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去年上半年,金價上漲的重要推手包括全球股市動盪、歐洲和日本相繼推出負利率政策和英國脫歐引爆的地緣政治不安感,今年推升金價的因素似乎轉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和中國的囤金態度。

金價經過去年的上衝下洗後,近期站穩1,220美元/安士,逐漸逼近去年6月高峰1,377美元以來的下降趨勢反壓1,250美元附近。

眾所周知,金價去年底的大跌主要來自美股「特朗普行情」(Trump rally)風險啟動(risk on)下的資金排擠作用,而今年在道指創下2萬點歷史新紀錄後美股漲勢開始鈍化,市場反而擔心特朗普批評「美元太強」、美墨邊境築高牆和反移民政策等貿易政策利淡對股市的衝擊。

美股漲勢鈍化,配合金價的觸底反彈,資金開始出現回流金市的跡象。據統計,自1月底以來,全球最大的SPDR黃金EFT基金已淨買超12噸黃金,有別於此前43個交易日的淨拋售138.8噸。黃金ETF資金的轉向很可能讓金價此後上漲的動能得以延續。

特朗普貿易政策下的美元走向也很關鍵,今年來由於美元指數下跌逾2.6%,導致金價以澳元計價則下跌1%,日圓和歐元計價只上漲1.6%和2.8%,明顯低於美元報價的6%漲幅。美元下跌推動金價上漲的跡象也相當明顯。

另一個今年金價的推手則是中國的買盤。據瑞士聯邦海關總署(SFCA)最新資料,瑞士出口中國的精煉黃金總量由去年11月的30噸激增到12月的158噸創歷史新高。此一高水位的中國黃金進口量已引起市場諸多臆測,也成了近期金價易漲難跌的重要心理因素。

上海黃金交易所於2002年成立,至今的開戶數已超過1千萬人,據統計2015年該交易所交割給中國投資者的出庫量已達2千噸,已佔全球黃金產量的60%,中國投資者未來囤金的增長潛力不容小覷。

此外,由於中國樓價已出現前所未有的泡沫,加上人民幣貶值壓力未除,上海股市又一攤死水,中國的投機資金轉向黃金的可能性正逐漸攀高。

至於今年的金價走勢是否會重複去年的先盛後衰行情?短期能否站上1,250美元技術關口相當關鍵,技術面也顯示金價1,300美元以上壓力沉重,再加上美聯儲很可能在6月加息,悲觀者已下看跌至1,100美元。

樂觀者則認為,美股的走勢一旦出現反轉,加上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引起市場的完美風暴,資金將再度回流金市,不排除年底前金價漲至1,450美元甚至1,600美元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