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受國際社會關注的709抓捕案,因李和平與謝陽兩位律師庭審以及傳出多人在押期間被強迫吃藥而再度成為焦點之際,有消息說,因報料謝陽遭受酷刑而遭官方打壓的北京律師陳建剛的孩子被學校拒絕入學。學校老師稱接到派出所通知不讓錄取。 美國之音報道,網上傳播的微信截圖顯示,一位學校招生老師告訴709案維權律師陳建剛的妻子鄒少梅,派出所通知學校不讓接收她的兒子,學校通知了該校招生辦,招生辦老師再將拒收消息告知陳建剛的妻子。招生老師表示,學校曾詢問派出所具體原因,但派出所不說。招生老師稱,覺得很奇怪,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鄒少梅星期三(17日)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這種侵害孩子上學權利的事情,在任何地方都不應發生。

鄒少梅:「我是很驚訝的,因為我去諮詢了一次那個學校,覺得應該就是在那個學校上學了,所以打電話給了那個學校招生處的那個老師,還諮詢她有關那個手續應該怎麼辦。然後到了第二天,昨天她就跟我說,派出所通知學校不接收我們孩子。聽到之後我是感覺到很驚訝、很生氣。」

記者:「您擔心其它學校也會受到警方這種壓力嗎?」

鄒少梅:「其它學校現在暫時不知道。我們的資料、證件,所有都是齊全的,即使上公立學校的話都是齊全的。現在就不知道公立學校會不會也不讓我們上,因為從今天開始就是要審文件的時候了,我還沒去審。不只我們了,之前都有律師朋友的孩子都是這樣的。」

陳建剛律師7歲的孩子上學受到干擾,令許多維權律師和網友非常憤怒。有律師表示,陳建剛披露謝陽在被羈押期間遭受酷刑之後,先是全家旅遊時被控制,然後是孩子上學被搗亂,真是無法用人類的思維來評價。

還有網友諷刺說,難道「依法治國」是從禁止「反革命」的子弟上學開始?株連九族那一套還在現代社會繼續進行嗎?

此前有報道說,目前仍毫無音信的在押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兒子、近期剛被「判3緩4」回到家中的李和平律師的女兒,近一兩年在註冊上幼兒園或學校時受到有關當局干預,無奈只能在家自學。

自從湖南律師謝陽的辯護律師陳建剛與劉正清在長沙二看會見謝陽幾次,並對外詳盡披露謝陽曾遭酷刑的會見筆錄後,兩位律師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陳建剛近幾個月來受到當局的嚴厲限制,被多次約談,所在律所被整頓,代理過案件的所有具體情況被查閱,被禁止會見和強迫中止為謝陽辯護等等。在巨大壓力之下,陳建剛表示將「休息」半年,停止辦案。

此外,陳建剛一家及其友人,5月3日下午在雲南景洪旅遊被當地警方帶走。陳建剛的妻子和孩子5月4日離開派出所搭機返回北京,陳建剛本人在3名北京警察「陪伴」下,驅車多日才返回北京。

感覺到有生命危險的陳建剛律師3月3日發表聲明,強調所作的一切並沒有犯罪,同時不會自殺,如果出現意外,絕對是他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