀請不同持份者,就全民退保融資方案討論。家長聯盟則要求林鄭月娥不要走數,立即擱置小三 BCA。一批橫洲村民就要求林鄭月娥與村民商討,就發展橫洲推出一個三贏方案。林鄭座駕抵達時社民連成員向其座駕撒冥紙,林鄭下車後沒有接請願信,只派代表接信。昨日立法會示威區也不見往日撐梁的紅色組織。

林鄭一上任就開始改寫梁振英的政策,涉及強積金對沖、小三TSA、重開公民廣場等問題。時評家黎則奮認為,林鄭在習近平所訂不要觸碰底線的框架下有很多事都可以做,建議其清理黑社會勢力:「為甚麼有黑社會因為涉及中聯辦的利益、梁振英的利益。」他指一份親共報刊報道習近平訪港三天期間,本港三大黑幫「和勝和」、「十四K」及「新義安」借領導人過橋上街搞事:「你就執正來做,黑社會不外是黃賭毒,可以去掃場。林鄭形象馬上提升。因為過去梁振英一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勾結黑社會,又有江湖飯局,林鄭沒有,也不叫黑社會去天水圍。」,又說今次七一愛字頭團體的活動跟以前相比差很遠:「沒錢付就不會做!」他估計中央都會要林鄭藉此去改善形象。

同時也看到過去幾天中聯辦都不敢亂出聲,他相信中聯辦會換人,或是梁振英被收拾都不足為奇了。「上周都有放風可以讓泛民就UGL事件去盡,中央未必保梁振英,再加上梁振英夫婦被趕下飛機更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