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前兆之下,中共政府突然宣佈在河北省成立雄安特區,一夜間,當地樓價翻升四、五倍、政府緊急叫停炒房,推出禁售令;相關概念股大炒,部份現漲停潮;大批人士趕往這個寂寂無名的小城,令當地人滿為患。但這個被官方視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重點項目,爆熱之下有諸多懸念,籌委會秘密辦公,具體運作計劃欠奉。對投資者而言,雄安新區到底是機遇還是陷阱?

4月1日,中共官媒一則消息,讓原本默默無名的河北三縣,瞬間舉世聞名。

報道稱,大陸官方宣佈設立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範圍包括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3縣及周邊部份地區,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雄安新區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第三個全國意義新區──雄安新區。新區主要分擔北京的首都功能,解決包括人口超負荷、陰霾等問題。初步面積大約100平方公里,但會慢慢擴展至最終佔地約2,000平方公里。

消息公佈不到48小時,大批買家湧至雄縣,包圍售樓處,大多來自天津和北京。樓價一夜翻四倍,甚至高到十倍。

樓價一夜翻升四倍

據《經濟觀察網》4月4日報道,原本3,150元(人民幣,下同)的開盤價被賣到了3.1萬元。一位雄縣當地居民還披露:「我有套120多平米的房子,剛才有人打電話來說要以2.5萬每平米的價格買三套。房價漲這麼快,太瘋狂!」

雄縣昨日凌晨2點連夜召開打擊房屋私下交易緊急調度會,再次嚴打炒房。包括管住違法佔地、違規建設、搶栽搶種、私搭亂建。雄縣政府此前已緊急叫停縣區內所有的房產交易,並陸續凍結土地交易等。

有報道稱,有多家房屋中介已遭查封,封條上有「安新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字樣。一名縣書記也涉嫌利用新區發展的內幕消息獲利而被查。

29隻雄安概念股漲停

除房價暴漲外,雄安相關概念股也被熱炒。

大陸一連四天的清明長假後,A股首日開市顯著高收,滬指升1.48%,為六個月以來最大升幅;深指升1.9%。兩市成交額約5,763億元。29隻雄安概念股漲停,包括金隅股份A股、河北大地主內房商華夏幸福,以及同屬京津冀概念的天津市相關股份等。

港股延續周一升勢,連升兩日,累漲289點或1.2%。大批資金南下湧入港股,大市成交過千億港元。周一曾升逾30%的金隅股份,一度再升最多20%,其後高位有獲利盤,收市升10%。

大行潑冷水:市場過於興奮

不過,有大行對市場炒作雄安概念潑冷水。摩根士丹利指,市場對此利好因素「過於興奮」,把金隅股份評級連降兩級至「減持」,目標價由4.65元大幅下調33.3%至3.1元,指金隅在北京的低成本土地儲備已完全消耗,而旗下冀東發展集團的非水泥業務虧損亦拖累整體表現。

豐盛金融資產管理董事黃國英認為,雄安概念股熱炒只是短暫現象。「大家或將雄安看作是深圳特區,所以很興奮。但從現在到落實還有相當的時間,一定是概念多過實際。」故估計熱潮只維持兩、三天。

他指,所謂雄安概念股,一個是基建類,一個是環保類,前者炒味甚濃,後者相對持續熱度較長,但他所在的基金也不打算投資相關類股票,「升得太高太快,無謂博。」

信誠證券聯繫董事張智威認為,雄安新區的設立,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看好中長線升,有增長潛力。

雄安概念股之一的中國中冶總裁張孟星昨在業績會表示,正在了解建設雄安新區的計劃,公司將馬上召開會議,希望抓住有關機遇。

他指,公司在河北的市佔率大,旗下有許多機構都在河北。他援引數據指,雄安新區未來三年的基建投資料達6,000億元人民幣,未來5至8年的基建投資料達1.2萬億元,未來10至20年的基建投資料達3萬億元。

爆熱下諸多懸念 籌委會秘密辦公

對於雄安新區突然爆熱,外界有諸多解讀。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稱,官方公佈表示建立這個新區最重要的作用是把現在位於北京,但又無助首都運作的機構都搬到該區。

