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兩個半世紀前,我們與英軍作戰時,情況要簡單得多。(波士頓銀匠)Paul Revere深夜騎馬狂奔的事跡載入史冊,他飛馳列星頓,向殖民地民兵示警英軍即將來襲。出發前,他安排人在波士頓小北教堂的尖塔上掛起燈籠,向民兵示意英軍的進攻路線——「掛一盞是陸軍,掛兩盞是海軍(One if by land, two if by sea)」。

從網絡空間,而不是從陸路或水路,是共產中國對美國和自由世界的其它國家進行微妙、複雜的長期戰爭的戰場。美國人沒有聽到「英國人來了」的警告,而是在11月早些時候,被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告知,中共不僅人已經來了,而且還將美國人的個人資料、電腦和智能手機的功能置於危險之中。

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在眾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說:「中共政府可能控制從數百萬用戶收集來的數據,或控制推薦算法,如果它們(中共)願意,可以用來進行影響力操作,或者用來控制數百萬個裝置上的軟件,這給中共潛在的機會,可以在技術上損害個人裝置。

中資TikTok社交媒體應用程式,旨在分享自製影片,目前擁有10億用戶,尤其受到青少年的青睞。2019年,TikTok成為蘋果應用商店美國下載量第二高的應用軟件,其母公司是位於北京的互聯網巨頭字節跳動(ByteDance)。

在反覆向議員們保證將優先考慮TikTok收集的數據的安全後,TikTok在6月給美國國會議員的一封信中承認,TikTok「美國以外的員工,包括在中國的員工,可以訪問TikTok的美國用戶的數據」,儘管必須遵守公司的安全協議。TikTok還表示,美國用戶的信息不僅存儲在美國,在新加坡還有存儲點,「這是美國用戶數據的備份數據存儲點」,而且「字節跳動在世界各地的工程師可能會協助開發」TikTok算法。

話雖如此,中共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法律,如果中共希望行使權力,這些法律賦予中共對其境內所有公司的廣泛控制權。其中包括2014年通過的《反間諜法》、2015年的《國家安全法》和《反恐法》、2016年的《網絡安全法》、2017年的《國家情報法》、2019年的《加密法》,以及一年前頒布的《數據安全法》。

所有這些法規都迫使在中國境內經營的企業,或與在中國境內經營的企業有業務往來的企業與中共當局共享數據。這意味著中共可以無限制地獲取企業的記錄、合同、知識產權、企業內部討論的戰略,以及員工和客戶的個人數據。

此外,《反間諜法》、《國家情報法》和《網絡安全法》實際上賦予了北京的安全和情報人員侵入商業設施、查看記錄和數據、詢問員工和扣押設備的權力。《網絡安全法》和《加密法》授權政府進行要求公開原始碼的安全審計。

為了說服企業合作,中共去年推出了一個全國性的「企業社會信用」評級系統,用於監督違規行為。如果未向中共移交內部數據,就會得到低分,這可能會導致懲罰性措施,包括提高稅收、扣留許可證或執照,以及列入黑名單。歐洲商會認為,這種評級體系有可能導致一家公司的倒閉。

《福布斯》上個月報道稱,其審閱過的材料顯示,字節跳動的內部審計和風險控制部門計劃使用 TikTok 監控某些特定美國公民的個人位置,由在北京的高管宋燁領導,他向字節跳動的行政總裁梁汝波匯報。字節跳動否認了這一指控。

正如FBI 局長雷所描述的那樣,中共法律要求公司「在共享信息或充當中共政府的工具方面,按政府的吩咐行事。」他總結道,「這本身就有足夠多的理由讓人擔心。」今年7月,他稱中共「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構成了最大的長期威脅」,並指出北京政權干預了最近的美國大選。

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是調查外國投資是否威脅國家安全的跨部門的機構,該委員會和聯邦貿易委員會都對 TikTok 侵犯美國人的私隱發起了調查,特朗普政府曾頒布行政令,禁止TikTok在美國的更新和使用,除非將其美國業務賣給美國公司。外國投資委員會得到了FBI的協助。

國會中著名的民主黨人極少稱讚當勞特朗普,但上個月,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維珍尼亞州參議員Mark Warner告訴一家澳洲媒體:「你很少聽到我誇特朗普,但當勞特朗普幾年前在處理 TikTok的問題上是正確的⋯⋯如果你的國家使用華為設備,如果你的孩子都在玩 TikTok,中共施加不當影響的能力,是比任何實際的武裝衝突更大的挑戰、更直接的威脅。」

聯邦通訊委員會委員Brendan Carr認為,「除了禁令」,沒有其它選項。他告訴網絡媒體Axios,「在這個世界上,你無法對數據提供足夠的保護,從而讓你有足夠的信心相信數據不會落入中共手中。」Carr寫信要求蘋果和Google從其應用商店中刪除 TikTok。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1月21日的報道,隨著經濟衰退的到來,Meta開始裁員11,000人,馬斯克(Elon Musk)領導下的新推特(Twitter)裁員約一半,亞馬遜(Amazon)也開始大規模裁員。相比之下,TikTok 在全球各地分部列出了4,000多個職位,並計劃在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辦公室招聘近1,000名工程師。

執政的民主黨人似乎非常樂於幫助北京進一步對美國進行技術滲透。去年,《福布斯》披露,深藍的紐約州政府在聯想電腦、系統和IT服務上花費了近1,500萬美元,在利盟打印機( Lexmark)和服務上花費了1,300多萬美元。在發現這兩家中國國有企業的產品可能被用於監視、從事間諜甚至破壞活動後,美國軍方和情報部門對其進行了限制。

早在2006年,美國國務院就給聯想產品打上了紅色標記,禁止將聯想產品用於傳輸機密信息,比如連接美國使領館的網絡。2019年,特朗普總統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授權商務部權力,停止使用華為設備建設下一代5G網絡,華為在170多個國家開展業務。

2020年5月20日,特朗普政府在白宮網站發布了一份名為《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的報告,「北京的軍民融合 (MCF) 戰略使解放軍能夠不受限制地進入發展和獲取先進技術的民間實體,包括國有和私營公司、大學和研究項目。」

美國人在不知不覺中,通過手機上的TikTok應用程式,或聯想電腦(製造摩托羅拉手機的公司)內的硬件,協助這種數據盜取,從而對他們的自由構成嚴重風險,這很瘋狂。

這種允許對我們發動隱蔽的技術戰爭的行為必須立即停止。#

作者簡介:

托馬斯‧麥卡德爾(Thomas McArdle )是小布殊總統的白宮演講稿作者,為IssuesInsights.com撰稿。

原文:One If by Lenovo, Two If by TikTok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