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工程師的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認為,有幾點值得留意,一是涉及大規模造假,相信牽涉面甚廣,不是個別事件;二是造假自2015 年初便開始,問題已相當嚴重,「過去兩年是主體工程非常重要的時期,這些工程到底是否(安全),需要立刻翻查紀錄及檢驗質量。」

他認為政府當前首要工作是要確定受影響的範圍,接著將受影響的範圍重新測試,如石屎或鋼筋質量。但他直言過程不容易,而且有相當的數量,將牽涉成本及工程延誤的問題,「測試一日未完成之前都不可能隨便通車,因安全系數可能不夠。」

他分析事件的即時影響有三,一是增加成本,二是落成時間會推遲,三是政府監管部門的聲譽都大受影響。他指過去香港工程監管都做得比較完備,今次大規模造假,需要馬上進行制度性的檢討:「為何過去長時間有這麼多漏洞也看不到呢?甚至會否牽涉一些政府人員的不法行為呢?」

或影響負荷壽命 難抵極端天氣

至於大橋是否能繼續使用,黎廣德認為要視乎石屎造假問題的嚴重性。他指大橋都有一定的安全系數,一般情況下可能沒問題,但石屎質量差可影響大橋的負荷和壽命,若遇極端天氣更可能發生意外。「比如橋墩,假如預算要承載100 輛車,設計時就要預算可負荷200 輛車。如質量差了一倍,可能還可以接受。但我們不知道是否差了一倍。如果相差兩倍,只能負荷五十輛車,大橋就要馬上停止使用。」「如果在極端情況就像打風或很大浪,一樣有機會出意外⋯⋯也可能降低橋的壽命,本來設計40年的,到20年就要開始維修,就會增加成本。」

他相信大橋年底通車的機會微乎其微,因為要花很長時間進行補救工程:「第一你要知道範圍有多嚴重,第二要做測試,第三要設計鞏固的工程,第四才是實施,設計工程後還要招標,看誰做鞏固工程,你可能信不過現在的承建商,找一些新的承建商,這是很長時間的。」

另外,耗資逾千億打造的港珠澳大橋,除了因嚴重超支和多次延誤而備受批評,更頻頻捲入工程失誤、致命意外等醜聞。包括2014 年底出現海堤崩塌移位、2015 年揭發人工島「飄移」;同時自2011 年施工至今的多宗致命意外,已造成10 人死亡、逾600 人受傷(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