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一年級時,自己在英文默書時「出貓」,將要默書的課文生字,淺淺的用鉛筆寫在木枱上。自以為聰明絕頂,心思細密,更沾沾自喜地考慮到鉛筆色淺,清擦容易,便將詞語生字寫在枱面的中下位置,當默書簿打開時,便可完全覆蓋字詞。若默書時有不懂的生字,便可靜靜移動簿偷看。當時更想到若老師巡查,亦可即時用簿底甚至手指磨擦輕淺的鉛筆字,枱面模糊,簿底或雙手即使有不潔污點,也可毀屍滅跡,只是「污手污腳」。

記得當天坐在我前面的同學也「出貓」,但他卻笨拙地拉課本偷看,結果被老師發現,受到「見家長」的嚴厲處分。當他被發現時,我心內初時大慌,恐懼成為另一個「受害者」,但隨即不慌不忙前後移動默書簿模糊枱上的證據,毀屍滅跡後,心內既不同情受罰的同學,更覺得他做「壞事」也太不小心亦太隨便,怎可拉本書出來偷看答案去「出貓」?連寫在枱的作弊心思及努力都不付出?活該受罰!

那次「出貓」,我英文默書取得全班最高分共計84分,回到家更得到爸媽讚賞,問我為何上次40分不合格,今次竟然取得84分,我便說了句臉也不紅的真話大話:「我知道爸媽甚麼都不想要,只想我們勤力讀書。」由小學到中學,我時不時都會「出貓」,並不是想取甚麼好成績,只是反叛貪玩的慣匪,看看作弊能力達到甚麼境界,而每次也順利過關,不出問題。

到了中五有天,身為班長,老師叫我代為監察同學中國文學的測驗,結果全班一起「出貓」,名副其實的監守自盜。其實測驗的問題,對我根本沒有困難,不作弊也可輕易解答,但偏偏卻和大家齊齊作弊,帶頭敗壞風紀。最後老師見了我,並無責罰說話,只是問了些無關痛癢的問題,叫我想想。

其後我真的問了自己一些問題,為何作弊?好處?壞處?捉到如何?捉不到如何?因果如何?人生如何?知識如何?學問如何?人格如何?影響如何?成功如何?失敗如何?不會被人發現又如何?如何如何?如果真真切切地認識如何如何就會知道日後如何。人可以堂堂正正不作弊其實是一種福氣,就算永遠不被人發現或掩蓋得「乾手淨腳」,風光作弊的背後永遠留下陰暗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