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習近平當局持續推動中共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近日,軍方人士披露了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時間表。而當局全面停止有償服務的背景也再為外界關注。

停止有償服務 醫療是難處理的5行業之一

軍隊和武警有償服務的全面停止時間是中共國防大學教授姜魯鳴披露的。他對中共官喉新華社的記者表示,計劃分兩步走,在2018年6月底前完成。新華社5月31日報道了相關新聞。

姜魯鳴稱,第一步2017年6月底前完成,涉及10個行業的項目,包括新聞出版、文化體育、通信、人才培訓、基建營房工程技術、儲運設施等。第二步計劃在2018年6月底前完成,因利益糾葛深、問題積弊重、解決處理難,要先試點摸索著來,涉及5個行業的項目,包括房地產租賃、醫療、農副業生產、招接待、科研。他還承認,因為合同等原因,一部份項目終止難。

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是2015年11月提出來的,是習當局推動的軍改的一部份。中共軍委在2016年2月下發了相關的通知,4月印發了試點方案。

2016年11月15日,中共武警召開相關會議,對外公佈武警已全面停止1,900餘個項目,其中包括375個醫療項目。

當年的12月21日,天津官媒報道稱,在天津的試點中,超過八成的有償服務已經停止,其中包含複雜敏感項目452個。官方報告中特別提到的複雜敏感項目,引發外界強烈關注。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複雜敏感項目」極有可能是指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幾乎沒甚麼軍隊與社會合作的項目能比這「複雜敏感」。

姜魯鳴這次披露的難處理、需要試點的5個行業的項目,即有醫療行業。

姜魯鳴還承認,一些單位有償服務收入已成為主要財力來源,有償服務在軍隊一些行業領域利益糾葛很深。

軍醫院利潤增長近25倍

中共軍隊的後勤、醫療被廣泛報道深涉活摘器官的殺人罪惡中。大陸《三聯生活週刊》2006年4月報道中說,業內人士透露「中國98%的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暗指軍隊和政法系統主導中國器官移植業並控制器官來源。

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下稱追查國際)的調查顯示,大陸主要器官來源由中共軍隊總後勤部掌控,參與的醫院以軍方或者與軍方有聯繫的器官移植醫院為主。中共軍隊有四總部七大軍區,而各總部、大軍區、各軍兵種配有相應規模的醫院,而「器官移植」是軍隊醫院發展最活躍的領域之一。

2016年4月5日發佈的追查國際調查報告顯示,由於移植器官的利潤不入軍隊預算,而負責活摘器官的層層系統卻由軍費維持,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成了一條無本萬利的生財之路,軍方高層通過總後勤部牟利。

僅被總後衛生部命名為「全軍器官移植中心」的第309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醫療毛收入,由2006年的3,000萬元(人民幣,下同)增漲至2010年的2億3,000萬元,5年增長近8倍;第三軍醫大學附屬大坪醫院九十年代末開始器官移植,醫療年收入從3,600萬增至2009年的9億多元,增長近25倍。

中共總後勤部利用軍隊系統和國家資源,將到北京上訪而不報姓名及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輪功學員驗血編號,輸入電腦系統,利用軍車、軍航、專用警備部隊、各地軍事設施和戰備工程作為集中營,成為國家級的活體器官庫。

2014年10月28日,追查國際發佈中共軍隊和武警系統100家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2,098名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

江澤民罪責難逃

1999年7月,江澤民正式下令鎮壓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實行「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從1999年到2006年5月,中共軍委針對法輪功問題開過六次專門性會議。徐才厚、郭伯雄等人為了報答江澤民的提拔,積極在軍隊中推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在軍隊醫院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

習近平強力推動軍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是清算江澤民的重要環節。追查國際報告指:「中共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及其總後勤部是執行江澤民屠殺命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機構。」

2014年9月,追查國際對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的調查中,白書忠供認是江澤民批示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

白書忠對調查員說:「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當時江主席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咱們總後直屬單位幾個軍醫大學反覆要求,因為那時江很注意這個問題,很重視這個問題⋯⋯都有批示的。」

中共大校辛子陵認為:「因為江澤民做這個事情,他必然是有幾個支持者,有些人也是官迷心竅,不分是非、不分人的底線出來做這種事情。就是為了自己陞官。但是這個事情的決策者是江澤民,沒有他的堅持,這個事情搞不起來。」

他強調說:「法輪功問題很可能是解決江澤民問題的突破口,這方面他無法逃避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