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維權律師謝陽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擾亂法庭秩序案,星期一(5月8日),在湖南長沙市中級法院一審開庭。謝陽在庭上「承認」沒有遭受酷刑,並「念稿」認罪;他早前發過聲明表示,如果認罪,那一定不是他的真實意思。目前外界更擔心披露謝陽被酷刑迫供內幕的陳建剛律師的安全。

長沙市中級法院5月5日聲稱會公開直播謝陽案的審理過程,但卻在5月8日開庭20分鐘後才透過新浪微博對外發佈,而且關注案件民眾的帳號被封。中共當局還採取封路、約談、警告等方式阻止各地關注謝陽一案的民眾到法院旁聽。其實早在4月25日,官方曾欺騙謝陽家人和其他民眾,聲稱謝陽案要開庭,結果並沒有。

關注謝陽案的湖南株洲維權人士歐彪峰在他的推特上寫道,5月8日上午9:13左右,他在法院附近被國保押上車,被要求交出手機及隨身物品。最後被載到家附近,無法旁聽。

歐彪峰告訴大紀元記者,雖然他被釋放回家了,其他關注謝陽案的維權人士也有同樣的遭遇。如湖南歐陽經華於5月7日晚被湖南邵陽國保帶走,並「陪」他老人家遊玩了一天,就是為了限制其去法院圍觀謝陽案開庭;另一名長沙公民樊均益(「網名:鐵子」)被長沙國保約於8日去郊外釣魚。

恐謝陽再遭酷刑迫供

「既然公開審理,任何人都能去旁聽。當局不讓去旁聽,那些旁聽的人又是誰?我想是配合表演的演員吧!」著名維權律師余文生說。他表示謝陽無罪,被迫認罪只能是告訴外界,謝陽在監獄裏可能又遭到了新的酷刑。

另外,長沙交警在5月8日早上7時~下午1時對法院周邊道路採取交通限制。歐彪峰說周圍都是便衣和警察。

長沙市中級法院聲稱,謝陽委託的兩名辯護人到庭參加了訴訟,部份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謝陽親屬、境內外媒體及各界群眾40餘人旁聽庭審。廣東維權律師龐琨在該法院官方微博留言質疑:「哪些境內外媒體參加?為何不向公眾開旁聽?」另一位維權律師葛文喜想打開自己的微博帳號關注謝陽的庭審現場,卻發現被封號了。

目前身在美國的謝陽妻子陳桂秋發出聲明表示極其氣憤,她幾乎可以斷定,謝陽在這段時間裏遭到非人的酷刑折磨。「為了求生存,他屈膝於公權力!」對於丈夫在法庭上認罪,她認為是當局背後操作和導演的,絕不接受對丈夫有罪的任何指控。陳桂秋近期通過友人協助逃離了大陸。

她還說:「你們(湖南長沙中級法院)的戲演得漂亮!是一個獨立、公正的法庭!早早把法院周圍的道路封鎖,把圍觀的朋友們、把我的爸爸抓起來,不讓一個我們的人參與圍觀。……如此大的罪行,居然沒有一個證人出場,做得好啊!」

港台律師抨審理欠公信力

謝陽律師在經歷667天的非法羈押後,長沙市中級法院才審理該案。為此,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聲援謝陽,並表示該法院對謝陽案的審理欠缺基本的公信力,因為在審理過程中嚴重違反多項基本審判原則,並未保護謝陽的基本權益。

余文生律師也持同樣觀點。「所謂的官派律師根本不去為當事人辯護,反而替中共說話……。謝陽家屬委託的合法律師陳建剛,當局不僅不讓他替謝陽辯護,而且還把他從雲南抓走了。」他表示,中共的公檢法司都在違法,讓不合法的律師出現在法庭上替官方辯護,只能在中共專制的政權下才有,「中國法制的外衣就是騙人的」。

余文生和其他一些明白事情原委的網友,都很擔心陳建剛律師的安全。因為謝陽一旦被認罪,不排除當局會追究曾經披露謝陽被酷刑真相的陳建剛。

陳建剛在今年1月份,公開發佈了兩份《會見謝陽筆錄》,披露中共警方在謝陽被指定監視居住期間,對其長時間嚴刑迫供,包括「熬鷹」(初期幾乎24小時輪班審訊,反覆恐嚇、辱罵、控制飲食、暴力毆打)、「煙燻」、「吊吊椅」等。

謝陽律師早於今年1月13日就回應所謂的「認罪審判」:「如果將來有一天我認罪了,無論是以書面的還是以錄音錄像的方式,那都不是我真實意思的表示,或是因為持續酷刑折磨,或是因為交換用認罪換取取保回家,回家和家人團聚。現在我受到巨大壓力,我家人受到巨大的壓力,要求我認罪閉口不談酷刑折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