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多省市爆發反封控抗議後,廣州、北京等多個城市出台新的出行政策,宣稱不需要48小時核酸檢測報告等。可是,各地查驗核酸的做法並未全部取消。在核酸點被拆掉的情況下,北京民眾不得不在寒風中大排長龍等待做核酸檢測。廣州推出自費核酸檢測,當地也出現排隊長龍。網民認為這是假解封。

廣州等城市頒布新出行政策 但未真解封

12月2日,廣州、天津、北京、重慶、成都先後發布新的出行政策。

廣州全市醫療機構普通門急診就醫憑綠碼,不需要查驗核酸。天津軌道交通取消72小時核酸證明查驗。北京宣布,自5日起,公交、地鐵不得拒絕無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的乘客乘車。

重慶乘坐交通工具不需要48小時核酸檢測,只需要渝康碼查驗。成都持綠碼可通行其它公共場所及乘坐公交、地鐵等市內公共交通工具。

3日,深圳也發通知,即日起乘坐公交、地鐵、的士、網約車等市內交通工具,不再查驗核酸檢測證明,只需掃場所碼、查驗健康碼綠碼。

時事評論員岳山3日對大紀元表示,從官方最近的種種表態和動作顯示,是因應民眾抗爭的壓力,做出一個防疫鬆綁的姿態,相信是因為習近平點頭才可以這樣做。

上月底,北京、廣州、上海、成都等多省市爆發反封控抗議,警方暴力驅趕、拘捕民眾。

雖然搭乘公車不需要持核酸檢測證明,但是這些城市規定去公共場所仍要持核酸檢測證明。

如,廣州市要求新入院住院患者及其陪護人員憑24小時核酸陰性證明。天津市要求賓館、酒店、景區查驗72小時核酸陰性證明,低風險區跨區域流動人員持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重慶市要求進公共場所需要72小時核酸陰性證明。

廣州天河城中村居民陳方靜(化名)12月1日對大紀元表示,天河區城中村開餐飲店的沒有一家開門的。「現在我們連買把刀都要實名登記,菜市場那裏都(還)用鐵鏈鎖住。」

陳方靜表示,自己居住的地方距離後滘村僅隔一條河,可是現在兩邊仍然不通。「(後滘村的居民多數是)來到廣州打工的,要養家餬口的,還要交房租,如果做生意,還要交鋪面稅等等,整天不讓人家打工賺錢養家,天天讓人家張大嘴巴就是捅捅捅,人家傻嗎?你(官方)把人家生存的權利都剝奪了,還有活路嗎?人家會怎麼辦?」

廣州楊先生2日告訴大紀元記者,廣州做核酸的大白們(身穿防護服的人員)都撤了,核酸檢測站也突然人去站空,但自費做檢測應運而生,最新報價要12.5元(人民幣)/人。

「我不做(自費核酸)。」楊先生說,疫情本身不見得死了很多人,倒是極端封控導致人無法過下去。

岳山分析說,雖然官方做出鬆綁姿態,但是中共這個黨,就是只有政權維穩的思維,所有做法的動機就是保政權,所以是不可能真正給人民自由,就是所謂的不能「一放了之」,也不能「一封了之」。

北京、廣州民眾大排長龍做核酸

2日,網傳圖片顯示,北京市首都機場的核酸掃碼海報被拆除、街頭的核酸檢測點也在逐步拆除。可是北京需要到5日坐公交、地鐵才不需要出示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


2022年12月2日,網傳圖片顯示,北京市首都機場的核酸掃碼海報被拆除(左)、街頭的核酸檢測點(右)也在逐步拆除。(網頁截圖合成)
2022年12月2日,網傳圖片顯示,北京市首都機場的核酸掃碼海報被拆除(左)、街頭的核酸檢測點(右)也在逐步拆除。(網頁截圖合成)

當地民眾拍攝影片顯示,2日、3日,北京市僅剩的核酸點大排長龍。

網民說:「核酸亭子拆了,但是去公共場所還是要求48小時核酸。現在北京零下的溫度,因為核酸點少了,一個檢測點周日幾百個人排隊做核酸,因為周一上班。」「麻了,北京連夜拆了好多核酸點,我家方圓三公里核酸點都拆沒了。剛返京的我三天三檢都不知道怎麼做?」

影片顯示,廣州也出現大排長龍的情況。市民抱怨說,工作的地方要求出示48小時核酸檢測證明,在醫院外面排隊做核酸的隊伍已經排了兩公里長。

還有市民說,廣州雖然取消核酸檢測,但是到處都要求出示24小時核酸檢測證明,不得不步行3公里到醫院做核酸檢測,做一個核酸還要13元。該市民邊拍攝邊爆粗口。

當地網民紛紛抱怨:「做完核酸回家睡覺,起床又去做核酸了,永遠都在做核酸和準備做核酸的路上,不出門可以不做,又變自我隔離了。」「國家真暖心,這麼關心國民健康。多富有的人民,太強大了,甚麼都不用幹,每天核酸。」

民眾批評,「去哪都要24小時核酸,解封都是騙人的」。

時事評論員岳山表示,中共是維穩的思維,所以不管是否真正認識到病毒對人威脅不大,都只能是有限度地放寬一點,而且政策互相之間也充滿矛盾,到了基層執行上更加是無所適從。

「亂套,這種混亂狀況是中共專制導致的無解死結。」岳山說。

他說,除了政策矛盾外,民眾也可能受之前中共的恐怖宣傳所害,不相信中共當局。

上海宣布12月1日零時起,浦東唐鎮、靜安區大寧路街道等24個高風險區解除管控。可是上海居民陳先生12月1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當地還是「老樣子」(指封控),還傳出來消息說,要準備兩個月的防疫物資,當地居民懷疑接下來會不會又要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