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蔚藍海岸是精英的遊樂場。但鮮為人知的是,那裏也成為激進份子的溫床。

據BBC報道,離開尼斯海濱和遊艇碼頭1、2哩,就能看到一片片破爛、蒼涼的公房區,這裏的移民後裔更容易接受激進伊斯蘭教義。過去幾年,估計當地約有55人前往敘利亞,包括同一個家庭的11名成員。有案可查的激進化案例中,濱海阿爾卑斯省僅次於巴黎北部93區。

當地一些年輕人迷上IS製作的精緻招聘視頻。22歲義工學生奧伊西說:「視頻比大片還好看,能讓年輕人產生夢想……你可以為上帝開槍,他們覺得那真棒。」自封的傳教士也抓住年輕人中普遍存在的對貧困、受歧視的不滿做文章,「散佈的信號是:你們不能呆在壞蛋的土地上,在這裏你們永遠不會成功,你們必須去一個穆斯林國家。」

青年工作者卡梅爾認為,激進理念蔓延的原因之一是把犯罪活動合理化提供藉口,「那些年輕人被告知,身處異教者國家,偷盜、攻擊都有道理;罪犯搖身變成鬥士,並保證能得到地位、滿足和永生。」

過去的創傷也常被用來煽動現在的緊張。1950和1960年代阿爾及利亞獨立戰爭給尼斯地區投下陰影。許多被驅逐的前殖民者在那裏定居,他們對法國的辜負懷有難以釋懷的怨恨。同樣有越來越多阿爾及利亞後裔「希望能有人為上代犯下的罪行埋單」。

讓區議員卡爾迪感到不安的是,當地許多年輕人的身份認同仍是摩洛哥人、阿爾及利亞人、突尼斯人,「第3、第4,甚至第5代移民仍覺得不是法國人。」當地阿訇巴克里認為,極端主義是穆斯林社區一道「撕開的傷口」,但40%的失業率「降低了被邊緣化社區的免疫力」。

幾名參加IS的人返回尼斯後,目睹難以言喻暴力的他們對那段經歷終身難忘。其中一人目睹了和自己同時投身的法國青年因抱怨IS的紀律被砍頭,他的律師說:「他希望別人也能知道。他想說的是:別去!」

隨著IS控制地區暴行蔓延的消息不斷傳出,邊界控制不斷加緊,許多觀察人士認為,主要的危險不再是有人前往敘利亞,而是他們在自己國家發動恐襲。尼斯一家反激進化協會負責人兼心理分析師阿莫耶爾表示,發動宗教戰爭可以用口與舌,也可以用手與劍,甚至是車與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