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同治元年,某地有位拆字者,只有17歲,而且父母都目不識丁。此人名叫柳玉之,由於人年輕,同時十拆九中,於是,一傳十, 十傳百,生意興隆,大有應接不暇之勢。 

有一天,一位老嫗來求卜,手持一紙包。柳玉之請她坐下,問:「老太太有何困難?」

「孩子!你真的靈嗎?」

「老太太何不試試看?不靈您就不必付費。」

老嫗說:「好,你猜猜看,我的紙包中是甚麼東西?」

「您抽個字如何?」

老嫗抽了個「草」字。柳玉之說:「是草藥。」

「甚麼草藥?」

「茅草根。」

「做甚麼用的?」

「出疹子用的。」

「對了!」老嫗有點信了,她說:「我今天是來問壽限的。」

「誰的壽限?」

「我自己的。」

「那就請再摸一字。」

由於柳玉之又把那個「草」字放進字筒中去了,老嫗又把那「草」字摸出來了。

「草!」柳玉之忽然暗暗嘆了口氣,說:「老太太!您覺得自己怕不怕死?」

「老身活了七十一歲了,死了也不算夭壽。」

「那麼,可以準備後事了。」

生死乃是大事,哪有人不震驚之理?

老嫗說:「孩子!這種事可不能亂說呀!」

柳玉之說:「我只知道靈不靈,卻絕不會信口胡說。」

「為甚麼老身壽限不多?」

「老太太既是問壽,這『草』字不正是二十月加十日嗎?」

按「草」字頭如草寫,可寫成「廿」,係二十之數,「曰」月也,另加下面的「十」字。

這老嫗為人頗豁達,立刻返家告訴子孫,並預先準備後事。果然在二十個月另十天之後,因滑倒摔跤而去世。

從此,柳玉之「拆字神童」之名就不脛而走了。

測字含有哲理、學理,須觸類旁通,細思明辨,缺一不可。

有人問謝石(請參考〈兩宋皇帝測字軼聞〉一文),為何有時不靈?謝答稱他也不知道。這是忠實的答覆。因為以人生所能學得之智慧,想去盡研宇宙所有之事物,不可能也。

所以自古以來,稱讚卜算測字者,多用「每有奇中」而很少用「每人必中」的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