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快成為歷史。多少人在急速調整的市場,損手爛腳。一些時候,不投資是最佳投資,也是自然定律。我認為普通人必須分散投資。

話雖如此,有時有可能相對集中火力做一些短至中線長短倉買賣。操盤了得的人,很多時也是犯過不少大錯,但未到萬劫不復的地步。

一間極知名的美資投行交易部門的新丁訓練營就有這個說法:Losses are part of trading. Learn something from them and move on. 亦即是說,交易上犯錯是必然,最緊要不再繼續犯同一個錯誤。

普通人的世界沒有一個風險管理部門;所有人為決定的操作,可以大賺離場或重傷出場。專業的坐盤交易員理應對市場有更深入了解,當然也有賺有蝕。長期能夠有正回報的,確實是萬中無一。

認識一位仁兄。他只做期指盤,無論是恆指期指或美國S&P Mini。他曾經用一百萬港元開倉,過了數年後,資金曲線像鯊魚牙齒的上落whipsaw,永遠保持在八十至百二萬的狀態。

這樣的「追逐日光」並不實際,仁兄遇到最大的敵人就是貪婪與心雄。

論心戰。雷曼爆煲14年,又多了一些前投行座盤交易員出來「開檔」。宏觀操盤人Jack曾經是一般房的大佬,那張「豬肉枱」總共有四個人。

離開的決定,是因為美資投行再沒有坐盤交易,剛遇到有策略性投資者給他低八位美金數字的種子資金 (Seed Capital) 開始交易。操盤人的目標除了希望每年有「正回報」,管理資產也不斷漲大。

假設這低八位數字是以二千萬美元開始,Jack希望未來三年內把管理資產增大十倍,去到兩億美元。如何去操那種子基金二千萬美元?他的目標回報相對遠大,希望每年平均做到15%「正回報」。

那首年是3百萬美元,即每月25萬美元的目標回報。Jack在亞洲時段「起壇」,要做的市場包括北美、德國、倫敦及數個亞洲城市。

由於新公司依然是「小本製作」,我建議他只做一個時段、即亞洲、歐洲或美洲,而非踩足三場。算是緊張大師的Jack,仲要學懂釋放自己。學懂深呼吸、活在當下非常之重要。

人的一生都需要不斷磨練情緒操控。普通散戶或專業操盤人最難過的一關通常是情緒這一關,情緒失控通常是大敗的主因。

最後,突如其來的調整,其實正常不過,因為市場在季度業績完結後,已沒有任何催化劑再引爆多一次大波段上落。

操盤的最高境界,往往是承擔有限的風險、追尋無限高機率獲利可行性。單邊買賣,高度槓桿不是「我杯茶」。四分一個世紀的金錢守獵經驗,多少個失敗及光榮戰役。希望你有一天會晉身成為操作贏家。◇