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集團編製的經濟驚奇指數創下6年最低,亞特蘭大聯儲局將美國第二季GDP的預測值由3.2%下修至2.9%,但卻擋不住美股持續高漲,主因是投資者仍然對第二季財報寄予厚望。

隨著西德州原油(WTI)由2月高峰回跌逾20%至43美元/桶而落入熊市,原本預期油價可停留在47-50美元/桶的分析師對企業第二季的獲利預期也逐漸下修。

根據湯普路透統計,分析師近期調降美股11大類股的10個類股的第二季獲利預期,標普500大企業的獲利增幅已由第一季預期的15.3%和4月預期的10.2%下調為最新預期的7.9%,扣除能源類股後為增長4.8%。

科技類股獲利增幅將最亮眼,可增長雙位數,其次是金融類股的8.1%。

但由於油價展望轉差,標普能源類股指數今年累計下跌15%,部份分析師提醒投資者不要對整體企業獲利過度期待。投資公司Weeden & Co的策略師普爾斯(Michael Purves)將標普500大企業的每股盈餘由127美元下修至116美元,遠低於市場共識的131.15美元,成了華爾街最悲觀的預測者。

另一個拖累企業獲利的因子是庫藏股買回縮減。過去兩年來,超過20%的標普500大企業祭出此一措施減少市場流通股份至少4%,首季僅剩14.8%的企業買回自家股票,第二季該比例恐怕下跌更多。

「新債王」岡拉克(Jeff Gundlach)最近警告美股可能出現夏季修正(summer correction),認為美國經濟的表現不如股價的表現,美國今年的GDP增幅可能僅剩1.7%,不及當局預期的3%,然而美聯儲在通脹增溫不如預期下執意加息,這恐將遏阻經濟增長。

更有甚者,「末日博士」麥嘉華(Marc Faber)再度重申美股或許還會再創新高,但最後恐將在投資者奪門而出後重挫40%以上,標普500指數可能由目前的2,438點跌到1,463點,其所持的理由是納斯達克指數在FANG概念股(指臉書、蘋果公司、奈飛網和谷歌)等少數股票的飆漲下創高,不論在技術面或估值面的表現上都不健康,已透露出熊市訊號。

美股不管將進行夏季的修正或是崩跌40%,都需要一些導火線。但無論這遲來的拉回是否出現,每當這些大師級專家喊跌時,都是投資者檢視持股是否偏離基本價值的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