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幸彤力斥港府 定性支聯會為外部勢力年半仍未有證據

昨日(6日),西九龍裁判法院繼續審訊支聯會常委拒交資料案,支聯會前副主席鄒幸彤在庭上面繼續鏗鏘有力地抨擊控方的指控。
 
警方國安處署理高級警司洪毅早前在法庭上面説,因為支聯會收了一筆2萬元的款項,所以認為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因此有理由向支聯會發出遞交資料通知書。而鄒幸彤就説,根據支聯會的數簿,這2萬元是由民主中國陣線日本分部捐出的。當中,收據亦寫明是用來擴建六四紀念館之用,而這2萬元只是佔了購買會館費用的四百分之一。鄒幸彤質疑,支聯會到底可以怎樣代理成千上萬位捐款者的利益呢?而支聯會其實亦沒有甚麼特別理由,去選擇某部分捐款人來代理。
 
鄒幸彤説,支聯會每年的使費要幾百萬,控方只是拿了成立第29年的一筆2萬元款項,就説支聯會是這個機構的代理人,這是非常荒謬的。再怎麼說支聯會都有32年歷史,怎麼會被這2萬元收買呀。鄒幸彤表示,支聯會與這個組織雖然在成立歷史上和目標上都很相近,但是兩者的關係並不是代理,而民間組織是會互相合作和支持。她説,難道只有國家領導人可以外交,公民就要回到閉關鎖國的年代嗎?加上與支聯會合作的組織其實有很多,現在國安處只是隨便選一個組織,就説它是支聯會的主人,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她在支聯會的常委會會議這麼多年,都沒有聽過民主中國陣線這個組織,更加不要講甚麼溝通合作啦。鄒幸彤強調,支聯會由始至終都是香港人自發組成的團體,而不是甚麼外國代理人或者棋子。支聯會本身都有200多個成員團體,所以控方的指控是在侮辱整個香港公民社會,抹殺公民社會的自主性。
 
對於保安局局長在去年9月7日説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而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又説,支聯會是外部勢力的馬前卒。鄒幸彤就説,官方去年對支聯會的定性,到現在已有一年多,都在法庭上證明不了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他還説,鄧炳強的指控是莫須有和不負責任的,對支聯會造成傷害之後,才説自己證明不了當初的指控,這種做法等於是「你吹甚麼?」這樣還不是政治迫害呀?網民説,講到政治迫害,就想起剛剛發生的「白紙革命」。在中共統治下,無論是香港還是大陸,政治迫害都一樣存在。

多名「白紙革命」抗爭者被捕 前微博審查員指與手機有關

中國「白紙革命」持續了3日,在中共的鎮壓及輿論管制下,大陸暫時未有出現大型示威,中共亦為了舒緩輿論壓力,慢慢放寬防疫政策。不過,與此同時,不少抗爭者亦被中共打壓。
 
根據網上的消息,除了第一個舉白紙的南京傳媒大學學生李康夢懷疑因為被捕而失聯之外,不同地方的抗爭者亦不斷被中共當局拘捕,還被威脅,要求他們不要再參與下一次的抗爭。而中共是用人臉識別技術及手提電話上的資訊,去查出抗爭者的身份和住宅地址。不少廣州抗爭者都説,他們在被警察問話、交出身份證號碼之後,他們的Telegram就被陌生人添加了,曾經做過微博審查員的劉力朋説,帶出門的手提電話其實越少資料越好,因為就算警方知道你在大陸的實名帳號,也不會知道你在海外的帳號。但是如果被警方知道你的海外帳號的話,那就非常危險啦。
 
可能是因為大陸的市民會用海外帳號講更多大陸不準講的事情,有網上流傳的短片顯示,在11月27日早上,有一個人被4個人推上了一架警車,正當片主想舉起手提電話想要拍下當時的情況,就有2個人來勢兇兇地指著錄影片的人,叫他不要拍。片主就兜路去對面馬路拍東西了,誰知就被警察發現,把他帶走了,到當晚深夜他才獲釋。
 
另外,有Twitter帳號説,據一位大陸律師了解,在12月3日晚,廣州東山口有4個人被捕,其中有2個人在被捕24小時之後還未放出來,在12月4日晚,又有3、4個人被帶走,到現在也不知道有沒有放人。
 
而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有武漢市民在11月27日晚,與抗爭者們一齊被警察帶走,被行政拘留5日。她的男友説,她被捕時一直都開著直播和他聊天,沒有喊過任何口號,完全不明白為甚麼他會被捕,現在真是很生氣,同時亦很無助。維權律師王勝生就對傳媒講,那些義務律師在律師名單公布之後,不到1日就已經收到十多個人求助啦。有些是上海的,有些是北京的,總之甚麼地方都有啦。
 
而同時,這些義務律師亦收到不明人士的電話騷擾,雖然有法律界的朋友對他説,這樣公開提供免費服務很危險但是他自己真的沒有辦法看著真誠、善良的人求助無援。亦有義務律師説,不少求助的人現在都被釋放啦,當中有部分人説,自己只是路過,但都一樣被公安濫捕,亦有人表示,自己在警署裏面被警察毆打過。有網友就開玩笑説,紙和印刷術是中國四大發明的其中兩個,但是中國人就沒有舉白紙的自由和出版自由啦。又有人説,中共打壓示威的手法,真是何時何地都一樣,又濫捕、又打示威者,又恐嚇律師,這些場合作為經歷過抗爭的香港人,真是很有同感。

