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死去,他的罪惡史被聚焦。資深傳媒人程翔更在接受「乾淨世界」上的《珍言真語》頻道節目採訪時,披露了香港「一國兩制」其實是毀於江澤民手上,因為他肆意要迫害法輪功,因為這樣後來才引申出要立惡法23條,而這些資訊是通過他和前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直接了解到的。

程翔說,對於江澤民死訊傳來一點也不意外,畢竟是個96歲的老人家,而回顧江澤民的事跡,他覺得江做了兩件讓中國人引以為憾的壞事。

原打算撤銷新華社

江澤民做的第一件壞事就是由於他要鎮壓法輪功,所以引致他最初本來對香港,真的想採取一個履行「一國兩制」這個想法是受到破壞。他解釋,因為香港主權移交之初,江澤民確實是想推行「一國兩制」,「我記得當時主權移交前,他曾經派過一隊考察團 /研究小組來香港,看看當時的新華社,即現在的中聯辦應否撤銷?因為他也看出如果香港政府旁邊,有一個新華社的機構存在,怎樣都會引起令新華社漸漸變成第二權力中心的(疑慮),所以當時他是有意思想撤銷新華社,就派了一個研究小組來香港,準備看各方面意見,需不需撤銷新華社,當然結果最後就被新華社講掂,怎樣講掂,今天就先不詳細講,這樣就令新華社一直保存下去......」

他說,當時江澤民也很擔心新華社形成第二權力中心,所以他規定新華社和香港政府之間,不可以有橫向聯繫,即是避免新華社干預香港的事,「本來這個想法是好的,他也有心去落實『一國兩制』,但很可惜,他在1999年由於要鎮壓法輪功,他就忘記『一國兩制』這件事!」

欲以法律取締法輪功

江澤民在大陸開始鎮壓法輪功後,看到法輪功在香港可以「大搖大擺」(合法存在)就很不滿意,希望香港也取締法輪功。

他提到時任香港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大家都知道她是中共黨員,要聽命黨中央,但梁也覺得很為難,法輪功在香港都是合法的註冊團體,香港現行法例是沒法取締法輪功,除非法輪功犯了大罪,否則在香港很難立法取締法輪功。」

香港法輪功學員過去舉辦的遊行, 從北角經過市區,最後到中聯辦,途中吸引許多民眾觀看。資料圖片。( 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法輪功學員過去舉辦的遊行, 從北角經過市區,最後到中聯辦,途中吸引許多民眾觀看。資料圖片。( 宋碧龍/大紀元)

根據程翔說,江澤民就在那個時候要求香港儘快立法23條,之後就可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取締法輪功。立法23條是非常敏感的事,雖然這是《基本法》要求香港的憲制責任,香港規定是自行立法23條,意思是怎樣立法?何時立法?這個是香港自主範圍之內。「所以據我所知,當時這個黨員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曾經想過用一個適應法,就是在香港原有法律裏面,有涉及到類似23條所規定的7種罪,用法律將它適應下來。讓現有法律可以用於1997後的香港,即是實現23條立法。」

程翔認為,在當時如果用這種途徑立23條的話,是最不會引起震盪的一個做法。「因為所有23條的元素香港其實已經有,只不過不是根據23條要求來立法,是用現有一條原有法律適應成為一個23條要求,那就完全可以。」他說。

不過,當時北京不同意,要另立一條法,因為這是違背了香港自行立法的《基本法》規定,所以當時引起了大眾很大的不滿,因為這就是中央直接立命香港,一些人如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一馬當先,勇字當頭,在整個立法程序之中罔顧市民的擔憂,只是看北京面色,所以引起港人的不滿。

「大家當時要求能否採取一些更詳細的諮詢制度,當時葉劉淑儀就說:那要不要也問麥當勞洗碗的阿嬸呢?就是一種好囂張的態度。完全是為了迎合中央的要求來罔顧市民的憂慮,所以就激發2003年50萬人大示威。」他續說。

他的觀察是,自從2003年50萬人遊行後,大陸就徹底改變對香港的政策,逐步加強干預,然後到了習近平時代,就一早變成一國一制,「我覺得這就是江澤民為了鎮壓法輪功而導致香港政策改變,這是一個很大的損失。」

圖為2003年香港民眾上街反對23條惡法。( 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003年香港民眾上街反對23條惡法。( 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程翔認為,江澤民在任的第二個大問題是,江澤民在沒有諮詢黨內的意見,沒有諮詢全國人民的意見情況下,和俄羅斯簽署了新的邊界條約,這條約實際等於一個新的「平等條約」,所有沙俄時代交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轉為正常化、合理化。

「換言之,這個新的邊界條約就是中國自己放棄給沙俄拿走,大約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而這些土地是蘇聯列寧時代,曾經三次公開聲明說,是歸還給中國的!」

資料顯示,中俄雙方從1991年起勘分邊界。1999年12月9日-1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為換取短暫的政經利益,與俄羅斯政府簽定了《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

據了解,江澤民以法律條文將中俄世代相爭、面積相當於一百多個台灣的三百多萬平方公里領土拱手讓給俄羅斯,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中共政府都拒絕承認的中俄九項不平等條約,永久性地斷絕了後代子孫的討還之路。

程翔寫了文章揭露了事件,要求江澤民向全國人民交代,為何來簽署這個新的條約?文章發表後不久被捕,坐了3年牢獄。

他相信文章觸動了江澤民的核心利益。「當然他是想繼續霸佔中央軍委的職位。原因2002年他應該是卸任給胡錦濤,但當時他只是交出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職位,中央軍委主席就不肯交出,理由就是胡錦濤還未熟悉軍事所以需要上『扶上馬、送一程』,這是江澤民當時的說法。」

由於軍權在江澤民手上,所以那時十六大時就只有同意江澤民再任職半屆,意思即是2004就應該卸任而將軍委職務交出來,但半屆後又以身體還很好可以繼續做下去,而且當年幾個軍頭都公開表態還是需要江澤民來領導軍委的工作,在這情況下  他意圖連任的想法很清楚。

中共元老以江賣國逼他退軍委

「這時候黨內元老級的幹部不同意他用這樣的辦法來霸佔中央軍委的職務不放手,所以就拿出邊界條約這件事來質問江澤民,為何簽署這個那麼重要的邊界條約都沒有徵詢黨內的意見。在這問題上,江沒法解釋就逼於無奈不敢再堅持繼續再做軍委主席的職務,所以我的文章無意中,激中江澤民想連任中央軍委主席的意圖,很明顯傷害了他的利益,就找我出氣,抓了我。」程翔說。◇

相關文章👇🏻
袁紅冰:習或將整肅江家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