但有分析指,雄安新區缺乏水路運輸,也沒有足夠的淡水供應去支持大規模的工業。而主要的金融與行政機構也將留在北京,故可能搬遷的機構包括教育、科研、非金融等的行業。

分析:分散首都政治風險

報道引述中國學者羅天昊稱,把雄安確定為首都副中心有助分散首都政治經濟風險。他認為現在中國絕大部份國企的總部都設在北京,眾多資源過於集中在一個城市。

不過,雄安新區如何規劃也充滿懸念,籌委會及臨時黨委已租下位於容城縣的奧威國際大酒店作為辦公地點,警方抽調特警專職負責酒店安保,目前該大酒店戒備森嚴。

港媒報道稱,中共一般要辦重大項目,都是事先找好人。「雄安之變」來得突然,所以引起組班子的懸念。

經濟學家:投機過熱釀泡沫

大陸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對本報表示,在改革開放以前,搞特區是很有價值的,現在已經全面的改革開放了,再搞特區意義不大。而且對於雄安房價大漲,他指是人為造成,擔心投機過熱,會帶來泡沫爆破的風險。

對於官方公佈雄安新區前毫無預兆,茅于軾認為,中共總理李克強十二中全會曾講過,資源配置要由市場決定,換句話講,不是權力來制定市場配置,「政府就是守住市場規則,公平的解決糾紛,這是政府的事情,政府不要搞資源配置的問題。」

外界將雄安視為北京副都,茅稱北京的問題是中國的權力太集中,集中在北京,變成資源緊張,「你看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為甚麼是特區,那個各個州都是自治的,各個州有自己的憲法,華盛頓特區就沒有那麼重要了,人也不會太多了,解決北京的問題是分散權力,把權力分散到各個省去,這個問題就自然解決了。」

地理條件乏優勢 或側重高科技產業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中國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經濟模式的轉型,河北和上海、深圳都不一樣。因為在區域經濟最重要是幾個因素,一個是現代勞動力的數量和質量,因為在上海、廣東,企業家的基本質素歷史上就有,有其發展特區的條件,但河北本來就是缺水的地方,能否解決工業污染等問題,都是未知數;另外交通,當局曾考慮秦皇島或者天津,是交通樞紐。現在雄安新區交通不便利。

他分析,習近平搞雄安新區有其政治考慮,因為鄧小平和江澤民都有自己的地盤,「京津冀地區,人才、資金有優勢,但自然狀況沒有優勢,要看採取甚麼樣的發展模式。」如果是照搬深圳或者浦東模式,可能有困難,不排除會採取全封閉的模式發展高科技產業。

【分析】 新區背後 中南海高層對決

大紀元專欄作家謝天奇認為,習當局同步新設立7個自貿區與雄安新區,並將雄安新區與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相提並論,顯示官場大清洗、重佈局後,習開始著手建立自己可掌控的經濟版圖,與江澤民集團利益地盤分庭抗禮。

他分析,廣東省與上海市分別是中國經濟大省與國際金融大都市。鄧小平分別在1980年與1992年拍板設立的深圳經濟特區與上海浦東新區,由於政策優惠,成為經濟高速增長區。而這幾省區,在江澤民上台後,均為江澤民集團及上海幫勢力所把控,成為江派政商利益集團的大本營。

江澤民當政及干政的20餘年期間,廣東省、深圳市、以及上海、浦東新區等憑藉政治經濟壟斷地位和政策傾斜,不僅獲得巨大經濟利益優勢,造成大陸經濟發展的地區間兩極分化,更捆綁了中國整個經濟及金融系統,淪為江澤民利益集團的「私家搖錢樹」。

2014年7月,習當局設立上海自貿區後,江派利益集團反對的聲音一直沒斷過,上海自貿區的金融改革一直無法進行,改革細則也遲遲不能公佈。習近平、李克強、汪洋等人先後多次考察上海自貿區,多次發火、或放話施壓。隨後,和江澤民關係密切、分管上海自貿區的上海副市長艾寶俊及其副手、上海自貿區副主任戴海波雙雙落馬。

他認為,中共十九大前夕,局勢已今非昔比。習當局新設立7個自貿區與雄安新區,釋放與江澤民集團在經濟領域的對決信號。不僅可以瓦解江澤民利益集團對中國經濟的捆綁,防範、粉粹江派「十九大」前可能再度發動「經濟政變」的企圖,也可緩解因清洗江澤民集團政商圈而引發對中國經濟的震盪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