統計指中國核酸公司毛利可與茅台媲美

「白紙革命」的主要訴求就是取消荒謬的防疫政策,而正巧大陸早前就有一項統計發現,中國15間上市的核酸檢測公司,在今年的前三季賺得盤滿缽滿,平均毛利率差不多有60%,當中不少公司的毛利率更加超過80%。例如達安基因、明德生物、碩世生物這3間公司,毛利率最高的是鍾睒睒的萬泰生物,他今年前三季的毛利率超過89%,與貴州茅台91.5%差不多。
 
新浪財經説,萬泰大部分的收入都是做核酸檢測而賺回來的。有網民就説,這些藥企和防護用品公司簡直是「割韭菜」,大紀元記者嘗試就這件事打電話給萬泰生物董事長的秘書,不過最後都沒有人聽電話。早前黨媒《人民日報》就講過,核酸亂象不止,疫情永無寧日,説大陸疫情長期不結束,是因為核酸檢測造假。而同時,黨媒爆出一間叫核子華曦的公司傳出醜聞,説它持有的37間實驗室裏面,有26間都是疫情爆發之後成立的。奇怪的是,這間公司在哪一個地方註冊,哪一個地方就會爆發疫情。時事評論員李燕銘對大紀元講,中共黨媒現在批鬥核酸檢測公司,可能是清洗醫藥衛生系統的先兆。正巧「白紙革命」爆發,而江澤民又死了,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掌控的醫藥系統可能會被人拿來祭旗。

江澤民遺體告別式暗藏內鬥

講到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昨日大半個香港都突然因為他的遺體告別儀式而停止運作3分鐘。時事評論員鍾原就認為,整個遺體告別儀式都反映了不少中共內部的鬥爭。鍾原説,中共在11月30日公開江澤民的死訊,同時設立治喪委員會,又宣布香港中聯辦、澳門中聯辦、中共駐外領使館都設置靈堂讓人弔唁。不過,唯獨沒有邀請到外國政要等人物去參與悼念活動,這樣的安排根本比不上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和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葬禮。
 
本來在12月1日,中共的治喪委員會講明,昨日搞的是追悼大會,而不是搞遺體告別儀式。這項公告在新華社等黨媒的網站足足置頂了3日,但是到12月5日,就忽然沒有了。昨日就直接搞遺體告別儀式,還要分開在醫院和八寶山墓地搞足兩次,中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令中共的安排完全不同了呢?
 
鍾原認為,最開頭是習近平的陣營為了降低葬禮規格,才會説不搞遺體告別儀式,而習近平是治喪委員會裏面唯一的主任委員,這個決定很大機會就是他拍板的。這樣做是為了壓低江澤民,顯示在二十大之後,習陣營在內鬥當中再次得到重大勝利。同時意味著江澤民與曾慶紅的系派正式消失。鍾原説,有消息指,其實江澤民在11月13日就已經腦死亡啦。當時曾慶紅等人亦很快準備好對江澤民評價極高的悼詞,而為了保住江澤民家族和他的家人,應該想高調奔喪。因為中共對江澤民的評價越高,以及喪禮的規格越高,江澤民一家人就更加安全。而曾慶紅的人馬亦可能想透過這樣做,去保持住僅餘的影響力,以免日後全軍覆沒。
 
江派的退休高官亦可能想借機造勢,對人講江派、曾派仍然存在,沒有雞飛狗走,還有實力與習派周旋。所以,中共在幾日之後180度轉變,搞遺體告別儀式,就可能是江派及曾慶紅強烈反彈而得出來的結果。那麼到底他們做了些甚麼令習派妥協呢?現在就還是未知。鍾原説,如果不搞遺體告別儀式的話,江澤民的遺體應該是直接送去八寶山火化,但是相信江家的人並不願意這樣做。另外,就算習派的人不想在上海出現為江澤民送殯的場面,但是上海官員在江澤民遺體被運去北京當日,就已經在上海華東醫院做了次遺體告別儀式,中央電視台都有報道。鍾原相信,這幾日的安排涉及的鬥爭和妥協,應該都是非常複製的,説到底中共是完完全全地推翻了自己的公告。
 
雖然習近平與一群現任、退休高官,於12月5日在醫院對著江澤民的遺體鞠躬,再圍住他走一個圈之後慰問家屬。就算報道裏面沒有講「遺體告別儀式」這個字眼,但是這明顯就是一個遺體告別儀式啊。而在八寶山的墓地,習近平又與一群現任高官圍著江澤民的遺體走一個圈,鍾原説,就是搞了兩次送別儀式,而去墓地的人,除了現任高官之外,江澤民的生前好友亦有出席,而在黨媒的影片裏面,就見不到胡錦濤和其他的江派退休高官啦。
 
鍾原認為,習派在這些送別儀式上雖然做了妥協,但是其實仍然是繼續與江派他們在鬥爭,現在江澤民死了,習、江鬥好像差不多到尾聲啦。但是實際上,兩派的鬥爭還會繼續,而今次的遺體送別儀式就是兩派新鬥爭的頭炮。鍾原説,習派在二十大上向江曾兩派妥協,搞死團派,江派壞事做盡,又不想被清算,但是又不想退場。
 
現在,「白紙革命」當中,那些人喊的習近平下台,都不知道是不是江派搞出來。不過,只要習近平宣布停止迫害法輪功,追究迫害責任,江派的官員到時候就會走不掉啦,只是看下習近平敢不敢這樣做啦。
 
網民説,想不到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喪禮,都包含著這麼多權鬥的內幕和攻守,看來中共這群人喜歡的並不是管治一個國家,而是搞權鬥呀。人民的生計在這些人手中,又怎麼會有好日子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