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梁游兩名議員宣誓風波,中共人大主動釋法,事件激起香港民主派和法律界的怒火。對於今次釋法風波,以及撲朔迷離的特首選舉戰,本報專訪前《信報》主筆、著名政論家練乙錚,深入解析香港時局。

本屆立法會宣誓日,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在誓詞,加入「支那」字眼及疑似粗言,引發一系列風波,人大甚至主動提出釋法。

對中港政局深有研究的練乙錚認為,挑起釋法風波的特首梁振英,非但未如外界所料「立下大功」,反而令北京進一步覺得此人管制能力差,「添煩添亂」,預期梁將為此付出政治代價,即失去北京的信任而無法連任。

人大釋法 破壞三權分立

自主權移交以來,中共人大第5次釋法,而本次更涉及「未審先判」。練乙錚認同法律界的憂慮,即今次對香港法制的破壞性,較以往更大。「因為是在這個法庭審訊過程中提出要釋法,而且是由人大主動提出,不單是對法治的影響,這次是行政權入侵立法和司法其它兩權最嚴重的實例,一招就制伏另外兩權,對三權分立的體制的傷害是很大的。」

梁振英添煩添亂 失去北京信任

有人認為,梁振英挑起釋法,「擊倒」兩個議員會立下大功,不過練乙錚認為,實際上適得其反。「因為你把事情搞得那麼僵,要去到人大釋法才能解決,那就表示你的處理能力是非常有限。」,特別是所謂「港獨現象」,之所以那麼猛烈,「一方面是因為中共人大8.31決議,令香港政治改革之路無法前進,另一方面,梁振英的那種火上加油、煽風點火、好勇鬥狠的特性是令這個港獨現象加倍蔓延。」

他說:「13億人對付兩個小孩,陣仗是不是也太大了?整個中國共產黨拚了老命,面子也不要了,說的甚麼話都不算數,港人治港,甚麼都是假的,都要來弄這麼一遭。你梁振英做得好一點也不會差到現在要這樣做吧?所以我想如果他覺得自己是做對了這一著,我覺得他是很愚蠢的。」

他又認為梁振英這次未有「為黨國立功」,反而成為「添煩添亂」的典型例子。

極左派無法統治香港 北京肯定換人

經此一役,練乙錚相信,梁振英勢必要付出政治代價,即失去北京的信任。「他做事的那種風格是會有反效果的。這個人是一個極左派,一個盲動派,在中共眼中,只會幫倒忙。」

練乙錚剖析,梁振英的計謀是故意挑起事端,想和中共抱團「攔炒」(玉石俱焚),但這個舉措反而令北京更想拋棄他。「中央甩不開他,很尷尬的情況就出現了。我想一個做法是會將他踢開,然後取一個心狠手辣、但是形像是比較和善的人出來做(特首)。」

特首選戰亂局 凸顯梁營失利

特首選舉將於明年3月26日舉行,目前除了高等法院退休法官胡國興,上月26日公開表明參選外,多名坊間熱門人選,包括梁振英本人至今沒有表態,情形相當詭秘。

練乙錚直言,上一屆特首選舉戰,早在2012年8月20號左右,參選人已表明意向,包括梁振英和唐英年在內。「今年為何這麼晚,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很明顯北京對梁振英沒有信心,「因為梁振英毫無政績,只是掛名而已。做了四年,有很多可追蹤記錄,(中央)覺得他這個人看久了有點不對,所以遲遲也不給他這個信心。」

他認為,8月底還未表態,可能要看立法會選舉的成績表再說。但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大勝,甚至有些「獨派」,「自決派」進入立法會,「很可能在那個時候,中央就已經打消念頭,想說這個人不行,客觀上是做不了這事。」而梁振英借「港獨」再對付梁游兩人,以為自己扳回一城,但實際上適得其反。

練總點評各特首候選人

他預計梁振英可能會宣佈參選,但北京會叮囑選委會的人不要選他,以這種方式讓梁下台。

他又形容梁振英是「是死牛一面頸、一條夜路走到黑」,又說他不挑釁都無法睡覺。

他預料在北京眼中,未來特首,或需符合表明溫和,內裏強硬的角色,預料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或是可能人選。

至於林鄭月娥的手腕也很強硬,但練認為,香港人不能忍受她,她和民主派談不攏,而中間派對她的印象也不太好,對年輕人來說更加無法忍受,「所以我估計她硬的方面過多,但和善那一面就缺少。」

至於早前暗示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做事懈怠的葉劉淑儀,練乙錚則認為對方沒有甚麼機會。

談及民望最高的曾俊華,練乙錚稱,財爺因為在美國長大,思維比較貼近西方民主,「如果他來管治香港,香港人會比較開心,最起碼不會像現在人人都發愁,帶起的氣氛是非常激烈」。但他擔心,中共能不能信任他是一個問題,故估計曾俊華機會不是很大。

梁振英(左)仍未表態競逐連任,練乙錚認為可能反映中央已不信任他。他也說曾俊華(右)任特首的機會也不是很大。(大紀元資料圖片)
梁振英(左)仍未表態競逐連任,練乙錚認為可能反映中央已不信任他。他也說曾俊華(右)任特首的機會也不是很大。(大紀元資料圖片)

他又說,從亞洲的大形勢來看,美國有重返亞洲的策略,但目前失去了菲律賓這個盟友,而韓國政局亦不穩定,他分析,美國未來可能加強和台灣的關係。「中共可能會很忌諱香港發生的事,更會在香港加強它的控制,但問題就是說越強硬就越無法控制。」

「過去五年裏,梁振英強硬了,8.31也強硬了,結果如何呢?就是現在的狀況,那個矛盾衝擊白熱化,那在這個情況下,你對香港的控制是很薄弱的。所以我估計它不可能一直這樣強硬下去,它表面上會做一些懷柔的動作,但是暗地裏可能會強硬。那這麼一個人有誰才能做到這兩件事呢?那我就不太清楚。視乎已經出來的人,也不一定能夠做到這兩件事。」

練乙錚曾為《信報》撰文25年,今年7月《信報》以改版為由停止其專欄,引發不滿聲音。他曾表示,他探討「2047年香港第二次前途問題」,「導致政權更深度不安」,「明顯觸及了政權的一根脆弱底線」。練乙錚亦曾因專欄的言論而收到梁振英的律師信,但他說「他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他」,認為在中央的管治下,誰做特首都沒大的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