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去年第四季遭受美股大漲和美元升值的雙重打擊,重挫約12.5%,使全年的漲幅縮減至8.6%。在美元升值至14年新高和道指逼近2萬點歷史里程的風險啟動(risk on)氛圍下,部份技術派分析師已下看金價恐怕跌破1千美元/安士關口,甚至不排除跌到850美元的可能。

金價同步指標的資金流向顯示,去年12月全球最大的黃金ETF基金SPDR Gold Shares持倉量續減22.7億美元,創2013年以來之最且為連續第三個月降持,對沖基金的黃金淨多倉也在12月減少23%,為連續7周下降,淨多倉位創下去年2月以來最低水位。

然而,就在這種籌碼面、技術面和消息面幾乎全面偏空的同時,周二(3日)2月期金上漲0.9%,收報1,062美元至近3周最高價,為過去6個交易日中連續5天上漲,且周二金價更在美元指數創下103.8的14年新高價的過程中逆勢上漲,已透露出軟中透堅的轉強訊號。

去年首季金價上漲逾16%,其時空背景為人民幣劇貶引發全球股災,黃金等安全避風港受到避險需求的青睞。去年人民幣兌美元貶值近7%,造就虛擬貨幣比特幣大漲137%,近期更飆破1千美元關口蓄勢挑戰歷史新高。

反觀準貨幣黃金2016年表現卻「虎頭蛇尾」,其關鍵是美股「特朗普行情」的吸金效應造成的資金排擠。

現在,隨著特朗普即將上任,投資者對美股的憧憬將被檢驗,華爾街大投行已轉趨謹慎,一般預測2017年僅漲5%,為2005年以來最悲觀,2016年先跌後漲的甩尾走勢恐難重現,不排除出現先漲後跌的悲觀走勢。金價近期的止跌反彈或許正是部份風險性資金移轉的方向球。

左右金價的另一個關鍵因素是美元指數。在美國經濟數據持續表現不俗下,該指數近期續創14年新高,已形成短期易漲難跌的趨勢。

歐元與美元何時平價或許是一個重要轉折點,該價位距今仍有約4%的降幅空間。在此之前,金價若能持續與美元走勢脫鉤,其底部可進一步確立。

從技術面分析,金價1,180美元以上已形成多道短、中、長期均線反壓,除非快速回升到1,300美元以上,否則短期走勢很可能僅是箱型整理,而「做頭三天、築底百日」,在次佳狀況下,金價若能穩步攀堅,或許將能「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方式慢慢化解上檔多重反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