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武帝即位時,天下太平,經濟富裕,而這得益於其祖父輩們的「文景之治」。《史記》載,當時官倉裏是新糧壓舊糧,錢庫裏的錢數不勝數,多的串錢的繩子都斷了。街巷中,許多百姓都有自己的馬匹,田野中更是牛羊成群。老百姓是豐衣足食。然而,武帝並不想做個太平皇帝,年輕的他內心有著滅匈奴、撫四方、一統天下、施仁德於百姓、光大祖宗基業的遠大理想。他即位後採用新紀元,即以建元為年號,就是在昭示自己宏業的開端。這一紀元方式為後世皇帝所仿效。

漢武帝策問 董仲舒對答

漢武帝深知,要想實現自己的雄才大略,一定要有人才做基礎,要廣用賢才來推動自己的新政。因此即位後,他馬上下詔命令全國官吏向中央推薦肯於進諫的賢良方正的人才。此次選拔不設門檻,只求真才實學之人,而其採用的選拔官員的制度正是漢初至隋朝的「察舉制」,即通過考察推舉選拔官吏。

漢武帝的詔令下達後,各地賢士紛紛上疏自薦。此次海選,漢武帝選用了100人,其中有兩個重要人才,一個是提出影響後世兩千多年「尊儒」思想的董仲舒,一個是「奇才」東方朔。

董仲舒是公羊派《春秋》的大師。圖為儒家五經之一的《春秋》復刻本。(公有領域)
董仲舒是公羊派《春秋》的大師。圖為儒家五經之一的《春秋》復刻本。(公有領域)

才華橫溢的董仲舒,是公羊派《春秋》的大師,自30歲時就四處講學,聲名極盛,他也是這次推薦考試中的第一名,因此進入了「皇帝提問環節」(即「對策」環節)。漢武帝對董仲舒進行了三次策問,董仲舒以三篇策文應答。因為漢武帝這三次策文都與天、人關係有關,因此董仲舒的三篇策文被稱為《天人三策》。天,指的是「天道」。

漢武帝的三次策問分別是:鞏固政治的根本道理、治國政術和天人感應。董仲舒從五個方面回答了漢武帝。

一是新王改制。董仲舒認為,當一個王朝出現更迭,新皇帝就是「新王」,就應該改變王朝的制度和儀式,且首先從更改曆法、崇尚的顏色開始。原因在於「君權神授」,王朝的更迭取代乃是天意,非人力可以改變,皇帝的權力也來自上天,是命中注定要來拯救蒼生的。是以,新王朝改變制度、儀式,是順天意,開啟新時代的象徵。

二是「大一統」,即統一天下。這與漢武帝渴望平定匈奴、實現天下的「大一統」的理想不謀而合。

三是「興太學,舉賢良」。太學是國家的最高學府,「興太學」就是培養社稷人才。「舉賢良」則是廣納天下賢才。董仲舒建議漢武帝每兩年便向天下徵召人才,並將察舉制規範化、制度化。此建議對於求賢若渴的漢武帝來說,亦是一拍即合。

四是「尊儒」,即「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董仲舒認為,天下無論是官員還是百姓,只要讀「六經」就可以了,沒必要讀其它的書。因為思想是最難統一的,諸子百家各有各的思想,非常難以達到統一。沒有統一,國家的法紀制度就無法統一,天下人也就不知遵從甚麼。所以,如果國家選擇儒學作為正統來教育百姓,禁絕其它的思想,這樣天下人的思想就可以統一了,法紀制度也就統一了,人們也就知道該遵從甚麼。

五是「更化」,即改革。董仲舒認為改革對於一個王朝來說非常重要,漢朝自建立以來,雖然希望發展壯大但卻沒能如願的重要原因就是缺乏改革。

董仲舒的《天人三策》讓漢武帝相見恨晚,與其不謀而合,更讓他躍躍欲試。其中的「尊儒」思想,對於不滿足於漢朝一直實行「無為而治」的漢武帝來說,更是他一直想推動革新的突破口。

竇嬰封相 重用儒生

在聽了董仲舒的《天人三策》後,漢武帝任命其為江都相,並開始著手新的人事安排。西漢時期位列三公之首的丞相的權力很大,因此任命丞相事關重大。漢武帝首先廢去了遵循黃老政治主張的丞相也是自己老師的衛綰,其後任命祖母竇太后的侄子竇嬰為相,舅舅田蚡做太尉,掌握軍權。竇嬰為人正直,而且這兩人都喜好儒學,一方面符合漢武帝尊崇儒術的政治方針,一方面漢武帝可以藉助二人鞏固皇權。

兩人上台後又推薦了儒學學者王臧、趙綰分別擔任御史大夫和郎中令。推崇黃老思想的竇太后沒有想到年輕的皇帝竟組建了一個儒學內閣。

建元新政遭波折

為了推行尊崇儒學、維護皇帝權威的新政,漢武帝以隆重的禮節去請天下最有名望的儒學大師申生,詢問天下大事,他是王臧、趙綰的老師。為了避免顛簸,漢武帝讓人在車輪上裹上蒲草,這就是歷史上「蒲輪安車」典故的由來。

漢武帝將請來的申生留在朝廷做顧問,並在尊崇儒學的官員們的建議下,採取了如下措施:建立上古的名堂,以儒家的標準規定婚喪嫁娶、諸侯朝覲制度;下令居住在京城的列侯們回到封地,拆除諸侯國間的關卡;糾察竇氏外戚及權貴們的違法行為;為反擊匈奴做準備。

武帝的舉措觸動了竇氏外戚及權貴們的利益,他們紛紛跑到竇太后那裏告狀,稱武帝破壞祖宗制度,擾亂朝綱。喜好黃老學說的竇太后此時也不滿意於漢武帝的措施。

太皇太后竇氏是武帝的爺爺漢文帝的皇后。從她做皇后到武帝即位,已有近四十年,她的家族在朝廷的勢力很大。而且竇太后和武帝的治國思想也有很大的區別。竇太后同漢文帝一樣,提倡「無為而治」,這是漢初「與民休息」政策的基本治國思想,它使國家的經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也促成了「文景之治」盛世景象的出現。但到了武帝時期,分封的諸侯王們與中央政府的對抗日益增多,因此需要加強中央的權力來壓制地方勢力。這是武帝和竇太后的思想分歧所在。

最初,對於孫子的所為,竇太后沒有表態,但在王臧向漢武帝提出竇太后不應再干涉朝政後,耳目眾多的竇太后聽聞後相當震怒。一方面,她命武帝革除王臧、趙綰等人的官職;另一方面,她還要求漢武帝廢除了剛剛實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罷免其任命的丞相竇嬰和太尉田蚡,並任命竇太后寵信之人接替這些重要職位。

武帝也不便違忤祖母,所有朝廷政事,都隨時向她請示,至她去世前,沒再重用儒生,新政暫時遭遇波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