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是個頗為留意樂壇頒獎禮的觀眾,真會跟父母輪賭是譚詠麟拿最受歡迎男歌手,還是張國榮;真會為張學友祈禱,希望他打贏劉德華與黎明;甚至會計算歌曲在電台的播放量。成年後,才開始明白誰人獲獎,獲大獎還是細獎,原來只是一小撮特權人士的決定,說到底不過是一盤生意。當然,還有很多人在意的,見到林峰橫掃,會呼天搶地,大聲疾呼:公平咩?幾可愛。

近幾年,當然多了人更加關心與投入。先旨聲明,我認為絕對是好事,歌迷們為了各自偶像勢成水火,總好過一池死水。無論在商業營運層面,在娛樂性層面,還是身份認同層面。只不過,2022年了,很多世情已經截然不同,還用回80年代的一套方法行事,肯定行不通。

80年代是怎樣?80年代是支持Alan的,一定對抗支持Lesile的,反之亦然。是一場純粹鬥人多鬥大聲的競技。今天的情況有太大分別,今天不像兩強相遇,比較接近群雄割據,歌迷對歌手的忠心程度,比較流離。某某歌手可能在前一年成績優異,下一年突然消失人間全面休戰;某某歌手又可以憑一首兩首金曲突然崛起。那批不會盲目死撐的選民,那堆會隨時轉換喜好的選票,變得尤其重要。是兵家必爭之地。

用80年代思維的話,很簡單,一味唱好自己的偶像,唱衰對頭的偶像,務求營造出羊群效應,讓搖擺不定的選民,投向自己的一方,搞掂。拜託,這種心態,過氣了,要改啦。夠膽識的話,甚至應該一百八十度急轉:你越愛自己的偶像嗎?你越踩多兩腳吧。大前提是,你要先肯定你支持的偶像,本身有一定數量的隱性支持者。

才不過幾個月前,岑珈其做出過完美示範。《緣路山旮旯》上畫的時候,有電影專頁批評男主角岑珈其其貌不揚,不明白何德何能追求到眾多美女。言論一出,即時惹起群情洶湧,無數支持者代為出頭,甚至日常沒有留意岑珈其的,也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種小罵大幫忙,令岑珈其人氣急升,也令電影票房激增。當然,假設岑珈其之前沒有累積一定的受歡迎程度,給人嘲笑一下,好有可能會變成落水狗,被圍攻。不過,底子夠厚的話,這些嘲笑,卻極大機會變成爆紅的催化劑。

所以,如果我是MC張天賦的粉絲,想為偶像拉票,根本不應該採用甚麼𠝹票論之類的說法,說到要犧牲其他歌手,來成全自己,搞到張天賦像C朗拿度一樣討厭。愛得徹底,根本應該自我犧牲,像當日抨擊岑珈其的電影專頁,大大力指出偶像的缺點,甚至人身攻擊,不能夠說他樣衰,便說他不夠高大諸如此類,敢說必定惹來無數網民的反擊,齊齊聲援張天賦,歌頌他的優點例如唱功、例如自信心、例如明星魅力、例如首《記憶棉》受歡迎到所有學生參加歌唱比賽也會選用,不用恐嚇,不用告急,不用道德勒索,只需勾引到觀眾的同情心,票數自然自動上繳。我們活在一個凡有人撐必有人反,也凡有人反必有人撐的年代。你很愛你的偶像嗎?你可能要先有勇氣用最惡毒的言語高調顯示自己有幾不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